分享到:

特工皇妃楚乔传 卞唐风雨 第096章:浴房春潮

所属目录:特工皇妃楚乔传    特工皇妃楚乔传作者:潇湘冬儿

房门被打了松香,开门间有好闻的松香味随着外面清凉的夜风吹了进来,那名公子显然换了一件衣服,宽襟窄袖的乌金长袍,衣衫的下摆处是一双藏青色的靴子,靴子表面有暗青的蟒龙图文,这图纹做的极尽精细,又以同色暗纹为掩,乍一打眼平淡无奇含蓄内敛,甚至不仔细看根本很难发觉。然而细细打量,却隐隐有一丝狰狞的豪气凸显而出。
室内灯火幽暗,只在南北两角点了两盏宫灯,宫灯以粉红色灯罩罩住,室内整个笼罩在一片暧昧的灯影之下。一名一身桃红色罗纱宽胸裙的女子跪在地上,见人进来,深深的叩首,垂下头去,十分恭顺,从上面看去,只能看到一截天鹅般优美洁白的脖颈。
田城守面色仍旧有些发白,但还是强自镇定的说道:“公子,您先歇息,本官先下去了。”
公子点头,沉声说道:“多谢田大人盛情。”
田城守点头哈腰的奉承几声,临走前对着跪在地上的女子说道:“要好好服侍公子,知道吗?”
女子连忙压低身子,越发恭谦小心,一副柔顺的样子,声音细柔的说道:“是。”
她的声音很好听,温柔如水,谦卑温顺,只是好像是刚刚睡醒一般,带着点微重的鼻音。那名公子没在意,田城守显然也没有放在心上,和公子打了声招呼,就退了出去,并小心的关上了门。
脚步声渐渐离去,但是听得出,房间的外面,还有最少二十人的护卫在小心的守着,而且个个身手了得,不是寻常之辈。
灯火摇曳,室内一片朦胧,房间的正面,是一张大的离谱的大床,之所以说它大,是因为那简直不是一张床,像是一块高出地面的地席,即便并肩躺上五六个人想必也不会觉得拥挤。上面铺着猩红的锦缎,软被高枕,红绡华曼,大床的前面是一串璀璨的东珠幕帘,外罩红纱纱帘,室内本无风,可是不知为何那些纱帘却无风自舞,轻飘飘的摇动着,在暖色系的灯火之下,流泻出水一样的奢华暧昧。
乌金长袍的公子淡然撩起纱帘,坐在大床上,身子随意的向后一歪,看着仍旧跪在门口的女子,声音平淡的说道:“还不过来?”
他的声音很低沉,间中还带着浓厚的鼻音,似乎是受了风寒,呼吸都略显沉重了些。
女子闻言蚊蝇般的“嗯”了一声,然后跪在地上,竟然就这样低着头跪行而来,走到公子身旁,伸出一双素白的小手,抬起年轻公子的一只腿,放在小脚塌上,然后轻柔的为他脱下靴子,然后,继续脱另外一只。
“砰”的一声突然传来,年轻公子一脚踢在女子的肩膀上,力道并不大,但却将她的手踢开,女子一愣,身子顿时瑟瑟发抖,一下伏在地上,不敢抬起头来。
年轻公子坐在床上,皱眉向女子看去,面容阴沉,似乎有些愤怒,有些失望,可是隐隐的,却又夹杂着一丝莫名其妙的庆幸。
不必再看了,男人缓缓抬起头来,眼望着屋顶。
本就过于异想天开,若是她,怎会这样轻而易举的被人擒住?即便在伤重下被擒事后也定会逃走?更谈何这样温顺恭谦的伺候别人,小心翼翼的一声不吭?
倒是刚才的那个女刺客,最后那个冷冽的声音,还有那灵敏高超的搏击身手……
此时此刻,他几乎可以有八成的把握肯定那个人的身份!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懊恼,淋了一场大雨,竟淋坏了自己的脑子吗?不过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派出手下的追踪高手和城守府的侍卫一起去捉拿刺客,这个心理很玄妙,让他一时都有些抓不住自己的心意,是不想多生事端,是因为那两成不确定的犹疑,抑或是,不希望她落到别人的手上?
