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特工皇妃楚乔传 卞唐风雨 第107章:暴雨夜战

所属目录:特工皇妃楚乔传    特工皇妃楚乔传作者:潇湘冬儿

天还没亮的时候,外面突然开始下雨,乌云压顶,大风呼号,暴雨滂沱,雷声滚滚。
山谷两旁的树林在暴雨中剧烈的摇晃着,发出唰唰声响,遍地的黄泥淤土,天地间一片白亮。
楚乔的眉头一皱,顿时睁开眼睛,一只手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她顿时抬起头来,就见诸葛玥面色阴沉的半跪在地上,手握着长剑,侧耳向外,似乎正在仔细听着什么。
在暴雨的掩饰之中,有沉闷的蹄声响起,大片的脚步声沙沙作响,渐渐逼近这座小小的帐篷。
“有人来了。”诸葛玥沉声说道,然后转身,迅速的整理出一个小包袱,将一些金子和食物包裹好,对楚乔说道:“你怎么样?能走吗?”
楚乔点了点头:“能。”
抽出匕首,诸葛玥几下将被子撕开,也不管孩子还在睡觉,一把将他抱起背在背上,几下紧紧的绑在身上。
孩子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伸出小手揉了下眼睛,疑惑的嘟囔道:“叔叔,要干什么去啊?”
“小子,抓你的人来了。”诸葛玥面色不变,语气很平静的说道。
“啊?”孩子顿时大惊,不自觉的一把紧紧的抱住诸葛玥的脖子。
暴雨呼啸,外面的蹄声如狂风一般迅速逼近。孩子趴在诸葛玥的背上轻轻颤抖,却强行忍住不让自己颤抖的那么厉害。
“小子,害怕吗?”
孩子脸都吓得发白,可是还是咬着牙大声说道:“不害怕!”
“哈哈!”诸葛玥朗朗一笑,笑声里有着别样的自负和骄傲:“好小子,你记住,外面那些罗罗还没有让我们害怕的资本。”
黑暗里,有烧了松油的火把被点燃,在风雨中仍不熄灭,有人粗着嗓子大喊道:“把人交出来,饶你们一命!”
黑暗中,男人转过头来,眼睛那么亮,双眉斜飞入鬓,漂亮的脸孔好像是雕塑一般,嘴唇很红,好像是喝了鲜红的血酒,他看着楚乔,眼神很平静,静静的望着她,沉声问道:“你可以吗?”
时光流逝,岁月那般急促的再他们之间行走,她仿佛又看到很多年前的那个傍晚,他坐在高高的马上,垂着头,也是这般问她:“你可以吗?”
一路坎坷,满是刀剑,他们拔剑相向,几次针锋相对,几次险些丧命在对方的锋芒之中,生死杀戮之间,赤红的鲜血却并没有蒙蔽住他们的双眼。千帆过尽,他们仍旧没有痛下那最后一招的杀手,犹豫间,踟蹰间,甚至还会有不甘的痛心和彷徨,无数个深夜轻问自己,结果却仍旧选择在这样的夜晚并肩而战。
不问前路,不问曾经,不问两人的政见和立场。
原因只有一个,不能死,无论你我,都不能死在此处。
楚乔一把抽出一只短刀,轻轻一笑:“不会拖累你的。”
诸葛玥展颜一笑,笑容滑进他的眼底,楚乔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的笑,不由得有些发愣。
“跟在我后面。”
他的表情很温和,可是这话说的却十分郑重,楚乔点了点头,说道:“你小心。”
唰唰几声厉响突然响起,诸葛玥眉头一皱,顿时站起身来。孩子趴在他的背上,见他就这么冒冒失失的站起来,生怕被矮帐篷撞到头,两手一伸,就捂住了脑袋。
可是只听呼啦一声响,剧烈的风陡然吹了进来,楚乔的长发顿时被吹散,漆黑的蝴蝶一般漫天狂舞。
孩子睁开眼睛,只见偌大的帐篷已经被人用钩子拆掉,三人站在空旷的旷野上,前面有三十多匹战马,将他们团团围住,马背上的人穿着褐色的短打武服,无一不是彪悍之辈。
“放下那个孩子,”为首的一名男子手握着一只标枪,冷冷的注视着楚乔三人,好像他们已经是人家的囊中之物一样,对诸葛玥沉声说道:“不要做无谓的抵抗。”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一道森冷的寒芒,只听瓢泼的大雨中一声锐响登时响起,那人身手也算敏捷,刹那间闪身,而他胯下的战马却没有这么好的素质。马儿受惊,猛然人立而起,锋利的匕首唰的一声就狠狠的插在马脖子上,战马立时嘶声狂鸣,鲜血霎时喷射而出,洒下漫天血雾!
