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特工皇妃楚乔传 卞唐风雨 第101章:并肩而战

所属目录:特工皇妃楚乔传    特工皇妃楚乔传作者:潇湘冬儿

夜晚的长风带着赤水微凉的腥气,轻柔的吹在衣襟之上。漫天的星子恍若璀璨的宝石镶嵌在天幕之中,散发着柔和的光彩,一弯残月如同弯钩一般斜斜的挂在众星之间,映照着下面的百草一片雾茫茫的白亮。
楚乔面色沉静,骑在马背上,穿过战火纷飞的坞彭城,冲出了大敞的城门,在一片荒芜的草原上飞驰而去。
夜色浓郁,坞彭城已经隐没在黑暗之中,远远的只见半边的天空都已经被烧得发红,夜风冰冷,月色静谧,经过了大半夜的奔袭,楚乔终于走出了坞彭城。
她必须杀了朱顺,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如果说以前是因为没有碰上,人海茫茫无处寻找,那么这一次,就绝对不能再让他在自己的眼皮底下逃得性命。
楚乔知道,她的心里是有沉重的负罪感的,现在的她,无法杀了诸葛玥来为荆家的孩子报仇,更没有能力彻底铲除诸葛府。这里面,有现实的原因,也有私人的原因,还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因素。所以,她才会这样的迫切的想要除掉朱顺,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也许就是自己的私心,是一种变相的偿还。
她是人,有人的感情,人的私心,很多时候,她都做不到完全的理智。
就如当初,如果她真的理智,就不该意气用事的留在燕洵身边,今日,更不该放弃杀死诸葛玥的机会。
她就是这样一个人,欠不得别人,受不得好处。
此刻,只见远处赤水汹涌而过,黑色的礁石狰狞的高高耸立的岸边,无数的雪白浪花前赴后继的击打在礁石之上,碎成上千块破碎的水晶。这时,身后的马蹄声又再接近,诸葛玥气急败坏的叫道:“你给我站住!”
楚乔冷然回过头去,沉声说道:“你跟着我做什么?”
“我说过要放你走了吗?”
诸葛玥一身锦袍,剑眉斜飞,嘴唇在黑夜里红的有些诡异。他的手脚都有绳索勒过的痕迹,脚上的绳套还没有解下来,显然是遭了别人的道。
两人都是年轻一代的翘楚高手,正面对敌下来很难分出输赢。但是如果论到偷袭、使诈、或者是暗杀,诸葛玥就远远不是楚乔这个受到过专业训练的特种兵的对手了。
两人相对怒视,互不妥协。
终于,一阵狂风突然卷起,由远处带来大股血腥之气。楚乔微微一愣,就向远处看去。
只见一片平静的荒原之上,到处都是漆黑的长草,高极腰身,没入了大半个马背,那片浓浓的黑暗里,好似隐藏了什么,有暗绿色的眼睛,在轻轻移动。
狼!
这里有狼!楚乔和诸葛玥同时对望一眼,就算他们自命不凡,但是在这样的荒郊野岭,若是被狼群袭击,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诸葛玥,我们暂时休战,如何?”
诸葛玥斜睨了她一眼,然后轻哼一声,就转过头去。
“我追杀仇人,你来铲除家族叛徒,各取所需,我们应该合作。”
楚乔打马上前,继续游说他。
诸葛玥砰的一声跳下马背,就要往前走。楚乔在后面追上,谁知刚上前一步,战马的蹄子就猛地下沉,诸葛玥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抱着她的腰身就迅速退后。
随后,楚乔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战马一点一点的消失在荒芜的草丛之中,发出惨烈的哀鸣!
“这里是沼泽,小心点。”
诸葛玥说完,当先走在前面,边走边说道:“穿过沼泽,我们就能在那些劫匪之前赶到响马关。”
楚乔问道:“你同意和我合作了?”
诸葛玥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却并没有回答。楚乔微微一愣,顿时有几分不安,这样的气氛让她觉得有些危险,她不是傻瓜,朱顺是什么身份,怎会劳烦诸葛玥亲自抓捕?而说到逃奴,似乎是自己这个逃奴罪名更大吧。
诸葛玥的声音淡淡的响起:“我前方探路,你跟着我。”随即不再顾及,好似在自己庭院闲庭信步一般就走了进去。这个连当地百姓也也不敢轻易走入神秘难测的大凶之所,他竟然就这般轻松的走了进去,全没有一丝犹豫。
楚乔看着那抹青色的背影渐渐隐没在空气之中,一双狭长的凤目缓缓的眯了起来,黑暗之中也看不清是什么样的表情,只见她沉静的看了诸葛玥一眼,随即身形一闪,快步跟上了诸葛玥的步伐。
黎明前的黑暗,四下里越发的阴沉漆黑,似乎自从一进入这沼泽之后,四周的环境就一下子变了,并不是想象中的阴风缭绕,也不是凶兽横行,毒虫遍地,满路遗骸。而是那种一无所有的死一般的寂静,好似没有一个人,一个动物,一个生命,甚至没有一缕风。整个空间的气流都是凝结的,只有两人的呼吸声和脚步声缓缓的在沼泽中响起。
突然,楚乔脚下一软,还以为是踩到了沼泽,她连忙低头看去。谁知乍一看之下却险些叫出声来,诸葛玥回头一看,只见竟是一具无头的尸体,胸膛已经被抛开,内脏散了一地,也不知道是被什么野兽袭击。
“你还怕这个?”