不去多想了,他一下站起身来,大步走向屏风后的浴池,边走边解开自己的外袍,随手扔在地上,只穿着棉白的内衫,满头墨发散开,不羁的散在身后,面孔白皙,嘴唇殷红,眼神邪魅,整个人都透着一丝俊美的邪气。
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
年轻公子这样想着,我只是想将自己的东西拿回来而已。
灯火摇曳,年轻公子已经脱下内衫,露出健美的臂膀,光着上身,就走进了屏风后的另一个房间,打开房门,顿时蒸汽四溢,暖意袭人。
楚乔一直低着头,始终没有抬头看男人一眼,是的,这名一身桃红色轻纱的女子就是楚乔。刚刚外面聚集了大批城守府的士兵,就算她对自己再有信心,也清楚的知道即便是自己拿着一把AK607冲锋枪,也没可能从这么多人的包围中活着冲出去。不说即便冲出房间,还有偌大的城守府,还有整个坞彭城的防御系统,外面还有那么多架着弓箭满府追拿刺客的侍卫,就说那名刚刚和自己在回廊顶交手的男子,就绝对不好对付。
仓促之下,她只能出此下策,将那名昏迷的女子藏起来,换上她的衣服,然后以图蒙混过关。果然,让她赌对了,田城守被她成功的蒙骗过去,而眼前的这个身手了得的男人,很显然的对她没什么兴趣。
楚乔嘴角一牵,心下志得意满,最好这名道貌岸然屡次坏自己好事的男人不好女色,大骂自己一顿将她赶出去,这样她就可以从外面那几十名护卫的包围中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了。
“你,过来。”
乐极生悲,就在楚乔暗自开心的时候,澡房的门口突然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给我擦背。”
楚乔的表情瞬时间变得十分丰富,她皱着眉,考虑着要不要现在悄悄摸进去,然后趁他不备一刀结果了他。但是里面男人随后说出的一句话却让她的动作霎时间轻松起来。
“然后你就可以出去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楚乔顿时乐滋滋的站起身来,以一个女奴应有的谦卑和恭顺迈着碎步迅速的跟了上去。
刚一打开澡房的门,一股热气顿时扑面而来,到处都是白花花的蒸汽,令人睁目如盲,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楚乔皱着眉头,就要进去,就听里面男人沉声说道:“脱了鞋子。”
果然,一股温热的感觉从脚下传来,鞋子已经湿了大半。楚乔连忙收回脚来,脱下**的鞋子,光着脚丫就走了进去。
这座澡房建的极大,比外面的卧房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从外面看来,根本不会想到一扇屏风之后竟然有这么大的空间。澡房的正中,是一个足以媲美游泳池的大浴池,浴池的三面墙壁上各有四个白玉雕刻的美女石像,这些石像无不衣衫半裸,姿势诱人,眼神撩惑,热气腾腾的水正是从这十二个石像之后喷涌而出,流进浴池,然后从浴池边蔓延而出,顺着地面向四周的水槽流去,再顺着管道流出澡房。
楚乔估计,若是以人工来烧水,很难支持这样消耗,况且水温极高,以现在的工艺技术,可能水还没流进来就已经凉了,根本不会有这么多的蒸汽冒出来。显然,这座城守府定是建在一座地下温泉之上,这位田城守也是个能享乐的人,派人打通了地下,引泉水而上,花重金建造了这么一座奢侈的人造温泉。那些输送温泉的管道都是铜铁而铸,用炭火烧的发红,水刚一流进来就嘶的一声冒出巨大的白气。
澡房的四周,或明或暗的点着几盏宫灯,却无不是幽幽暗暗,灯火微弱。澡房的墙壁上,刻着一些浮雕,楚乔仔细看去,竟都是一些妖媚女子的画像,并且统一的都没穿衣服,只是以各种撩人的姿势含羞答答的捂住几个关键部位,却显得更加诱人。
也不知道是房间里温度太高,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楚乔脸蛋一红,顿时垂下眼帘,不敢再看。
浴池的上方,有一方高高的平台,下面炉火熊熊,炙烤着上面的一方暖炕,暖炕上有一整块的白熊皮草,两侧还摆放着一些水果酒肉,楚乔只看一眼,就知道那是做什么用的。有了这火炕,即便是在这样的澡房之内,那些皮草也不会潮湿,这样,很方便男人们在泡澡之后,和这些千娇百媚的小女奴做一些有益身心健康的激烈运动。
“你死了吗?”