男人一下就马背上被甩了下来,重重的摔在地上,然而还没等他爬起身来,受惊的马儿就一脚狠狠的踩在他的肚子上。
霎时间,惨烈的被呼声响彻天地!
然而他的部下还没来得及去将他救出来,战马哀鸣一声,就轰隆倒在男人的身上。
骨肉碎裂之声在大雨中清晰的响起,众人甚至能想象的出马下的男人是何等惨状。然而他们已经没时间去思考这些事了,因为就在刚才这短短的变故之中,对面的男人瞬时间好似崛起的豹子,凶悍的冲上前来。
一道剑芒猛然抽出剑鞘,蓦然间,好似发出一声龙吟一般的嘶吼!
一个闪电顿时劈裂长空,隆隆雷声紧随其后,赤红的鲜血洒遍大地。
刀气寒芒瞬时间由四方而至,诸葛玥涌起冲天豪气,不屑的冷哼一声,迈开马步,狂攻而去,气势凌厉,招式威猛。
楚乔原本连走路都困难,可是却知道眼前这是生死关头,退缩不得。原本以为是贤阳的商户,料想还有些大同行会的香火情,可是眼下刘熙反叛,杀害其他各家长老亲族,一旦她表露身份只怕更是招来更厉害的杀戮,遂孤注一掷,强打精神,一时间矫健的身姿冲杀在人群之中,鲜血呼啸喷射,女子一身湖绿色华裙,眼神凌厉,俏脸如霜,好似罗刹一般,手段狠辣,招招制敌死命!
一阵兵器的交鸣声,诸葛玥一剑逼退三名护卫,双方却各自染血,对方一死两伤,诸葛玥也是胸口被战刀划开,鲜血长流。
“叔叔!”孩子害怕的大叫:“你流血啦!”
楚乔闻言一刀逼退一名护卫,飞身而起,一个侧身飞踢,一脚正中一名护卫的胸口。那人踉跄一步,砰的一声坐在地上。
“你怎么样?”楚乔一把扶住诸葛玥,对方知道他的厉害,是以刚刚的攻击大多都招呼在他的身上,此刻只见诸葛玥胸口、手臂、小腿已有三处受伤。
诸葛玥呸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沫,摇了摇头,眼神阴郁,面色冰冷,本就鲜红的嘴唇越发的红的妖艳,他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了舔嘴唇上的血沫,沉声说道:“死不了。”
突然,兵器破风声在身后响起,诸葛玥运剑回身,一下狠劈在对方的战刀上。
此时大雨倾盆,天地间一片白亮,睁目如盲。楚乔同时旋身而上,娇小的身子从诸葛玥的腋下穿过,一刀正中对方的心口,刺入,横拉,而后用力一挑!
必死之招,瞬时间他们甚至能看得到对方跳动的心脏。
惊雷滚滚,众人没想到这两个人这样难缠,来的人不多,此刻一照面下就已经有十多人死伤,众人顿时大惊。大声呼喊之下,只听远处又有大批的人马逼近!
而外营的外侧,更是有大批的侍卫钢铁般的站在黑暗之中,阻挡住他们的逃亡之路。
“星儿,逃不出去了。”
楚乔微微挑眉,嘴角出奇的竟然还有一丝笑容,静静的笑问:“那怎么办?投降吗?”
“哈哈!”诸葛玥大笑出声,游走在四周随时等待冲上前来给他们致命一击的侍卫们一时间惊慌失措,似乎已经被吓破了胆。
“你说呢?”
而后,两个人一起转过头去,目光如电般齐齐的望着那座隐藏在浓浓黑暗中的巨大营帐!
那里是,位于正中的刘氏中心大营,里面住着的,就是一手策划了这场屠杀的刘氏新一代东家刘熙!
擒贼先擒王,他们的想法总是这样出乎意料的一致!
“小子,”诸葛玥不在乎的轻笑:“害怕吗?”