男人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嘲讽,楚乔冷冷的白了他一眼,也不还嘴。
“那,握着。”
楚乔低头一看,竟是那把破月剑,她微微一愣,就听诸葛玥说道:“我的东西你也敢随便乱丢,真是好大的胆子。”
楚乔皱眉向他看去:“我心里想杀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难道还会害怕丢了你的东西得罪你?”
“哼,毫无信用的女人!”诸葛玥冷哼一声,转过头去,闷着头的在前面走。
楚乔也不理会他,努力在脑海中回想当初在军部受训时介绍过的沼泽地求生技能,小心翼翼的往前迈步。
“让你抓着你没听见吗?”
诸葛玥勃然大怒,猛的回过头来,楚乔顿时怒道:“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你比我强吗?”
“你不服气就尽管来试试!”
楚乔面色通红,怒声说道:“诸葛玥!你若是觉得自己特别了不起我们就各走各的路,我去报我的仇,你去抓你的家奴,完全不必搅合在一起。你若是想要合作,就拿出一个合作的样子来,不要动不动就跟我张牙舞爪怒声相向,我早就不是你的奴才了,也没必要看你的脸色!”
诸葛玥气的面皮发青,胸膛起伏,楚乔一把推开他,就要往前走。
谁知诸葛玥一把拉住她,双手如钳子一般,眼神愤怒的说道:“我告诉你,这片沼泽里危机四伏,若是不知道路径十有**会葬身其中被野狗啃食。你不要自以为自己身手了不起就不把这里放在眼里,若没有我带路,你连一百步都走不出去,你若是想找死就滚远点死,别在我面前晃悠!”
楚乔闻言连气都没吭,挥开诸葛玥的手转身就走。
诸葛玥一愣,上前一步一把拉住她,怒声说道:“你要干什么去?”
“你不是叫我滚远点死吗?正好,我也打算和你保持距离。”
“你!”他这一生何曾受过这样的气,一时间有些被气得懵了,他恶狠狠的看着楚乔,恨不得将她吞进肚子里。突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们停战。”
楚乔狡猾一笑,点头说道:“好。”
“不过,我警告你……”
“注意你的用词和态度!”
对话真的没办法继续,诸葛玥眼睛通红,将那把破月剑一把递了过来,沉声说道:“拿着。”
楚乔大获全胜,开心的握住剑柄。
夜幕深沉,四周一片漆黑,冷风如铁,带着冰凉的味道。
诸葛玥怒气冲冲的转过头去,右脚踏出,踩在满是灰尘泥土的土地上,手上微微一用力,就将楚乔向自己拉来。
在这片至为凶险的沼泽之中,两人静静小心的行走着,在他们之间,却有一柄东海至坚的玄铁将两人紧紧的连在了一起。
虽然很生气,但是很安全。
这片沼泽的地界十分庞大,走了将近半个时辰,四周的景物仍旧是一层不变,楚乔心下有些疑惑。就在她要出声询问的时候,一声轻微的人声突然传了过来,楚乔身形一愣,顿时屏住了呼吸,悄无声息的用心聆听前方的声响。
“细九,怎么头他们还没来,不会出什么事吧。”
一个低沉的男声突然响起,声音中夹杂着一丝抽气声,似乎是受了不轻的伤势。
“再等半个时辰,若是还没来,我们就先离开。”出乎意料的,一个冷厉的女声突然响起,在这样死寂的环境中听起来颇有些诡异。
这时另外一个声音突然说道:“这他妈的是什么鬼地方,老子刚才被咬的那一口到现在还疼,云家的红药根本就不好使,看哪天老子有时间不去云家把云老头的那几房小妾全都偷出来。细九,头干嘛非要让咱们在这里碰头,不是平白找罪受吗?”