低沉的嗓音缓缓传来,即便带着浓重的鼻音,还是遮不住那声音里所带的强大煞气。
楚乔冷冷的翻了个白眼,擦背,看我不擦下你一层皮!
随后,光着脚就走了进去。
越接近浴池,蒸汽越大,越看不清东西。等到完全走到浴池边缘的时候,已经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了。
楚乔摸索着向前,脚下试探着,到处都是水雾,让她不知道是否到了浴池的边缘,突然只听“噗”的一声,楚乔一个踉跄,脚下一滑,身子顿时失去平衡,向着池子就栽了下去,原本一个横步分踏势就能够站稳,但是考虑到池子里的是一个连自己都占不到便宜的搏击高手,她只能满脸苦涩的任自己向巨大的水池跌倒而去,而不敢做任何举动。
然而,就在这时,一只修长的手顿时伸出,一把托住了楚乔的腰,一股大力传来,两个利落的推扶,就让楚乔半跪在浴池边。
“我只是叫你来为我擦背,别搞那么多事。”
低沉的声音在雾气腾腾的澡房里缓缓响起,男人的声音十分冷酷,带着几丝毫不掩饰的不屑。显然,他已经认定刚刚楚乔的举动是一种变相的献媚了。
楚乔深吸一口气,抑制住心里的怒火,摸索着跪在水池边,左右看了一会,却根本看不到擦背的毛巾在哪里。她的额头微微冒出汗来,眉头也缓缓的皱了起来。
一阵呼啦啦的水声传来,尽管楚乔看不到,但是仍旧可以感觉的到前面男人已经回过头来。水雾朦胧中,楚乔甚至能感觉的到对方那锐利兼且不耐的眼神,因为在打斗结束的时候自己曾说过话,为防对方从她的声音里将她认出来,她故意改变声线,声音尖细柔软,兼且带着几丝小心翼翼的谄媚,说道:“奴婢,先为公子推拿按摩一番如何?”
前面的男人没有说话,只是转过头去,似乎已经默许。
楚乔撸起袖子,伸出一双素白的小手,就为年轻公子按摩了起来。
一个优秀的特工,必须能在不同的环境下完美的诠释出各种不同的身份来,尤其是一名女特工,在工作的需要下,难免会有一些色相上的牺牲。对于推拿按摩之术,楚乔在现代就曾受到过专业的训练,这么多年没用,竟然也没有荒废。很快的,她有别于这个时代的专业手法就赢得了面前男人的满意,最起码,通过男人逐渐放松的肌肉,楚乔知道,他已经渐渐平静下来了。
尽管看不到脸孔,可是不可否认的,这男人的身材很好。或者,这不能用一个“很”字来代表。他的肌肉十分结实,却并不像一般的武夫那样狰狞纠结,而是拥有完美的线条,流畅并且健美,一分不多,一寸不少,既有文人的儒雅之气,更有男人的阳刚之美。只看上身,就可知这男人身材极高,宽肩、窄腰、长腿,没有半寸多余的脂肪,显见平时经常运动锻炼,而对于这一点,楚乔现在仍旧隐隐作痛的肩膀足以证明此人武艺的精湛。
用旁边的水舀舀起热水,顺着男人的肩膀浇了下去,水流沿着男人的背阔肌缓缓流下,没入热气腾腾的池水之中。楚乔嫩白的手指在他身上卖力的推拿,她不同于一般的女子,手腕上力道十足,认穴准确,手法也十分专业。只听男人缓缓深吸一口气,然后微微向后仰头,竟然就这样靠在楚乔的大腿上,似乎打算睡上一觉。
楚乔眉头紧锁,却无可奈何,她深知这男人身手不凡,即便自己全力以对,也未必有全身而退的机会。而就算自己趁他不备杀了他,也很难逃出门外那些侍卫的围攻。更何况今天晚上她的任务是营救采嗪,现在连那女人被关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她也不想节外生枝。按耐下心中的怒火,她按住男人的肩膀,缓缓推拿。一会的功夫,就已经是满头大汗,竟比打上一回合七合拳还要疲累。
“啪”的一声,一滴香汗从额头滑落,竟然打在男人的鼻梁上。年轻公子眼也没睁,淡淡的说道:“把衣服脱了。”
“啊?”楚乔顿时一愣,却猛然知道自己失态,连忙收敛情绪说道:“公子,想做什么?”
