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特工皇妃楚乔传 卞唐风雨 第106章:风雨将至

所属目录:特工皇妃楚乔传    特工皇妃楚乔传作者:潇湘冬儿

“你是欧阳家的孩子?”
狭小的帐篷里,四个人围在一起正襟危坐,诸葛玥上下打量了一下孩子身上华贵的丝绸,沉声说道。
那孩子似乎被吓坏了,好像一只惊慌的小兔子,胖乎乎的,坐在地上甚至有些左右摇晃,他缩着脑袋,怯生生的拿眼梢偷偷看着诸葛玥,然后伸出一只小手,就要去拉诸葛玥的衣袖,可怜巴巴的小声叫道:“爹爹……”
“我不是你爹!”
啪的一声,小孩的手被一下打了下去,那孩子嘴一瘪,好像又要哭出来的样子,却强忍着不敢哭。
楚乔皱着眉,转头向另一个小孩看去,严肃的说道:“星星,是你把他带来的?”
小星星年纪看来很小,但是一双大眼睛却很是机灵,她闻言偷偷的看了楚乔一眼,然后低着头,一声不吭。
“你若是不说的话,我现在就把你们两个都赶出去。”
星星连忙抬起头来,眨巴着大眼睛,奶声奶气的问道:“那我要是说的话,你能只把我一个人赶出去吗?”
此话一出,楚乔顿时一愣,眉头也松了几分,然后问道:“星星,你不知道带着他会有麻烦吗?”
“我……我知道。”小女孩撅着嘴,小眉头皱的紧紧地,很是无奈的说:“我不能带他回自己家的帐篷,爹爹会告诉林管家的。”
“所以你就把他带到我这里来了?”
小女孩垂头丧气的一点头:“恩。”
“你们认识吗?”
“我们是好朋友!”小星星昂着脑袋,一张鬼画符的小脸很是严肃,挺起了小胸脯,宣誓一样义正言辞的说道:“我们一路上都在一起玩!”
“爹爹……”旁边的小孩又试图去拉诸葛玥的衣袖,瘪着嘴委屈的说:“墨儿好饿。”
被诸葛玥瞪了一眼之后,小孩又转过头来求助的看向小星星,只是那眼神大多是饿了的难受和受欺负的茫然,哪里对朋友这两个字有一丝一毫的认识。
“再等会儿啊!”星星拍了拍小孩肩膀,眼神很是明澈。
诸葛玥和楚乔却突然有些愣住了,这个奴仆家的小女孩,只是因为在路上跟人家一起玩耍,就敢冒这么大的风险去想尽办法的救人。朋友这两个字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竟然是那么的坚定,坚定到让她对面的两个大人肃然起敬,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语句。
这样的义无反顾,在成人的世界中,也许早就绝种了。
楚乔面容柔和了下来,沉声问道:“你是在哪找到他的?这一天你们藏在哪了?”
见楚乔面色缓和,小星星胆子也放大了许多,很是得意的说道:“昨晚来了那么多大兵,我害怕,就躲到了后面的草甸子里。然后就看到了一位大叔,那位大叔我认识,是墨儿家里的大叔,后背上有一只大鸟,以前我见过他。我看他身上全是血,趴在草甸子里,怀里抱着墨儿,他已经没气了,还是使劲的抱着墨儿不放手,墨儿被吓得想哭又不敢哭,脸都白了,我就把他拽出来。等大兵走了,我就带他回家了。”
“回家?”楚乔眉梢一挑。
“恩,可是娘亲不让我们进屋,爹爹一看到墨儿就慌张的要去上报。我知道,若是让那些大兵知道了,墨儿就会像大叔那样被杀死的,所以我拉着他就跑掉了,今天一整天都在后面的草甸子里藏着。”
墨儿坐在地上,脑袋耷拉着,撅着嘴,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似乎丝毫不知道另外三个人此时谈论的是他。这个小孩太累了,他东躲西藏了那么久,之前又被人一直追杀,又饿又渴,此时眼前的这位爹爹还很凶,他也没兴趣听这些人说话,迷迷糊糊的,就要睡着了。
“那你为什么要把他带到我们这里来呢?”
“我…我…”小星星皱着眉,鼓了半天勇气,才小声说道:“姐姐很和气,这位…这位大叔还很凶很厉害……”
“大叔?”诸葛玥顿时瞪眼,一巴掌拍在小星星的脑袋上:“小家伙,不要乱叫!”
