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特工皇妃楚乔传 卞唐风雨 第105章:当爹当妈

所属目录:特工皇妃楚乔传    特工皇妃楚乔传作者:潇湘冬儿

那一天晚上,不单单是这片山谷,千里之外的贤阳城也响起了一片震天的厮杀声。一身紫金长袍的俊秀男子斜倚在长榻上,两个柔媚的舞姬依在他的怀里,媚眼如水,身段柔软,葱白的玉指掐着一颗晶莹剔透的葡萄,送到了男人的嘴里。
“四爷!”
门外的侍卫一身黑色夜行服,脸上有点点鲜红,即便衣衫的颜色看不出什么,但是他一进来还是带进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男人跪在地上,语调铿锵的说道:“事情办妥了。”
大名鼎鼎的贤阳城风四爷轻轻挑了挑眉,淡淡说道:“既然办妥了,就都回家睡觉去吧。”
这天晚上,整个贤阳城的势力都遭到了一场巨大的清洗,无数的鲜血涌进了赤水的河渠之中,惨叫声伴着每一个贤阳城的百姓深夜无眠,贤阳城衙门警卫好像死了一样,煞那间化身为聋哑老人,两眼一闭,对着那些拼死杀出重围,跪在贤阳兵马衙门大门前满身鲜血的人们视而不见。
结果那些人越闹越凶,衙门不得不通知了一些“地方保护势力”,风四爷听说竟然有人胆敢去打扰清如明镜的城守大人安睡,立马派出大批手下,将那些人拉回来,打算好好和他们“讲讲道理”。
第二天一早,清晨的阳光刺破漫长的黑暗,贤阳城的百姓们走出家门,发现一切都没有发生什么改变,街市照样很热闹,隔壁的张三照样挨家收保护费,临街的李四照样带着七八个小妾满街溜达,吴记包子铺前照样聚满了排队买包子的人……
一切都没什么改变,于是老百姓们兴高采烈的顿时醒悟:昨晚的事情和他们并无相干,日子,照样要一天一天的过去。
然而,有心人却暗暗发现了一些很小的异常。
刘员外的几家粮店都换了新的掌柜,除了几个小厮,连账房先生都不见了。
贾老板的盐仓昨晚好像着火了,就算大火扑灭的及时,可是今天买回来的盐都有些烟熏的味道。
欧阳商号的钱庄比平时开门的时间晚了一个时辰,而且钱庄的大柜也不在柜台上,听说,是昨晚发了急病。
……
正午时分,风四爷接到了手下递上来的消息,看了一会之后,他走到书案旁,斟酌了许久,才写下了几句话。
密封之后,交给了最信任的下属,年轻的风四爷少见的露出一丝凝重的神色。
“交到主人手里,不能有半点差错。”
东风吹絮,花红柳绿,又是一年好时节。
此时此刻,死寂一片的山谷里,也点起了袅袅的炊烟,大规模的杀戮之后,营地显然缩小了很多,只剩下不到七百人,其余的,都已经在一夜的屠杀之中失去了生命。
诸葛玥端来一碗白粥,走到楚乔身边,面色仍旧很难看,但是已经冷静下来。帐篷很小,他根本站不直,只能蹲下身子,扶起楚乔来,低声说道:“吃点吧。”
楚乔面容惨白,显然身子越发的虚弱,但是她还是沉声问道:“外面的情况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诸葛玥不屑的淡淡道:“该死的人都死了,不该死的也陪着死了,刘氏不费吹灰之力,独占了这些富家的财产,很俗套的戏码。”
楚乔微微皱起眉来,缓缓说道:“这么说,刘熙霸占了其他几个富商的财产?他就不怕那些人的本家来报复吗?”
诸葛玥摇头道:“这些富商的本家,也许已经不在人世了。”
“你是说…..”
“对,”诸葛玥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如果是我,要做,就必定要保证一劳永逸。欧阳氏、贾氏、王氏的财产虽然比不上刘氏,但是一旦联合起来,绝对不是刘氏一家能够抗衡的。他刘熙既然决定吞没这些财物,将这几家的人物一网打尽,那么贤阳城昨晚,就必定不会安宁。”
楚乔皱起眉来:“难道刘明骏就同意刘熙这样做吗?如此一来,他们在贤阳城的基业就彻底毁了。”
“你还以为这件事是刘明骏指使的?”诸葛玥轻笑:“星儿,你脑子好、身手强、反应也够快,只是你却不了解人心。刘熙反了,如果我没猜错,昨天晚上第一个去见阎王的,就是刘明骏。”
“刘熙反了?”楚乔微微一愣,她努力在脑海中回想当初在贤阳城见过的那个年轻人,笑起来有一口白牙,习得一手精湛的马术,当时刘明骏跟她介绍自己这个侄子的时候哈哈大笑,得意的拍着那个年轻人的肩膀,很是自豪的说这是他的半个儿子…..