“你现在是巴不得我对你做什么吧。”年轻公子轻笑一声,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嘲讽和冰冷:“可惜我现在没这个兴致,我只是没见过什么人在澡房里穿着衣服的,好意提醒你一下,免得你热死。”
“多谢公子好意,奴婢不热。”
尽管明知道这话是撒谎,但是想起田城守的话,年轻公子还是不以为意的没说什么,继续沉默不再说话。毕竟,还是个未开苞的清官,虽然有点小手段,面皮却还嫩了点。
楚乔面色很难看,此处水汽大,双目如盲,也不必再装模作样。这男人简直欺人太甚,想起刚刚在回廊顶上被摸的那一把,楚乔顿时嘴角冷笑一下,眉梢一挑,计上心来,手指顺着他的肩膀缓缓向下,指尖如蝶,嘶嘶划下,带着几丝**的味道,一点点的划过男人的肩膀、脖颈、健硕的胸肌、然后上下画着圈。
男人嘴角轻轻轻笑,却并没有出声,显然也默许了这样的挑逗。
楚乔压低声音,声音娇媚的说道:“公子,这是前云穴,最是缓解疲劳的穴位了。”说罢,五指成拳,以指关节骤然狠狠的撞在他的胸口。
不出所料,男子顿时闷哼一声,身子整个弓起,再无刚才的慵懒之气。
楚乔故作惊慌,连忙垂头跪下,惊慌失措的说道:“是奴婢下手重了吗?”
男人闷哼几声,急促的喘息,过了好久,方才哑着声音挺爷们的说道:“没你的事。”
然后气喘吁吁的坐回池边,沉声说道:“死丫头,下手还真狠。”
“公子是在说我吗?”
“不是你。”
楚乔自然知道他在说谁,因为那个地方,正是刚刚打斗中他挨了自己一拳的部位。只是听他说话的口气有些奇怪,好似认识自己一般。楚乔缓缓皱起眉头,一双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你是田大人前几天从贤阳城买来的?”
男人兴致忽来,竟大开恩德的想要同她聊聊天。
看来柜子里面的那个女人是刚从贤阳城买来的,倒是跟自己颇有缘分。楚乔仍旧以那个甜的发腻的声音说道:“回公子的话,奴婢是。”
“恩,”男人继续问道:“从哪家买来的?”
贤阳城的奴隶贩子楚乔只认识一个,顿时说道:“西市的木老板。”
“西市?”此言一出,浴池里的男人顿时来了兴致,整个人转了过来,沉声问道:“那你见没见过一个女子,哦,不对,是一名少年,大约就和你这么高,相貌很是俊秀,武艺也很好。”
楚乔皱眉说道:“武艺好?武艺好会被抓去做奴隶吗?”
“她受了伤,好像还很重,身边好像还有一个同伴。”
楚乔越听越惊,眉头紧锁,试探的问道:“这样的人有很多的,公子知不知道那少年的名字?”
“她叫……”男子一愣,默想了半晌,随即说道:“算了,她应该会用假名字的。”
“那奴婢就不知道了,”楚乔故作轻松的说道,说罢还轻笑了一声,随即小心的问道:“公子在找什么人?对了,以公子这样的身份是不会有奴隶朋友的,那是公子的家奴吗?”
男人顿时形意阑珊,转过头去不再说话,美女石像之后,不断有热气腾腾的水注入,发出咕嘟咕嘟的声响。过了好久,楚乔突然听那公子轻声说道:“我在抓她。”
楚乔心下顿时一凉,暗道十有八成是大夏的追兵赶来了。他们果然了得,这样都给他们找到,抢先在坞彭城围堵自己,还找到了木老板的摊位,看来若不是自己混进了詹府大船,可能真的会出事。此时,她不得不再一次斟酌逃出詹府是否应该了,与其被大夏追兵抓到,还不如暂时留在船上,看看景邯想搞什么鬼。
正想的出神,谁知就在这时,前面的男人却突然站了起来,楚乔此时正在为他推拿脖颈,他这样猛的起身,楚乔全身顿时失控,只听噗通一声巨响,连挣扎都来不及,楚乔大头朝下猛的栽进水池里,几下就沉了底,脑袋砰的一声狠狠的撞在池底上。若不是水很深,浮力大,只这一下就足以让她头破血流。
楚乔头晕眼花,这时,手上传来一股大力,她身子一轻,就被人拔蒜一般的提溜上去。
“哗!”