细九低声说道:“你当田汝成这么多年的名头是白叫的吗?别看他老了,可是雄风不减当年,若是在平原上骑马,不出半个时辰就得被他们追上,到时候还不是任别人屠戮。但是在这沼泽就不同了,这沼泽地势危险,又靠近坞彭城,田汝成就算再聪明,怎会想到我们就在他们眼皮底下躲藏,就算发现了,我们还可以借着复杂的地形逃脱。乌篷这根骨头可不是好咬的,要小心行事才是,哎,要不是这段日子大夏战乱,没有什么大的商户行走,我们收成实在不好,也不必出此下策。”
说到这里,微微顿了一下,随即小声说道:“要是按我的说法就是得手之后,然后只管躲藏在城里,他们知道我们是马帮,怎么也不会在城里找我们,等他们都出去追查的时候我们化整为零,再寻机会逃走,那样逃生的机会就更大些。”
诸葛玥和楚乔闻言齐齐动容,这女子心思之深,胆子之大简直匪夷所思。一个小小的马帮竟然敢公然攻打一方重城,之后竟然不想着跑反而还要继续留在城里,不过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一招的确非常有效,因为平心而论,即便是他们如果知道了这件事情,第一个反应也是往城外的方向追查而去。
就在这时,一阵风突然吹来,楚乔衣衫繁琐,上面满是幽香,此刻随风而去,霎时间飘到了三名马帮匪徒的上方。
诸葛玥两人顿时一惊,只听黑暗中的人霎时一阵惊慌,可是毕竟是多年游走于生死夹缝中的悍匪,沉默只持续了不到一秒钟。细九三人就立即决定用进攻代替防守,三人的身影瞬时间猛冲而至,向着两人的上中下三路疾飞而来,身形矫健,招式凌厉,刚一出手,就下了必杀之局,拼的重伤也要将两人击杀于刀下。
诸葛玥嘴角划过一丝冷笑,手上宝剑瞬间出鞘,剑芒暴涨,招式凌厉,闪电般的在半空中划过一道闪亮的痕迹,只听“叮叮叮”三声尖锐的脆响,三柄锋利的匕首就被击的倒飞而去,而细九等三人更是一脸的震惊,身形几个起落落在诸葛玥的周围,分立三角,将他团团围住,只是却不再进攻。
而就在这时,楚乔却顿时出手,只见她身形犹如猎豹,矫健异常,一脚踢在一名男子的胸膛上,骨骼碎裂之声顿时响起,那人惨呼一声,倒飞而去。
诸葛玥面容阴冷,低沉的声音沉沉的响起,在这样死寂一片的空气中颇为诡异的说道:“告诉我你们马帮的番号、巢穴、撤退的线路,我就饶你们不死。”
“唰”的一声,那名名叫细九的女子突然将手里的战刀扔在地上,语调随意的说道:“我们不是你们的对手,我将你想知道的告诉你,请你放我和我的同伴离开。”
诸葛玥一愣,没想到这女匪徒这么识时务,点了点头说道:“那是当然。”
“君子一诺,千金之重,你不要反悔。我们只是帮派里的小罗罗,谁有钱我们就为谁卖命。”
“好,”诸葛玥说道:“你说出来,我不但放你们走,还可以给你们一笔钱。”
细九点头说道:“这很公平,”随即就缓缓的靠了上来,十分正常的要将他们的藏身之地吐露而出。
然而,看着那一身黑衣,楚乔的心底却突然生出一丝不安,而在这个时候,细九离诸葛玥已经只有一步之遥!
这时,一阵强烈的不安猛然袭至楚乔的心头,她说不清楚这种恐慌的源头,只是这种常年在生死边缘锻炼而出的警觉已经救了她太多次。所以在这一瞬间,她选择完全相信自己的直觉,整个人突然拔地而起,身形疾飞出去,匕首横立在身前,以绝对强悍的优势和姿态将那一柄寒芒迅速击溃。
“小心!”
然而,此刻的觉醒似乎仍旧显得有些太迟,细九被匕首击中的身体瞬间向后倒飞而去,可是嘴角却吐露出一抹淡淡邪意的笑意。楚乔瞬间知道那强弩之末的一刀已经伤不到她的要害,而作为一个顶尖杀手在最佳位置发出的暗器,却完全足以制敌死命!
这才是完全的一招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真实写照!
就在楚乔大惊失色之际,忽然一阵清脆的声响登时在他身前响起,一柄闪烁着乌黑色青芒的匕首登时变为两段,落在地上,转瞬就没入了那满地的沼泽之中!
诸葛玥面色阴沉,眼神冰冷,沉声说道:“你还真是固执。”
细九像一只狸猫一般俯身半蹲在地上,单手撑地。她目光森冷的看着楚乔和诸葛玥,声音冷若冰霜,冷声哼道:“你是否大白天发梦,我若是说你若是归顺我们马帮我保证你的吃香的喝辣的,你觉得你会不会答应?”
楚乔寒声怒道:“死性不改!”