“刘熙为什么要反呢?也许,他是不甘心做一个富家翁,想要迈进仕途。但是大夏政权排外,世家占据主导地位,他在朝中毫无根基,想要爬起,三五十年也未必能够,所以他就孤注一掷,聚整个贤阳富商的财富,作为脚踏板,想要走进卞唐上层。有了这么大的一笔财富作为积累,此次卞唐之行,再也无人能小瞧刘熙了。”
诸葛玥喃喃说道,一点一点的分析。可是这些话听在楚乔耳里,却越发刺耳,她的想法并不是如诸葛玥般简单,因为她知道死去的这些人的身份。这时她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刘熙是大夏的人,铲除了大同行会在贤阳的根基,占据了大同行会经营多年的财富,至于他们为什么要去卞唐,她就猜不出来了。
诸葛玥也算是一个极为聪明的人,因为此时此刻,经过卞唐探子营迅速传递回来的消息,卞唐的官员们也总结出这么一份几乎相同的结论。
刘熙铲除了其他几方的势力,合为一处,如今前来卞唐,是投诚谋官来了。
“策儿,”唐皇面色微微有些沉重,他重重的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沉声说道:“这个刘熙,不好掌控啊,一不小心,就会被他咬到手。贤阳刘家,一介商贾之人,竟然能有此等人才?”
李策眼睛眯起,微微一笑,说道:“父亲,儿子最喜欢烈马。”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的是,早在几天之前,那个被众人深深忌惮的刘熙,就已经被装进麻袋绑上石头,深深的沉到赤水江中了。
这个乱局,有人匆忙退避,有人懵懂无知,有人冷眼旁观,有人掌控一切。
百姓们只能看到表面上噼里啪啦的打的厉害,懵懂的以为是强盗抢劫仇家追杀。聪明人如诸葛玥李策之流则能抽丝剥茧,努力洞察这其中的缘由。而唯有真正掌控这一切的人,方能理清这层层叠叠方方面面的关系,按下这最终的谜底,等到可以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天。
山谷的大帐之中,一身白袍的男子坐在暖榻上,门外是一众站的如标枪般的侍卫。
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穿着一身皮铠,走进之后,跪在地上,语调铿锵的说道:“世子殿下。”
燕洵身上披着一件纯白的大裘,身下是用炭火温着的暖榻,额头已经微微沁出细汗,可是面色仍旧有些苍白。他坐在那里,听到来人连眼睛都没睁,淡淡的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听着。
“财物已经清点完毕,左廷带人在看管,其他各家的主子、下人也已经处理干净了,属下派人在后山挖了一个坑,已经掩埋了。”
燕洵仍旧没有说话,好像已经睡着了,年轻人微微舔了舔嘴唇,继续说道:“只是,只是欧阳家的小公子,现在还没找到。”
燕洵微微皱眉,却仍旧没有睁眼,只是淡淡的说道:“那就去找。”
“是,是!”
年轻侍卫连忙说道:“那孩子才四岁,这外面崇山峻岭,全是林子,谅他也跑不远。”
“程远,”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年轻人被吓了一跳,连忙答应,燕洵终于睁开双眼,眼神漆黑且睿智,语气很平静:“你知不知道大夏为什么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吗?”
叫做程远的男人顿时就愣住了,张了两下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就是因为当初他们杀我满门的时候没有果断的也将我斩草除根,你明白了吗?”
“砰砰”声顿时传来,年轻人顿时磕头在地,慌乱的说道:“属下明白了,明白了。”
“好了,那就做事去吧。”
燕洵轻轻挥了挥手,那人就连忙小心的站起身来,正想要退出去,燕洵又淡淡的说道:
“办完事之后记得去领军法,看来需要一个深刻的印象才能让你能记住我现在的身份。”
程远顿时一惊,连忙说道:“是,属下记住了,少东家。”
大帐内越发安静,年轻的燕洵靠在软榻里,厚厚的裘毛几乎将他整个人都陷在里面。他缓缓的皱起眉来,有些厌烦的淡淡说道:“该死的南蛮子….”
……
第二天,整个营地都没有要离开的打算,诸葛玥出门看了一圈,除了刘氏的下人,基本其他各家的随从已经都不见了。他心里有些着急,可是目前楚乔这个状况,他不能在这个时候莽撞的带着她离开。
到马车旁拿了点干粮,回来的时候又看到了那个叫星星的小女孩,那孩子躲在一个小帐篷的旁边,怯生生的露出一个小脑袋,脸蛋有些黑乎乎的,正在悄悄的打量着他,还左右观望着,似乎正在寻找和气的楚乔。
见诸葛玥看到她,小孩儿还很讨好的眯起眼睛,缺了两颗板牙,却还傻乎乎的冲他笑着。
诸葛玥顿时沉了脸,也不看小孩,转身就往帐篷走去。
刚走了没两步,就听后面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他回过头去,见那孩子还在后面挪着小步小心的跟着。
干什么?还想要肉吃?
诸葛玥皱着眉头沉声说道:“再跟着就打断你的腿!”
“哇!”
