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特工皇妃楚乔传 卞唐风雨 第104章:终生信仰

所属目录:特工皇妃楚乔传    特工皇妃楚乔传作者:潇湘冬儿

第二天早上,尽管诸葛玥出去的够早,尽管他财大气粗的撒了大把的金子,但是搜遍全城,他却没有买到一匹马,雇到一辆车,整个马市,甚至就连买贩子们自己的坐骑也在这个晚上被人搜略一空。一气之下,诸葛玥试着去买一些别的代步工具,比如驴、比如骡子、甚至就连牛他都屈尊降贵的去打听。
其结果,却都是一样的。
而就在同时,楚乔坐在客栈的二楼上房之中,看着镖局的人马来来回回的走动,大声的吆喝,她的眉头轻轻一皱,察觉出那么一丝不妙了。
诸葛玥回来的时候,两人对视一眼,谁也没有说话。
队伍出城的时候,远不是于镖头所说的四五百人的随从,前面的人已经出了城,后面的人还没有上马,足足有两千多人,大批的辎重、粮草、金银、珠宝、钱货,装了三百多辆马车,后面更有一眼望不到头的妇孺,衣着显贵,熙攘繁杂,一辆又一辆的马车在前后簇拥着,场面蔚为壮观。
楚乔和诸葛玥两人被安排在随行人员的最后,在一辆相对破旧的马车上,显然是刚买回来的,里面还有一股难闻的味道。
他们的担心根本就没有必要,因为以他们现在的身份根本就没有接近刘氏少东家的机会。
早上的时候,楚乔跟在几名搬运行李的下人身后,远远的看到一系湖蓝锦袍的男子在一众侍卫的护卫下上了一辆马车,安柏的天气已经很热,但是那个男人却披着一个宽大的披风,身形有些偏瘦,风帽半掩,遮住了他的面孔,可是那个在晨雾中半掩半现的身影,却顿时让楚乔心下一惊。
她不自觉的就停下了脚步,望着那个背影渐渐远去,然后上了一辆富丽堂皇的宽大马车,久久没有动。
“怎么了?”
诸葛玥走在她的前面,回过头来沉声问道。
“哦,没什么。”楚乔自嘲的笑了笑,摇了摇头,似乎想将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抛出脑袋,“走吧。”
马车缓缓的驶出安柏城,楚乔趴在窗口,掀开一角帘子,隔着淡淡的面纱向外望去。
“哦,对了。”突然想起什么,楚乔拿出一个小包递给诸葛玥,很平静的说道:“我早上嘱咐小二出门买的。”
诸葛玥接过包袱,打开之后,却见里面是一件遮挡风沙的风帽,虽然在这个时候穿有些不合时宜,但是做工几分精细,用料也很薄,穿起来也不会很热。
“小心点总是好的。”楚乔轻声说道,随即淡淡一笑:“虽然可能没什么机会会用到。”
两千多人的人马,上百辆的马车辎重,在驿道上绵延不断,从这里,根本就看不到前面的车马。
诸葛玥将风帽放在一旁,手却没有收回来,而是一直按在上面。
“贤阳的商户要逃了。”
楚乔微微一笑,转过头来,说道:“你看出来了。”
“燕北和大夏开战在即,这些老狐狸,就要齐齐躲避到卞唐去了。他们不敢大规模的从贤阳出发,只能化整为零,到了安柏才聚集,一同前往唐京。那些车马,恐怕都是他们一生的积蓄身家了。”
楚乔淡淡的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是啊,他们想要置身事外了。”
不同于诸葛玥,楚乔的心里却突然感到一阵慌张,他知道贤阳几大商户的身份,更知道这些年他们是如何发的家,而如今,他们就要逃了。
想起之前看到的那个身影,楚乔的心里突然间好像着了一场大火,她很想跳下车跑上去看看。可是她又自嘲了笑了起来,然后摇了摇头,就靠在摇晃的马车上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楚乔,你是不是太累了,自从真煌起义开始,这一路行来,你有些坚持不住了,所以才会生出这样不切实际的幻想呢?