楚乔瞪了诸葛玥一眼,她自然知道为什么。昨晚那些人冲进外营的时候,曾和诸葛玥发生了争执,甚至想让诸葛玥跪下,可是诸葛玥是什么人,哪能受这样的窝囊气,两个散手就将两名冲上来的护卫打趴下。好在刘家的管事的还算精明,知道他们只是随行的普通人,还是于镖头介绍来的,来历不明,却贵气十足,这里的事和他们无关,刘氏也不愿意惹麻烦,就没再追究。
昨晚王氏、贾氏、欧阳氏等几家全部丧命,只有这个小公子侥幸逃生。想来,定是欧阳家的下人护着他拼死逃出,然而还没出了营地就死在路上,偏巧被这个小丫头发现,给藏了起来。刘氏的人以为这孩子被人救走了,都向外追击,竟没想到他就大大方方的躲在外营力。星星的父母知道那小孩是被自己女儿救下的,也不敢上报,
楚乔叹了口气,说道:“星星,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很危险的?”
“知道啊,”小女孩小脸很郁闷,以她的脑子可能还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夜之间自己的有钱朋友就沦落到这个地步,她挠着头说道:“可是那能怎么办呢?”
是啊,能怎么办呢?难道要她出卖朋友吗?
“所以你就带着他来找我们,还教他叫我们爹娘,好博取同情心是吗?”
小女孩的脑袋越发的低了,似乎也知道自己的所为不太光彩。楚乔长吁一口气,伸手将小星星揽到怀里,叹息道:“真是个好孩子。”
这时,只听砰的一声,那小孩脑袋一歪,竟然就这样睡了过去,整个人倒在诸葛玥的怀里,脑袋枕着他的腿,嘴边还不断的往外流着口水,小肚子一起一伏,还有些轻微的打鼾,呼呼大睡。
“起来!谁让你在这睡的?起来你……”
小孩很委屈的睁开眼,就又看到诸葛玥喷火的脸,憋憋屈屈的揉了揉眼睛,很是委屈的小声说道:“饿死了….”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两个小孩顿时好似惊弓之鸟,整个人都蹦了起来。小星星好像老母鸡一样,一把就抱住了浑身上下瑟瑟发抖的墨儿,左右看了一圈,实在没有什么可以躲藏的地方,最后竟然一起跑到楚乔的后面,拽着她的衣服就蹲了下去。
即便他们只是拽着自己的衣服,但是楚乔还是能够感觉的到他们的惊慌和害怕,就好像很多年前,她背着断手的小七,那孩子浑身发抖的问她:“月儿姐,小七要死了吗?”
那个时候她跟她说,她说不会,她跟她保证,说她再也不会有事。可是那话说完还没一个时辰,那个孩子就被扔到了冰冷的湖水中,再也看不见了。
脚步声经过帐篷,却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径直向里走去。显然不是来找他们的。
“姐姐,我要回去了。”
星星怯生生的说:“我怕我爹会乱说话,我要回去看看。”
楚乔看了看星星,又低头看了看那个眼巴巴瞅着她的欧阳家小公子,她突然就下了一个决定,然后低头对那小孩说道:“想吃东西,就去求求他。”
那小孩一愣,然后有些害怕的向诸葛玥望去,见诸葛玥目光不善,脸上害怕的神色更甚。他畏畏缩缩的上前两步,砰的一声就跪在地上哭泣了起来,语不成句,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能听见一声又一声的磕头声清脆的回荡在帐篷里,小孩傻乎乎的磕着头,声音渐渐清晰,一边哭一边叫道:“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即便是一个四岁的孩子,恐怕也知道自己面临着什么样的处境吧。
家破人亡,被人追杀,即便他还只有那么小,恐怕也知道自己的未来不妙了吧。
诸葛玥开始的时候尚能皱紧眉头,不理不睬,可是渐渐的,他的表情就松动了,他几乎是粗鲁的将那小孩从地上一把拉起,继而愤怒的望着他。
小孩被他吓坏了,憋着嘴叫道:“爹爹……”
“不许再叫爹爹!”诸葛玥怒声喝道,谁知刚说完就见那孩子一副又要哭出声的样子,诸葛玥顿时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不叫这个,就…就让你留下来。”
星星机灵,顿时大喜,连忙上前说道:“墨儿,叫叔叔,叫叔叔你就可以留在这了!”
