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特工皇妃楚乔传 卞唐风雨 第124章:救星来了

所属目录:特工皇妃楚乔传    特工皇妃楚乔传作者:潇湘冬儿

漆黑的牢房臭烘烘的,到处都是令人作呕的气味。
楚乔和梁少卿刚一进来,就听到四面八方不断的有人吹着口哨叫道:“嗨!快看!那小子又回来了!”
牢头拿着皮鞭子挨个牢房猛抽,大声骂道:“都他妈老实点,皮痒啦!”
楚乔转过头去,就见梁少卿冲着她尴尬的笑道:“呵呵,都是、都是熟人,最近我来此徘徊了几日。”
每每到这个时候,楚乔总是要深深感叹造物主的神奇,她望着梁少卿,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连生气都觉得是一种体力的浪费。好吧,她承认,她杀人越货,罪孽太多,老天终于要开始惩罚她了。
被推到一间牢房之内,牢头吆喝了几声,落了锁,就骂骂咧咧的喝酒去了。楚乔环目一看,只见牢房内还有十多个人,虽然现在还是白天,但是整间大牢只在正厅那里有一个天窗,里面一团漆黑,即便楚乔目力不错,也只能影影栋栋的看了个大概。
里面的人见有人进来,充满敌意的眼光幽幽的看了过来,有几个人甚至故意向一旁挪了挪身子,将仅有的空地占据了。
梁少卿显然已经对这里十分熟悉,平日里大义凌然满口仁义道德的书生有些胆气不足,动作十分自然的缩到楚乔身边,小声的说道:“小乔,这里的人很凶的。”
然而,话音刚落,几声刺耳的惨叫声就陡然响起,只见一身楚乔几步上前,其中一人想要伸腿来绊她,楚乔就势一踢,就听咔嚓一声,那人的腿骨顿时脱臼,整个人立马缩成一团,嗷嗷惨叫了起来。
“让开!”
楚乔看也没看他,径直走过去,对着几个黑漆漆的犯人说道。
监狱就是这么个地方,欺软怕硬的厉害。眼见这小子衣衫华贵,出手不凡,还有谁敢招惹,片刻间,就空出来一面空荡荡的墙壁。楚乔屈膝坐下去,也不说话,梁少卿见了急忙跑过去,紧挨着楚乔就坐了下来,然后以一种傲视天下的气势指着周围的人们,用他这几天学来的语气很嚣张的说道:“都老实点啊!别想欺负人!”
哎!
楚乔几乎想要哭出来,她将头埋在手里,郁闷的想死。
“这家伙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啊?”
女子痛苦的哼哼,谁知梁少卿耳朵却好使,转过头来很礼貌的回答道:“五谷杂粮,颗粒皆百姓辛苦所得,我从小就不挑食,什么都吃,果腹而已,不必多加挑剔。”
眼睛发黑,脑袋发昏,楚乔强忍住自己抽他大嘴巴的冲动,彻底无语了。
“谁?谁在闹事?”
牢头听到惨叫声,立马好似火烧屁股一样的挥舞着棒子跑了过来,大声骂道:“谁闹事?不想活了?”