燕洵,他们就要逃了,就在我的眼前,我该怎么做,如何去阻止呢?
该怎么办呢?
现在已经是盛夏,日头长的很,众人一直走到日头偏西,才在一处山谷中安营扎寨、生火做饭。
楚乔诸葛玥两人分到了一个小帐篷,又矮又小,坐起来都会碰头。
和他们一起住在外营的是一些下人,打听之下,才知道这伙队伍里不单单是贤阳刘氏,还有王氏、贾氏、欧阳氏等等。
经过一日的颠簸,楚乔身子越发虚弱,帐篷里空气不好,诸葛玥将她扶出来,靠在一棵矮树桩上,自己从侍卫手上花钱买了一只刚刚打来的兔子,生火烤肉,不出片刻,鲜美的肉味就飘散在空气之中,勾的人食指大动。
撕下一块肉,递到楚乔嘴边,楚乔张嘴就想接过,却头上一痛,被诸葛玥一下弹在额头,男人沉着脸说道:“烫嘴!”
“哦,”楚乔会心一笑,鼓起腮帮子轻轻的吹了两下,然后翘着手指接了过来,入口鲜美,楚乔忍不住竖起大拇指,说道:“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手。”
“在山上这几年学会的,”诸葛玥随意的说道,抽出一把匕首,将兔子切成小块,一块一块的递给楚乔。
此刻夜幕降临,阳光缓缓的被黑暗吞没,她坐在一片青色的草丛中,星空璀璨,知了鸣叫,偶尔还有夜归的百灵布谷,山谷中一片静谧,远处还有大批的侍卫来回忙碌着,人声鼎沸,却又充满了平静的温馨。
楚乔深深的呼吸,然后陶醉的微笑,像是一个单纯的孩子,突然感叹道:“好怀念啊!”
诸葛玥随意的接口:“怀念什么?”
“怀念这种感觉,”楚乔靠在树桩上,面容平和,还带着微笑,静静说道:“怀念长草、绿树、旷野扎营,一群人聚在一起生火做饭,饭后就点起篝火坐在一起聊天,喝点小酒,吃打来的野兔,怀念这种不必为明天、不必为生存战斗而担心的日子。”
诸葛玥静静的看着她,说道:“你过过这样的日子吗?”
“当然,”楚乔仰起头来,很文静的笑,说道:“好久以前的事了,我和三个好朋友,就是在这样的山谷,吃着这样的烤兔子,不过我们的手艺比你好,调料也比你充足。”
“哼!”诸葛玥不屑的一哼,就转过头去。
“小诗跟一个法兰西名厨学过烹饪,手艺一流,烤肉最是在行。”
诸葛玥眉梢一挑,沉声说道:“法兰西?是酒楼吗?”
“恩?”楚乔笑着点头道:“是啊,是酒楼。”
诸葛玥不屑的撇嘴:“听都没听说过,想必也不是什么有名的酒楼。”
远处有巨大的篝火燃了起来,呼啦啦的声响,一片热闹。
“继续说。”
“恩?”楚乔一愣。
“继续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诸葛玥低着头继续切兔子:“说说你的朋友。”
“哦,”楚乔点了点头,不知为何,今晚她的心情有些沉重,也许是因为大同行会长老们的行径有些伤她的心,她必须要想一些别的事情来转移注意力。百草摇曳,夜幕西陲,她语调平静的说道:“她们几个的功夫都比我好,”
诸葛玥眉梢一挑:“她们都是女人?”
“是啊,”楚乔斜着眼睛瞥了他一眼:“你瞧不起女人吧。”
诸葛玥没做声,楚乔继续说道:“不过那是当年,若是现在比试,估计我应该和她们也差不多了。”
“小黄擅长射击,恩,就算是弓箭。小诗近身搏击最厉害,曾经一个人打倒十七个身手敏捷的大汉。猫儿身手及不上她们两个,但是若论杀人的技巧,她却是最好的。”
诸葛玥微微挑眉:“那你呢?”