“咳咳咳咳!”
两侧的水龙这时骤然放大,巨大的水花喷起,白雾水汽轰然升腾,在整个澡房弥漫开来。楚乔被男人扶起,她靠在他的手臂上,毫无形象的大声咳嗽了起来,呛了水的特工和正常人一样,脸红脖子粗,喉咙被热碳烧过一样,热的难受。
两人站在水池中央,温水漫过了他们的腰,白花花的水蒸气弥漫在澡房之内,两人几乎无法目视。
年轻公子只感觉怀里的女子身子剧烈的颤抖,仿佛要将肺都咳出来,身材很是高挑,却极瘦,她的手臂几乎没有什么肉,可是手感却很好,肌肤充满弹性,光洁温润。
抬眼看去,只见朦胧的白雾中,女子浑身衣衫尽湿,紧紧的贴在身上,越发衬出她的身姿窈窕曼妙,高低起伏,凹凸玲珑,两条腿修长,此时正紧紧的贴在自己身上,浑圆健美,只是轻轻一碰,就知道不是养在深闺的大家闺秀可以比拟。
不知为何,男子心底竟然生出几丝柔和,他伸出手来,轻轻拍在楚乔的背上,来缓解她的咳嗽。却不想手刚刚落下去,那薄薄的轻纱顿时脱落,自己的手一下子贴在女子光滑柔软的背脊上,好似上好的羊脂白玉,触手滑腻,手感好的惊人。
楚乔身体一僵,一时间竟连咳嗽都忘了。
男人眼神滑过一丝阴郁,他手抓着楚乔的手臂,霎时间,猛然低下头,狠狠的吻住了楚乔双唇,深深的痛吻下去!
刹那间,楚乔整个人呆住了,又骇又怒,只感觉男人强壮的手臂一把将她紧紧的拥入怀里,来不及紧咬的牙关被对方的舌头灵巧的撬开,带着激烈狂野的气息骤然破入,男人一手将她紧箍在怀,一手死死的按着她的后脑,让她避无可避,霸道的无以复加。
巨大的惊恐让楚乔一时间脑子一片空白,可是转瞬间,她顿时反应过来,一脚抬起就狠狠的向男人踢去。可是仓促间她甚至忘记了现在正在水中,阻力之下不但根本没踢到对方,还脚下一滑就整个人后仰而去。
男人邪邪一笑,眼神邪魅,抱着她顺势就倒进水池,只听“砰”的一声,巨大的水花轰然溅起!
温热的水从四面八方而来,霎时灌进了两人的耳中,两人乌黑的长发凌乱的在水中飞舞,遮住了他们的视线。男人压在楚乔的身上,两人在一米多高的水中缓缓下沉,水中的花瓣凌乱四散,就要沉底的时候,男人一手托着楚乔的后脑一手托着她的腰,然后再一次痛吻在她的樱唇之上!
年轻公子的吻技熟练且疯狂,仿佛是在发泄释放什么一样,狂野的舌头在她的口腔内来回游走,吸取着她的甜美和力量。一只手从她的腰际缓缓向上攀来,楚乔眉头紧锁,再也顾不得隐藏什么,挥拳就要去阻挡。可是所有的动作在水中都大打折扣,男人抽出她头下的手掌,身手熟练的两下就将楚乔的两只手在背后反握,两腿更紧紧的夹住了她的双腿,然后另一手继续上攀,滑过她柔软的腰肢,平坦的小腹,高耸的酥胸……
“嗯……”
楚乔闷哼一声,整个人剧烈的抗拒了起来,突然张开嘴一下狠狠的咬在了男人的嘴唇上,浓烈的血腥味霎时间在唇舌间回荡了起来。可是对方却并没有退缩,她的反抗反而激发了他的欲火,伸出手来一把撕开了她衣衫的前襟,露出大片晶莹的肌肤。
楚乔双眼顿时大睁,突然间怒哼一声,感觉对方的温热的手掌已经触碰到了她胸前滑腻的肌肤,更是怒不可解。一个灵巧的小擒拿手就从男人的手中挣脱,然后一个后肘狠狠的撞击在男人的胸前,然后轻巧一跃,就冲出水面。
“呼!”