牢房里的犯人们立马很有默契的集体向楚乔看去,女子面容清冷,一双眼睛好似寒霜,斜斜的挑起,冷冷的看了那牢头一眼,却并不说话。
牢头身居京城,一生见惯达官显贵,早就练就一双火眼金睛。见这小公子年纪不大,一身华服,气质不凡,对谁都冷冷淡淡,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暗暗道,不会是哪个大族的公子吧?面子虽然重要,但是小命更重要,那牢头见楚乔的模样,顿时瘪了气,不软不硬的哼哼道:“你,那个,老实点。”
然后就灰溜溜的走了。
梁少卿顿时对楚乔佩服的五体投地,说道:“小乔,还是你更凶,连他都怕你。”
楚乔不爱搭理他,刚刚进来的时候已经大致查看了地形,这个地方想要逃出去也不算困难,毕竟只是关押了一些小偷小摸的低级牢房,问题是怎么能将梁少卿这个白痴一起带出去。
天色渐渐晚了,牢头来送了一次饭,楚乔看一眼差点吐出来,难为梁少卿却吃的蛮开心,看来他说自己不挑食倒真不是假的。这个书呆子总是有一种有异常人的适应能力,无论在何种环境之下,都能迅速的融入,然后找到让自己生存下去的顽强的生活斗志。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楚乔一直闭着眼睛坐在那里,她在等,还有两个犯人没有睡着,她不想伤人,就只有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撬开门锁逃出去。像这种粗制滥造的门锁,她能在一炷香的时间内撬开二百个。
梁少卿睡的很开心,睡相倒还满好看。这个书呆子似乎只有在睡着了的时候才能稍微有一点人样,尽管他是靠在楚乔的肩膀上睡的。
子夜时分,整座监牢一片安静,到处都充溢着男人难闻的汗臭味和震耳的呼噜声,楚乔小心的捅了捅梁少卿的胳膊,在他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张开之前,一把捂住,压低声音说道:“闭嘴,不许说话,跟上。”
梁少卿的眼神有着一瞬间的恍惚,他揉了揉眼睛,不解的望向楚乔,微微皱起眉头,似乎还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见他不吭声,楚乔小心的靠在门边,动作轻盈的好似一只猫一样,没有半点声响。匕首、细铜枝、钩锁,乃是楚乔贴身必带的三件东西,无论在任何环境下,她都会想办法尽快补给,不让自己处于劣势。而刚刚进牢门之时,那人见她一身华贵、淡定自若,竟然也没敢上前来搜身。
“咔嚓”一声轻响在黑夜里响起,门锁应声而开,楚乔正想回头拉梁少卿一起走,却听身后的男人顿时“啊”的叫了一声!
好在声音不大,并没有吵醒他人,只有一个同牢的犯人随着翻了个身。楚乔回过头去,对着书生怒目而视,梁少卿指着她,磕磕巴巴半晌,才低声控诉:“小乔,不可以!你这是犯法!”
楚乔险些背过气去,恶狠狠的压低声音喝道:“你走不走?”
梁少卿委屈的说道:“小乔,我们犯的就是小错,过两天就会被放出去的,可是一旦越狱,就是大罪。”
少女被气得牙痒痒,转头就想自己走,却见梁少卿顿时惊慌失措的扑上前来,踩得地上的草丛咯吱作响,一把抓住她,紧张的说道:“走,走,我走,别把我一个人扔下啊!”
然而,此时想走也走不了了。只听走廊里杂乱的脚步声顿时响起,光影迷蒙,似乎有大批人正在靠近。
梁少卿顿时吓的面色苍白,那些人来的好快,来不及做任何举动。楚乔一把扯着梁少卿回到原本的地方坐下,果然,下一刻,就有许多犯人听到声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大人……您请这边走。”
牢头的声音谄媚的响起,随后,大约二十多名一身暗红色官差服侍的大兵挎着刀走了进来,一直走到楚乔他们的牢房门前站定,人人一手跨刀一手持着明晃晃的火把,一名四十多岁的长须官员走进来,站在牢房门前,看样子颇有威严,沉声问道:“就是这里?”
牢头连忙点头哈腰的说道:“回大人的话,就是这。”
楚乔隐隐知道,这群人必定是冲着她来的,也许是李策来寻找她,也可能是卞唐朝堂上的亲夏派,当然还有可能是大夏买通的地方官,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她掳走。
她静静的坐在那里,仰着头,手指缓缓抹向靴间,那里有一把清寒的匕首,她浑身的肌肉都紧绷着,默算着逃跑的地形默算着若是硬拼起来自己能有几层胜算。
而就在这时,只见那名大人突然对着走廊的另一面弯腰笑道:“少爷,您要找的人,就在里面。”
随后,只听衣袖摩擦的沙沙声缓缓响起,脚步声不急不缓,一道黑黑的影子在火把的映照下首先露出头来,随后,是一只天青皓白的锦绣长靴,深紫色的长袍,上面绣着暗金色的祥云图纹,白玉腰带,硕长身材,男人剑眉斜挑,面如白玉,嘴唇殷红,眼神却好似深渊的清雪,淡淡的看着看着楚乔,那表情,那眼神,楚乔似乎能听到他没说出口的潜台词:你个笨蛋!