“我?”楚乔呵呵一笑:“我是全才。”
男人不耐烦的瞅了她一眼:“大言不惭。”
楚乔也不生气,转过头来问道:“诸葛玥,你可有什么愿望吗?”
诸葛玥皱眉向她看来,最后冷冷的哼道:“希望你马上滚回去,再也不要让我看到你,最后窝在燕北的山沟里这辈子也别出来了。”
“不可能的,”楚乔一笑,好像两人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一样:“就算你们不打上燕北来,我们也是要打下来的。”
“那就希望燕洵身败名裂,燕北被巴图哈家族吞并,你四处流浪最后要饭要到我的家门口。”
楚乔瞪了他一眼:“好阴毒的男人。”
“不过这也不可能。”楚乔轻轻一笑:“若是真的有这么一天,我可能已经战死了,绝对不可能出来要饭的。”
诸葛玥一愣,顿时就住了口。
“当时我们四个人,也是问了这个问题。”楚乔目光悠远,静静的回忆着那些存在在脑海中的过往,双手托腮,轻声说道:“小诗外表看起来冷冰冰的,实际却是我们这里面最脆弱的一个人,她喜欢收集娃娃,是那种很贵的娃娃,总是会将每个月的开销弄得很紧张,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将来脱离组织之后可以得到一大批抚慰金,然后嫁一个普普通通的好男人,做一个好妻子。她有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如果没有后来的事情,她也许就如愿了。”
楚乔的笑容突然有些悲凉,她轻轻一撇嘴,说道:“小黄为人最闹,家里条件好,很有冒险精神,她当时正在筹备爬一座高山,愿望就是在山顶刻下自己的名字。”
“猫儿的愿望一直很简单,就是赚钱。”说到这,楚乔突然轻轻一笑,说道:“她最贪钱,胆子还大,什么生意都敢接,对组织也是一直没什么忠诚感,用她的说法,不过是养家糊口罢了。”
诸葛玥轻轻挑眉:“那你呢?”
“我?”楚乔微微一愣,过了很久,才缓缓说道:“我不知道,我当时正在策划一个行动,我当时只是希望行动顺利,早日完成任务。”
诸葛玥哼了一声,声音颇为不屑。
楚乔转过头来,淡笑着说道:“其实我一直是这样,我没什么愿望,我做人很教条,也很死板,我只希望自己的信仰是正确的,值得我一生拥有这个目标,为之去奋斗和努力。”
“就比如……”楚乔默想了会,然后说道:“你欠了我的,我就要拿回来,我欠了你的,我就会还给你。”
“我倒是更欣赏那个猫儿,”诸葛玥淡淡说道:“你说的组织是大同行会吧,有机会你可以介绍她给我认识。”
楚乔静静的摇了摇头,苦笑道:“我真是奇怪,我竟然会和你说这些。”
诸葛玥哼道:“又不是我逼你说的。”
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小心的脚步声。两人都是如何警觉,同时抬起头来,只见却是一名不过五六岁的小女孩,穿着一身红色的小褂,梳着两个小辫子,胖乎乎的小脸,正眼巴巴的瞅着诸葛玥手里的兔肉咬着手指头。
他们知道,出了几大豪门的主人,这里还有很多这些人家的家奴,而有些家奴还带着自己的家人,这个孩子想必是这里仆人的孩子了。
诸葛玥眉头一皱,正要说话,楚乔突然招了招手,说道:“过来!”
那小孩突然一乐,张开两只小手,摇摇晃晃的就跑了过来。
小姑娘的眼睛好像葡萄一样,又大又亮,楚乔笑眯眯的问:“你几岁啦?”
小孩有些紧张的看了诸葛玥一眼,随即怯生生的说道:“我六岁。”
“你叫什么?”
似乎觉得这个姐姐十分可亲,小孩放下要在嘴里的手指头,说道:“我叫星星。”
小孩的话音刚落,两人就微微一愣。
诸葛玥不耐烦的看了小孩一眼,沉声说道:“回去跟你爹娘说,以后不许叫这个名字!”