细九变戏法一样,伸手就从怀里又摸出一把短小的匕首来,蓦然间自地上弹身而起,好似一只身形灵巧的狸猫,毫不退缩半步的迎击而上。
另外两人虽然说话粗鄙,可是却是少见冷静的高手,即便其中一人身受重伤,却仍旧拼死一战,两人配合着不发一言,也是对着诸葛玥闪电急冲,手拿长刀,动作行云流水,干净利落。
楚乔没有想到,区区一个马帮,竟然会有这样身手了得的人。
可是他们并没有如何高超的搏击之术,这些人也许精于暗杀,精于跟踪,身手敏捷,但是绝对不是搏击之术上的高手。
果然,不出片刻,战斗就已结束,诸葛玥仍旧保持刚才的姿势淡淡而立,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有出过手一般,目光阴冷,淡定自如,长剑架在细九的脖颈之间,沉声说道:“你说不说?”
细九则俯身在沼泽之上,嘴角鲜血淋漓,由于身穿黑色的衣袍,所以根本看不清楚她到底有没有受伤。可是却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身体已微微陷入了松软的沼泽之中。
细九却仿佛没有看到他说话一般,只是转过头来,对着两外两个同伴沉声说道:“我们跑不掉了。”
两人微微点头,目光冷静,不见一丝慌乱,突然齐齐拿起手中的匕首,对着心脉之处,蓦然狠狠的扎下!
那匕首显见是喂过毒的,两人只是略微抽搐了一下,就轰然倒在地上。
诸葛玥动作迅速,上前一把将细九制住,以防她自杀。
可是只见细九嘴角蓦然闪过一丝冷笑,楚乔心思电转、出手如电,来不及思考什么,整个人突然飞扑而上,一下狠狠的撞在诸葛玥的肩膀上,侧身的一刹那,一根通体银白细若牛毛的细针噗的一声就射进了楚乔的手臂上,幽蓝色的剧毒瞬间蔓延,整条手臂顿时麻木红肿。
“你怎么样?”诸葛玥大惊,一把拉住楚乔,楚乔眉头紧锁,撕下一块布条就紧紧扎在手臂上端,以防毒血向心脉蔓延。
“没事。”
“没事?”细九冷哼一声,语调阴沉的说道:“我在地狱等着你!”
“贱人!”诸葛玥一拳狠狠的打在女子的脸上,骨肉碎裂之声顿时响起,男人暴怒,沉声说道:“把解药交出来!”
细九冷笑一声,躺在沼泽之中,半个身子已经陷了进去,口中不断向外大口大口的吐着黑血,一双眼睛却充满了幸灾乐祸的冰冷嘲笑。
楚乔心中一寒,这细九手段阴狠毒辣,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恨不得以身搏命,她也许没有高明的身手,但是却心思缜密,善于隐藏、偷袭、使毒,更有坚定的意志力和足够的耐心,实在是一个一流的优秀杀手。
“解药在哪里?说!”诸葛玥狠狠的扣住她的脖子。
“你是什么人?”一阵沙哑的声音突然响起,楚乔低下头去,只见她却是对着自己说的,诸葛玥看着她,冷声说道:“把解药交给我,我就告诉你。”
细九冷哼一声,样子颇为不屑,似乎在说这样一个可有可无的消息根本不值得来交换。楚乔见她宁死也不肯泄露消息,心下也颇为敬佩这个硬气的女杀手,于是沉声答道:“我是燕北的楚乔。”
细九闻言瞳孔瞬间圆瞪,许久才缓缓的长嘘一口气,轻声道:“怪不得……
夜幕里一片漆黑,阴云弥漫的上空此刻已经看不到一颗星子。
只听细九冷笑一声,过了一阵,才小声虚弱的说道:“原来是…燕北的……人……若是…你不和…我们为敌……我倒是可以救你,可惜……”
她突然可是咳血,楚乔知道,这样的人口中都是含有毒囊的,一旦被擒,立刻自杀以免受苦。
“燕北……真的能……大同吗……”
诸葛玥眉头紧锁,手臂一松,细九的尸体滚了几下,陷入了一个陷坑之中,整个人缓缓的沉到了沼泽之中,半晌之后,再也看不到半点踪影。
“你怎么样?”
诸葛玥扶起楚乔,楚乔摇了摇头,嗓音沙哑的说道:“不是剧毒。”
“我们马上去唐京,唐京皇宫的祝太医医术极好,定能解你之毒。”
楚乔眉头轻轻皱起,沉声说道:“你不等你的属下了?”
诸葛玥一把将她背在背上,毫不在意的沉声说道:“来不及了。”
一只寒鸦突然扑朔着翅膀,扑朔朔的飞过沼泽,向着远方飞去,
诸葛玥背着楚乔,急促的奔跑在沼泽之上。
漫长的一夜,就要过去了。——————分割线——————
今日第二更,下午两点第三更。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