卞唐官员对着诸葛玥谄媚的说道:“诸葛少爷,下属疏忽,怠慢了。”
诸葛玥有礼的点头道:“也是他们没标明身份,一场误会而已,大人不必介怀。”
官员松了一口气,回过头对着牢头沉声说道:“还不快放人出来!”
那名老头立马屁颠的进来,可是刚要开锁,那门锁就应声而落,而他却连钥匙都没来得及拿出来。
牢头和官员的面色,顿时变得要多么难看就有多么难看,官员低声的怒骂:“没用的家伙!”
牢头却是似乎吃了黄连一般,苦着一张脸。
诸葛玥自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眼神淡淡的在楚乔的脸上转了一圈,嘴角轻扯,淡淡的冷哼。
楚乔低着头,恨不得将脑袋埋进腔子里,这个脸,实在是丢大了。
梁少卿迷迷糊糊的在牢头一连十多个请罪该死声中走出牢房,就听诸葛玥对那官员说道:“我给大人介绍一下,这是我大夏上虞县梁柊棠梁大人的少公子梁少卿,梁大人是我的故交,少卿也是我的朋友,他这次游学来到卞唐,没想到惹出这样的误会。”
“原来的梁大人的公子,请恕本官怠慢之罪。”
梁少卿顿时恍然大悟,指着诸葛玥说道:“哦!原来你是家父的朋友,可是我怎么没见过你?”
诸葛玥和那位大人顿时面色一白,楚乔却忍不住无奈的想要撞墙自杀,难道他就听不出人家的意思吗?
诸葛玥也没想到竟然会遇上这么一位善于打迷踪拳的主儿,而且出拳完全不照章法,他轻咳一声,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和梁大人多年未见,当年去府上的时候,梁公子还年幼,不记得我,也在情理之中。”
可怜梁少卿,年纪看起来并不比诸葛玥小多少,甚至还可能比他大上一两岁,可是言谈间就已经成了晚辈。诸葛玥指着一个年纪和自己相仿的人却口口声声你当年年纪幼小,还脸不红气不喘,定力真是非比寻常。
眼见梁少卿又有发言的趋势,生怕他再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惊人之话,那名善于察言观色的大人连忙说道:“既然如此,就请诸位移步,在此地叙旧,未免太煞风景了。”
诸葛玥笑道:“正是。”然后回头对梁少卿说道:“梁公子,请吧。”
梁少卿有礼的拱手一笑,整理了一下破破烂烂的衣冠,一甩满是稻草的袖子,当先大步走去。
眼见楚乔仍旧站在原地,诸葛玥缓缓的看过来,眼神带着他一贯的讥讽嘲弄,沉声说道:“还不走,还嫌不够丢人吗?”
说罢,转身而去。
是够丢人的了。
楚乔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跟在后面。
牢头惊恐的擦了把汗,没想到那小子有这么大的来头,还好没怎么动他,只是奇了怪了,怎么他前几次进来的时候没人来救他呢?
灯火昏暗,犯人们趴在牢门前向外望去,眼睛里都还带着渴睡的困意,见没什么热闹看,就纷纷回去闷头大睡了。
出了牢门的时候已经将近黎明,天边隐隐透着一丝鱼肚白,轿子在一条长巷停了下来,诸葛玥站在长巷当中,清晨的薄雾洒在他的肩上,雾气蒙蒙间,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多了几分清俊。
男人的眼神淡漠,也不知在看什么,楚乔站在他的面前,微微有些尴尬,想了许久,终于轻声说道:“多谢你…..”
话还没说完,诸葛玥突然冷冷一笑,将头别向一边,好似不愿再听。
楚乔深吸一口气,说道:“我知道,每次见你都说这句话很没意思,但是真的很感谢你,你又帮了我一次。”
诸葛玥略略低头,眼睛微微眯起,声音清冷的说道:“不是要去燕北吗?为什么还在这里盘旋?”