小孩一惊,见诸葛玥沉着一张脸,突然瘪了瘪嘴,眼睛眨巴眨巴的,似乎就要哭出来了。
“你干嘛吓唬小孩子!”楚乔皱起眉来,拉过小孩,小声的和她说话,一会的功夫,就把小孩逗得笑了起来。
诸葛玥坐在一边,看着楚乔和小孩嘻嘻哈哈的样子,突然就觉得有些奇怪。他记忆里的楚乔,不该是这个样子的,她冷静、沉默、处变不惊、聪慧狡猾,似乎从来也不该有这样正常女人该有的情绪。可是这一次的重逢,他却在她的身上看到了越来越多的东西,或许,他自嘲的一笑,以前的她,真的一直都在演戏吧。把他当成一个敌人,从未有过分毫的真实,就算现在,也未必就是完全真实的她,不然为什么就连在这样的重伤之下,她仍旧兵器不离身,小心谨慎的防备着呢。
他们之间,从来没有信任可言。或许就如她所说,欠了你的,就必然要还给你。
诸葛玥嘴角冷笑,眼神却渐渐阴郁了起来。
可是该死的,他却真的很迷恋现在的这个感觉。
这时,小孩突然走到他的身边,很赖皮的拽着他的袖子,指着他手里还剩下大半的烤兔子,奶声奶气的问:“你还吃吗?”
诸葛玥不耐烦的将手里的东西给她,小女孩顿时眉开眼笑,对着诸葛玥说道:“你真好!”然后就回到楚乔身边,伸着两条胖胖的小腿,一屁股坐在地上,很大方的和楚乔一起分吃那块兔肉。
诸葛玥却微微愣住了,那孩子竟然说他真好?男人冷冷笑了笑,他早就担不起这个好字了。
过了一会,有人来叫那孩子的名字。小孩噌的一下跳起来,就向那人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回头跟楚乔和诸葛玥告别,笑容很甜美,咯咯的回荡在夜晚的微风中。
楚乔指着前面的孩子,回过头来对诸葛玥坚定的微笑,一字一顿的说道:“我的愿望,就是希望在有一天,天底下的孩子都可以这样笑。”
夜风吹来,带来轻轻的草香,大夏学道,百家争鸣,对于这样的话他已经听了不下千百遍了。但是这一刻,他突然就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不是因为这句话内在的意义,不是因为她坚定的语气和憧憬的神情,只是他突然觉得,或许,她真的能做到呢?
虽然马上,他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但是他不知道,很多年之后,这个天下会因为这句话而发生怎样翻天覆地的改变,旧的制度上被点了一把火,大火呼啦啦的燃烧了起来,那个高举着火把的人,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她的理想,脚下鲜血横流,无数人像麦子一样的倒下,成为旧势力的陪葬者。
而那时候,高台上的人面色苍白,嘴角却再也没有此刻这样憧憬的笑容了。
前路上,那么多的刀山火海,要抵达彼岸,就要破风斩浪,趟过冰冷的河水,经过风雨的洗礼,战火的历练,被磨练,被捶打,走过反目、走过背叛、走过杀戮、走过绝望、走过所有性格中的弱点和善良,最终成为一把利剑,只有这样,才能最终站在那个王者的顶峰之上。
楚乔望着前面远去的孩子的背影,突然又想起了很多年前,在那个大雪纷飞的九幽高台之前,她抬起头来,望着隐藏在重重暗影中的圣金宫所发的那个毒誓。
“其实我一直是这样,我没什么愿望,我做人很教条,也很死板,我只希望自己的信仰是正确的,值得我一生为之去奋斗和努力。”
……
就在这一片安静的时刻,一阵惊慌失措的惨叫声突然传来,好似一声惊雷猛的炸在众人的耳中!
诸葛玥猛的站起身来,可是就在这时,无数森冷的战刀蓦然抽出刀鞘,其后,上百名弓弩手架着弓箭冲进了这座防守松懈的外营。
刹那间,刀锋冰冷,剑拔弩张!
“你!”
一名面色倨傲的年轻侍卫头领手指着场中唯一站着的诸葛玥,冷冷的说道:“跪下!”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