孩子趴在他的背上,初时的害怕已经消失了,他似乎又想起了昨天晚上那场血腥的动乱,父母在眼前死去,平日对自己亲切微笑的亲人们全都化作了一具一具冰冷的尸体,孟叔叔背着自己杀出重围,可是有那么多的利剑砍在他的身上,那些鲜血喷射而出,好似滚烫的热油,孩子紧咬着牙,眼睛发红,他伸出白嫩嫩的小手指,指着对面的那些人,声音里竟然带着一丝浓浓的恨意。
“叔叔,就是他们!”
孩子一字一顿的沉声说道:“就是他们杀了墨儿的爹娘,杀了墨儿的姐姐,就是他们!”
“贤阳刘氏?”诸葛玥冷哼一声,还入不了我的眼。
探手入怀,拿出一枚做工精致的小烟花,然后拉开钩锁,一道璀璨的光华瞬间冲上漆黑的夜空,炸开一朵金灿灿的烟火。
围攻的人顿时大惊,还以为他在召唤援兵。
诸葛玥却转头对楚乔说道:“就算我们今天死在这里,也必会有人为我们复仇。”
楚乔摇头一笑:“我们不会死在这里。”
诸葛玥一愣,随即大笑,朗声说道:“好,那我们就一起杀出去!”
“星儿!夺马!”
两人瞬间转守为攻,连连杀向圈外,探手夺马,利落的翻身而上。
两骑战马同时长嘶,诸葛玥宝剑正插在一人的脖颈间,只见旁边另一人瞅准机会竟向他背后的孩子攻来。诸葛玥冷哼一声,骂道:“卑鄙!”另一手挥起剑鞘,砰的一声就横劈在对方的脑袋之上。
头骨爆裂的声音骤然传来,诸葛玥厉喝一声,一脚踹开一名紧随其后的士兵,高声说道:“星儿跟上!”
随即一脚狠狠的踢在马股上,战马长嘶,好像一头嗜血的狂虎,瞬间杀出重围。
这些侍卫以血肉之躯搭建而起的包围圈,在他的利剑之下脆弱的好似一层白纸,诸葛玥策马前行,所到之处一片血雨腥风。长风肆虐的狂舞着,天地间一片玄黄,无处不是震天的嘶吼和喊杀!
“保护大营!”
一阵急促的叫喊声顿时响起,有人惊慌失措的向着中心大营奔去。
“保护少东家!”
“他的目标是少东,干掉他!把他的战马干掉!”
“弓箭手!弓箭手准备!”
到处都是喊杀,到处都是恐慌的大叫,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被大军伏击,然而他们却知道,他们的敌人,只有三个人,准确来说,是只有两个人而已。
鲜血狂涌,暴雨如注,楚乔跟在诸葛玥的身后,护着他身后的孩子,身姿矫健的挥舞着兵器。大半的攻势都被前面的男人阻挡,此时此刻,她还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伤。这个夜晚似乎别样的长,到了此时仍旧没有过去的意思。狂风在吹着,在嘶吼着,他们一点一点的接近了这座沉默的大帐,夜风呼啸,吹起大帐的帘子,她甚至都能看到帘子里白色皮毛的地毯,黑夜里还有好闻的金翅香,那般的奢靡,催人欲睡。
冥冥中,有上苍的奸笑声在雷声中传遍整个大地。
天地为熔炉,万物为薪碳,万千黎民煎熬游滚在沸油之中,骨肉分离,父子离散。贵族为天,百姓如土,奴隶为草芥,毫无公理正义可言。
浓浓的黑雾中,一个信念突然好似明灯一般在脑海中升腾而起,楚乔紧咬牙关,眼看距离那个大帐越来越近,她的心里突然升起一阵滚烫的灼热。
推翻一切,而后,会有人撑起一方蓝天,还世间一个升平。
“唰!”
一刀砍在一名护卫的手臂上,楚乔毫无畏惧的向前。
半生风雨飘零,她却始终,坚定如初!
“轰隆!”
一个惊雷顿时平地炸起,众人头皮发麻,猎猎的火把被点燃,松油的味道弥漫全场。
就在这时,伏在诸葛玥背上的孩子突然大叫一声,楚乔抬起头来,顿时如坠冰渊,通体寒冷,脸色瞬时惨白,眉头紧锁,一句话一个字也吐不出,握刀的手越来越紧,越来越紧。
冷静顿时全部崩溃,那一刻,恨,好似冲破堤坝的巨浪,排山倒海呼啸而来。
————分割线————
冬儿要开始虐了,大家要稳住啊,不过,估计没你们想的那么严重。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