“叔…叔叔……”
小孩似乎也不知道叔叔是个什么概念,他照着做了,见诸葛玥的面色微微缓和。突然大叫一声一下冲上前去,一把抱住了诸葛玥的脖子,大哭道:“叔叔,大人……杀了……爹爹娘亲……放火……杀墨儿……血…呜……死人……”
只这么一个称呼,他就把诸葛玥当做亲人了,大哭着跟他告状。那声音里,听不出有什么刻骨的仇恨,也许他还不懂得什么叫做仇恨,他只是单纯的害怕、伤心、并且,不喜欢、讨厌,只是,这些此刻看起来还十分淡然的情绪,必定会在未来的岁月里,改变、生根、发芽,长成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上面开满的,都是复仇的种子。
就好像如今的燕洵一样。
而他现在记得的仇人,只是一些大人而已,不知道身份、背景、地位、乃至姓氏、名字,他只知道,杀他父母亲人的人不是小孩,而是一群大人。而现在,这些大人正在追杀着自己,不让他吃饭、睡觉、回家,他们要铲草除根,他们要赶尽杀绝。
这一次,诸葛玥没有推开孩子,孩子小小的身体哭得都在发抖,使劲耳朵抱着他的脖子,好像是亲人一样。
星星红着眼睛,然后说道:“姐姐,我走了,我明天再来。”
孩子刚要走,楚乔突然一把拉住她,回头拿了一把小小的匕首,交到她的手中,很认真的说道:“星星,小心点,若是有事,就来找姐姐。”
孩子顿时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她跟墨儿招了招手,然后又小心的看了诸葛玥一眼,随即就走了出去。
外面的风很冷,孩子小小的身影蹦蹦跳跳的就跑出去,楚乔站起身来,挡在门口,只见孩子走了好远还不忘回头对着她招手。黑暗中,她看不到她的脸,只能感觉的到她好像在对着自己说话,可是风那么大,她根本听不清孩子在说什么,她只能抬起头,看着黑黑的苍穹,星辰变布,那里面排布着的,是每一个人的命运轨迹。
一切都像是一个轮回,她看着这个远去的孩子,似乎就看到了自己。
岁月流逝,有些东西在心底崩塌了,旷野上的风呼啦啦的吹着,她突然感到很冷。
“觉得熟悉吗?”
淡淡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楚乔回过头去,只见那孩子还窝在诸葛玥的怀里,小肩膀不住的颤抖,似乎仍旧在哭。诸葛玥看着她,眼神那般尖锐,岁月在他们的目光中飞速的回溯,一切似乎又回到了起点,那时候的他们,也曾是这般幼小,却又似乎,承受了更多的东西。
楚乔轻轻一笑:“真是个坚强的好孩子。”
“恩,”诸葛玥点了点头,随即说道:“我曾经还见过比她更坚强的。”
“呼”的一声,大风平地而起,卷起昏黄的黄土,旷野里那么安静,天上没有夜行的飞鸟,只有一朵从远处飘来的乌云。
“叔叔,我饿。”
孩子哭的累了,黑乎乎的小脸被眼泪刷的一条条白亮,很是滑稽。他毫不客气的出言打破这里的平静,咬着手指,理所应当的跟他刚刚认下的亲人抗议。
“墨儿饿死了。”
好吧,暂时抛却那些伤春悲秋的感慨和往昔,诸葛玥头大的看着这个还没自己腿高的小不点,皱着眉头说道:“饿了,你想吃什么?”
“恩……”孩子皱着眉,努力的思索,然后问道:“有鲍鱼羹吗?”
脑袋一黑,诸葛玥皱眉道:“没有!”
这都没有?小孩继续问道:“有金羹烤乳鸽吗?”
诸葛玥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沉声说道:“没有。”
“有清蒸鲨鱼翅吗?”
“……没有……”
“这都没有啊,”孩子不满意的皱着眉,狐疑的看着这个自己刚刚认下的亲人,有些郁闷的怀疑着对方的经济能力:“那、那总该有黄金烧乳猪吧,叔叔,墨儿不吃素的……”
诸葛玥脸都要黑了,小孩也是会看眼色的,于是他马上叹了口气,勉强的说道:“那…..那……那吃点卤肉也行,只是……只是要鹿肉,我不喜欢吃卤猪肉,牛肉也勉强。”
靠!
诸葛玥顿时大怒,一把抓起小孩怒气冲冲的说道:“小崽子!你耍我呢吧!”
“呜……”孩子说哭就哭,一边哭一边委屈的说道:“好啦,猪肉也行,叔叔,你好穷啊!”
这可能是世上第一个,第一个当着诸葛玥的面说他好穷的人。
楚乔看着他们,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她放下帘子,笑着弯着腰走进去,端起一旁的白粥说道:“你一天没吃东西了,先喝点粥吧。”
小孩委委屈屈的捧起碗,然后伸出小舌头轻轻舔了舔,好像那粥里有毒一样。
可是他喝了一口,突然一愣,随即端起碗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姐姐,这粥真好喝!”孩子笑眯眯的,很是开心。
楚乔叹了口气,什么好喝,这粥是诸葛玥煮的,怎么会好喝,只是他饿了而已。
“喂!小子,别叫她姐姐。”
诸葛玥在一旁黑着脸,沉声说道。
“恩?”