长久的气闷让楚乔双颊通红,她剧烈的喘息着,片刻之后,只听“噗”的一声,男人也从水下探出头来。
“过来!”低沉沙哑的嗓音缓缓响起,男人声音冰冷,隐隐带着几丝不耐,沉声说道:“别跟我玩这种欲拒还迎的把戏!”
恩,好,楚乔怒极反笑,她冷冷的牵起嘴角,轻轻的眯起了眼睛,就好像是猎手看见猎物一般,充满了置之死地的决然。
可惜,雾气太大,男人根本就看不到她的表情,所以当她在水中缓步走来的时候,他还以为她是回心转意乖乖听话了呢。
可是就在这时,只见女子的身体霎时间好似猎豹一般,猛的凌空跃起,原地起跳,即便是在水中,也足足有半米多高,然后,只见她胳膊一挥,右腿旋风般猛踢而上!
“砰!”
比刚才更加巨大的水花顿时溅起,男人呆愣之间,被楚乔一脚正中胸口,整个人瞬时间倒飞而去!
紧随其后,暴怒中的母狮子猛扑而上,后来居上,跟着男人一起落入水中,然后抡起拳头,毫不容情的狠揍在男人俊秀的脸颊上!
一切只发生在一刹那间,尽管男人的身手丝毫不输于她,但是在这样爆裂般的袭击下还是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砰砰砰巨响连续而起,男人的脸上已经连续挨了几拳,若不是在水中,就这几拳完全足以将他的鼻梁打断!
男人一时间被打懵了,打不过,没机会还手,然后他迅速做出一个很不符合自己身份的举动。只见他一把推开楚乔,狼狈的爬起身来,就向水池边爬去。
“想跑?”
楚乔呸的吐了口嘴里的水,好像发怒的豹子一样,再一次跳了上去!
在速度、突击技术还有强大怒火达成完美结合的这一刻,这男人已经没有还手的机会了。再一次被强悍的女人按住,死死的揍了一顿之后,他终于爬上了水池,然后就向澡房外跑去。
楚乔没给他这个机会,既然已经暴露,就必须斩草除根,不然等他跑出去,死的人就换成自己了。
飞身而上,一下抱住男人的腰,两人同时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已经上了岸,男人及时调整,就不再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不退而进,只见浓浓的白雾之中,两道身影同时暴起,迅速发动了一系列的快攻,硬碰硬的贴身肉搏,手肘相撞,膝盖前顶,拳拳相击,速度之快,力量之猛,堪称一绝。
楚乔此时已经暴露,一旦他成功逃离,自己必定毫无幸理,自然用了拼命的打法。
而男人,此刻也不会天真的仍旧把她当做一个普通的女奴了,他全神戒备,绝招尽出,毫不保留!
没有武器,没有刺杀,没有偷袭,玩的都是名副其实的真功夫,没有半点花招和技巧可言,转眼之间,这已是一场以命搏命的对决!
乒乒乓乓,几十下的交锋之下,两人的手肘膝盖腿脚都已经震的发麻,两只手都已经痛得失去了感觉。但他们都死命的支持着,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试图喊叫。快攻对决快攻,容不得一丝分心,谁都不能让攻击稍缓!
两人都已经红了眼,骤然间,两道影子在白雾中好似闪电般的冲向对方,一轮快至巅峰的对决之后,两人的手指,顿时同归于尽的捏向对方的咽喉!
死神降临!势均力敌!
两人的动作出奇的一致,五指成爪,捏住了对方的喉管,只要一个人稍有举动,定会毫不容情的掐断对方的喉咙。
然后,两人出奇默契的都没有动作,而是同时缓缓举起另一只手,轻轻一挥,示意,休战?
同归于尽?那是傻!