一阵惊人的大哭声突然传来,反而吓了诸葛玥一跳,只见那孩子咧着嘴大哭,一边哭还一边向相反的方向跑去,而营地上的其他下人纷纷以怪异的目光看着诸葛玥。那些眼神似乎集体在说:瞧瞧,人模狗样的,竟跟一个孩子来劲。
诸葛玥顿时有些郁闷,他其实不过是想吓唬吓唬她。
回到帐篷里的时候,楚乔还在睡,她这阵子似乎特别能睡,即便是说话的时候,也会迷迷糊糊的就睡过去。
诸葛玥开始有些担心,可是见她不睡觉的时候已经能勉强走路了,就又放下几分心来。
最起码,这一段患难的经历,让她已经有些相信自己了。就比如现在,自己就坐在她的身边,她也不会突然跳起来拿着匕首抵着自己的脖子了。
天色渐渐暗下来,诸葛玥叹了口气,心下十分郁闷。
虎落平阳被犬欺,现在这个时候,自己竟然连这么个破营地都走不出去。
“嗯…..”
一声慵懒的轻哼声幽幽响起,楚乔缓缓睁开眼睛,突然见诸葛玥就坐在自己身边,不由得有些尴尬。她不自觉的捋了一下头发,声音里还带着浓浓的鼻音,有些不自然的问道:“什么时辰了?哦,我竟然睡了这么久。”
诸葛玥没有说话,而是递过去一个水囊。
楚乔接过水囊,刚喝了一口,却见诸葛玥还看着她,一时不小心,竟然呛了一口。
“咳咳咳!”
“笨死了。”诸葛玥翻了个白眼,手却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咳嗽了半天,反而精神了,楚乔狠狠的瞪了诸葛玥一眼,然后一把抢过水囊,大口的喝了两口水,随即大大咧咧的说道:“我饿了!”
其实刚刚诸葛玥出去就是拿吃的的,可是这会见她态度不好,反而不想给她了。冷冷的轻哼:“我是你的奴才吗?”
“奴才?”楚乔斜斜的打量了他一眼:“就你,你会干什么?你这样的卖到奴隶市场,估计连一金都不值。”
诸葛玥斜斜的瞪着她,随即轻哼:“你值钱?”
“反正比你值钱。”
两人正在每日的必修节目——斗嘴。突然只听外面一阵脚步声顿时传来,正好向着他们的帐篷而来。两人一愣,诸葛玥顿时站起身来,抽出一把匕首拿在手里。
刚想出门,突然只听砰的一声,两个小小的身影顿时扑了进来,险些一把将帐篷的帘子拽下来!
楚乔和诸葛玥顿时愣了,他们互望了一眼,随即还是楚乔先开口,轻声问道:“小家伙,你要干什么?”
小星星脸蛋漆黑,眼睛红红的,手里还拉着一个比她更小的小孩,听到楚乔的声音,小女孩顿时一瘪嘴,泪珠子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而且越掉越多。
诸葛玥面色难看,不耐烦的看着这两个煤堆里滚过一样的孩子,沉声说道:“谁让你进来的,快出去。”
“呜呜……”
那个看起来只有四五岁的小孩突然抬起头来,小脸黑乎乎的,一双眼睛又大又圆,黑白分明,水汪汪的瞅着诸葛玥,嘴唇颤抖着,呜呜声好像小兽一样,胖乎乎的小手在地上爬着,就向着诸葛玥而来。
诸葛玥上阵杀敌,运筹帷幄,这么多年来何曾有过惧怕,可是这一刻,他却突然有些慌了,手指着那小不点大声说道:“你,你站住,别过来啊,我命令你,马上出去!”
“哇!”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哭声顿时响起,那小孩一个恶狗扑食,一把抱住了诸葛玥的大腿,眼泪鼻涕全都蹭在了诸葛玥的衣服上,大哭道:“爹爹!”
霎时间,诸葛玥的一张俊脸好像充血一般,火红火红,他的神色一时间几乎可以用惊慌失措四个字来表达,和同样目瞪口呆的楚乔对视一眼,诸葛玥连忙说道:“谁是你爹?放手!不然我揍你!”
“爹爹!”小不点还没诸葛玥大腿高,人虽小,力气却挺大,手脚并用的死命的抱着他,整个人挂在他的腿上,边哭边喊着:“爹爹,爹爹。”
这么小的小孩,估计踢一脚就能死掉,诸葛玥打又不敢打,推又推不开,最后竟然转过头来,很委屈的对楚乔说:“我真不是他爹。”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楚乔解释,只是看着楚乔那略显惊讶并有些幸灾乐祸的眼神,就越发的火大。
楚乔笑归笑,可是心里也觉得这事有些蹊跷,眼看从哪小不点身上问不出什么,她转头看向小星星,问道:“星星,他是谁?这是怎么回事?”
星星还没回答,那哭得迷迷糊糊的小孩突然转过头来,好像这时候才发现屋子里有一个楚乔,只见这个女人笑容和蔼,长相可亲,看起来温柔的很。
小孩小嘴一瘪,很是委屈的对着楚乔伸出手来,抽抽搭搭的叫:“娘亲……”
轰!
整个世界混乱了。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