孩子瞅了他一眼,然后没搭理他,继续喝粥。
“姐姐,真好喝。”
“我说了让你别叫她姐姐。”
孩子皱着眉,对打扰他吃饭的男人有些烦感,皱眉说道:“那叫什么?叫娘亲吗?”
“什么娘亲?”诸葛玥有些生气,跟着一个四岁多的小屁孩犯着别扭:“让你别叫就别叫!”
“那叫什么?”
“叫,叫星儿……”
“星星?”
“是星儿……”
“不行,”孩子果断的摇头,很有性格的说道:“墨儿记不住,会弄混。”
“你个臭小子!”
…..
这个孩子真的很聪明,他们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耍了……
出门在外,情况不妙,很多事情,都不得不随机应变。
就比如晚上的时候,在地上铺好毯子,楚乔躺一边,诸葛玥躺另外一边,而那个小不点,正好躺在中间。虽然诸葛玥和两人之间隔了一个大箱子,但是还是有点暧昧,而且那小孩躺下之前还很是满意的笑了笑,然后说了一句让人喷血的话来。
“爹爹说晚上和娘亲有事要办,已经很久不让墨儿和他们一起睡了。”
“咳咳咳咳!”
诸葛玥正在喝水,顿时被呛了一口,大声的咳嗽了起来。
楚乔也闹了个大红脸,在小孩脑袋上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说道:“那么多话,赶快睡觉。”
“恩!”孩子知道她没生气,仰着头嘿嘿一笑,几下钻进被子里,开心的闭上了眼睛。
夜里风很大,吹得帐篷呼呼作响。
突然,一丝冷风从外面吹了进来,楚乔并没有睡,身边突然冒出一个被追杀的小不点,有很多事情都需要谋划。
感觉孩子身上的毯子被他踢了下来,楚乔伸出手来,就想为孩子拉拉被子。
可是手刚伸出去,却顿时碰到一只修长的手指。刹那间,好像是触电一般,楚乔一下缩回了手,指尖冰冷,脸孔却红了起来。
诸葛玥似乎也愣住了,他绕过箱子为孩子盖好被子,帐篷里的空气有些怪异,没有人说话,只能听见略显低沉的呼吸,在帐篷里低低的响起,偶尔,还有小孩的吧嗒嘴声。
生命,真是一件好奇妙的事。
“还没睡吗?”
诸葛玥的声音有些低沉,却很清醒,显然也是一直没有睡。
“恩,”楚乔点头,轻声说道:“有点担心。”
风又大了,好像野兽一样,楚乔担心明天或许要下雨了。
“睡吧。”
诸葛玥缓缓的说道,然后翻了个身,再不说话,楚乔还以为他已经睡了,这时,他的声音又再响起,低沉的,很醇厚温和,却十分的坚定和让人心安:“有我呢。”
外面的风那么大,可是骤然间,狭窄的帐篷里却那么暖和。
只要有帐篷在,再大的风,也吹不进来吧。
这天晚上的后半夜,一骑快马迅速奔来,直接冲进了营地,带来了风四爷在贤阳的消息。
那个时候燕洵正在睡觉,可是却总也睡不安稳,探马还没进营,他就猛地从睡梦中惊醒。额头冷汗滴滴,他竟然梦到了欧阳家的那个孩子,这一路上,他曾经多次看到那个胖乎乎的小孩,笑眯眯的,有几次有好奇的想要接近他。
可是在梦里,他却看到那个孩子满面鲜血的看着他,手拿着刀子,眼睛通红的望着他。
然后,那孩子猛地举起刀子,却没有插在他的身上,而是一下死死的刺进坐在他身边的楚乔的心窝里,那孩子杀的满脸鲜血,却还眼神阴郁的望着他,笑容好像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鬼,狠狠的叫:“我会毁了你,毁了你的一切!”
“阿楚!”
燕洵满头大汗,一身白色长衫已经被汗沾湿。他的呼吸那么急促,脑海中不断的回想之前的那个噩梦。
“斩草除根,斩草除根……”
燕洵好似梦魇了一半,不断的嘟囔着,然后突然,他抬起头来大声叫道:“来人啊!”
“少东家!”
“马上找到那个欧阳家的孩子,不惜任何代价,我要在天亮之前看到他的尸首!”
下人微微愣了一下,但是转瞬,声音如冰雪般清冷的答道:“属下遵命!”
“少东家!”
这时,另外一名随从跑了进来,跪在地上,沉声说道:“风四爷的信使到了。”
“风眠?”燕洵缓缓皱起眉来,沉声说道:“也该到了。”
大步走下床来,一把批起长袍,燕洵面色一变,抛去了所有的不冷静,又变成了那个冷静睿智的燕北之王,沉声说道:“走,去看看贤阳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喜讯。”
————分割线————
因为今天更新迟了,所以晚上八点还有一更,当做冬儿的道歉礼物。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