然后,几乎是在同时,他们同时松开了对方喉咙上的手指,缓缓退后。表示,此轮休战,退后之后,再行比过。
这时只听一阵巨大的水声顿时响起,就在这个要命的关头,温泉再一次开始大型的注水。
而就在这一瞬间,原本退后的手指再一次齐齐上前,就在要掐断对方脖子的时候,他们同样感觉到自己脖颈上的力量。
不约而同的,他们同时对着对方冷冷的翻了个白眼。
“卑鄙!”
话音整齐划一,几乎同时出口。
然而就在这时,那男人却突然一脚踹在池边的一个木桶之上,整个身体迅速后滑,然后站起身来,也不顾身后的楚乔,转身狂奔而去!
这女人实在是个近身搏击的超级高手,和她硬拼完全没有必要,只要自己走出澡房,外面就会听到里面的打斗,如此,他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然而楚乔的反应何其之快,计算何其之准,她猛地跳起来,身形如鬼魅一般的追击而上!
眼光一致!步伐一致!动作一致!甚至连选择的逃跑路线都一致!
“砰”的一声,澡房大门终于发出轰隆一声闷响!男人拼着受了楚乔一记侧腿,一脚踹开了大门!
楚乔头皮霎时间一麻,她知道这一声必然惊动了外面的护卫,最多三秒,外面的人肯定会破门而入,那时候弓箭齐发,自己插翅难飞!
唯一的机会,就是在三秒钟之内解决这男人,然后两人爬上那座超豪华的大床上,做出暧昧的姿势,蒙混过关!
来不及细想这个计划里到底有多少漏洞,楚乔几个飞身上前,一边跑一边扯下身上累赘的纱裙,只剩下一身短小的布衣小褂和香艳的短裤。
硬冲,别无他法,一脚蹬在墙壁上,楚乔整个人飞身而起,借着巨大的惯性,轰然扑在男人的身上,两个翻滚,一拳正中男人后心,随着他一同扑在豪华柔软的奢华大床上!
此时,外面的脚步声已经逼近,要么制服他蒙混过关,要么制服他当做人质,所有的出路都指向同一个前提。那就是,必须制服他,绑架他!
这一瞬间,楚乔甚至觉得自己疯了。
手腕娴熟翻动,刹那间,两人再次交击二十多下,手腕红肿,手肘一片肿胀,终于,就在脚步声在门口响起的那一刹那,楚乔终于完成了这个壮举。
她成功的绑架了对方,再一次掐住了男人的脖子,但是她付出的代价是,自己的脖子也被男人死死的掐住了!
情况和之前出奇的相同,同归于尽?同归于尽!
门外传来了一阵猛烈的敲门声,还有护卫们焦急的呼喊。
室内灯火摇曳,一片朦胧,可是尽管这样,还是能够看清对方的长相。
到了此时,这对已经互相折腾了半个晚上的男女,终于有机会抬起头来,看看对方究竟是何方神圣。
然而就在这一看之下,他们却齐齐张大了嘴巴,像是一对傻子一样,瞪大了眼睛,木乃伊一般一动不动!
“砰!”
巨大的撞门声突然响起,轰隆一声,门外的士兵们齐齐挤进房间,为首的年轻武士大声叫道:“四少爷!四少爷!出了什么事?”
然后,所有人顿时向床上的两人看齐,一同保持了瞠目结舌的可怕表情。
只见,整个房间一片混乱,好像被贼刚刚光顾一圈,满地水渍,地毯凌乱,被子一半拖在地上,两人的衣服也扔的到处都是。而那张宏伟的大床上,一男一女以极度暧昧的姿势纠缠在一起,齐齐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然后,又齐齐向门口看来。
“谁让你们进来的!!!”
刹那间,好似十级台风席卷大地,月七等人只感觉整个人都几乎被掀了出去,床上的男人墨发直立满脸通红的发出震撼世人的狮子吼,众人顿时面如土色,有几个胆小的甚至砰的一声摔在地上。
然后,不出三秒钟,房门再一次被小心的关了起来,众人吓得好似一只只鹌鹑,哪里还有半点高手的风范。
呆愣半晌之后,室内唯一剩下的两人齐齐转过头来,对着对方厉声怒吼道:
“怎么是你?”——————分割线——————
嘿嘿,昨天没更,希望更完这章大家能原谅我~~~~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