楚乔低着头,静静不语。
男人眼神闪过一丝烦躁,沉声说道:“我马上派人送你走。”
“不用!”楚乔急忙说道。
诸葛玥的眉头缓缓皱起,他深深的看着楚乔,那眼神好似锐利的刀子,狠狠的射在她的身上,只欲破开血肉。
楚乔的声音很小,带着几丝难言:“我还有事没做……”
“什么事?”
“对不起……我不能说。”
是的,怎么能说,难道告诉他燕洵已经来了卞唐,就是那个名叫刘熙的?
诸葛玥的眼神渐渐冰冷了下去,楚乔连忙解释道:“对不起,事关重大,你我立场不同,我真的不能……”
“够了!”
诸葛玥眉头紧锁,不想再听的转过身去,背对着他们沉声说道:“反正你总是有很多理由,我也从来不是你什么人,本就无需过问你的事情,你们走吧。”
这时,跟在后面的梁少卿突然走上前来,这位心宽到都能在轿子里睡着的男人睡眼朦胧的走出来,正好见诸葛玥对楚乔冷言冷语,顿时就生了同仇敌忾的大丈夫心理,大义凌然的站在楚乔面前,凌然说道:“这位公子!虽然你帮了我们,但是没有你我们也不是出不来,顶多在里面多呆几天。你和家父有旧,既然是故交,怎可对我朋友这般无礼?”
诸葛玥皱着眉头,斜斜的看了他一眼,语气带着疑问对楚乔说道:“他是你朋友?”
就算是傻子也能听得出来诸葛玥声音里的嘲弄,楚乔硬着头皮点了点头,说道:“没……没认识很久……”
天地良心,楚乔绝不是为了隐藏什么,而是单纯的觉得这男人实在是太丢脸了。
“小乔!你说什么?我们一路同甘苦共患难一起睡觉一起吃苦,你都忘了?什么叫没认识多久?”
梁书生明显不乐意了,对于楚乔忘却友谊的做法很是不满。
同甘苦共患难?楚乔瞪着他,是我一路被你拖累跟着你倒霉吧?
然后话还没说出来,那边却传来一个阴冷的声音,一身深紫华服的男人眼神顿时阴郁了起来:“一起睡觉?”
“这位公子!你这是什么眼神?虽然你帮了我,但是你不可以用眼神侮辱小乔!”梁少卿大声说道:“我已经决定了,马上就起程回上虞,等我禀报父母之后,就会娶小乔过门。”
梁书呆的态度很坚决,那眼神似乎在说:看吧,我可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
“过门?”诸葛玥的眼神已经不能用杀气来形容了,他冷冷的看着楚乔,语调冰冷的说道:“你留在唐京不走,就是为了他?”
楚乔连忙摇头:“不是不是……”
“小乔,不要否认了。”梁少卿拍着楚乔的肩膀说道:“你放心吧,我会娶你的。”
楚乔的头彻底大了,悲愤二字此刻真的完全不足以形容她现在的心情,她看着梁少卿,再也忍耐不住满腔的怒火,突然挥起拳头,对着他的脑袋就狠砸下去:
“谁要嫁给你啊!你脑袋有病吧!我怎么一碰见你就这么倒霉!你这个笨蛋!我上辈子欠你的吗?”
刺耳的尖叫顿时响彻整条长巷,楚乔被压制了一天一夜的悲愤郁结终于轰然喷发,海啸一般的喷涌而出!
诸葛玥连忙退后,以免殃及池鱼,就见梁少卿一边挨打一边叫道:“非礼勿言,非礼勿视,非礼勿动手!”
“君子坦荡,有话好说!啊!小乔,冷静点,你不嫁我嫁给谁,我家很有钱的,啊!小乔,手下留情啊!”
诸葛玥双臂抱胸,斜着眼睛靠在墙上,颇有兴致的看着梁少卿挨揍。
好在楚乔还保存了一丝理智,没真的下了狠手,但是等月七等人把梁少卿从楚乔手里解救出来的时候,小强一般顽强的男人也只剩下半条命了,他还在喃喃自语道:“小乔,你害羞,有点过了头……”
楚乔气喘吁吁的站在那里,脸颊绯红,眼神里也带着动人的活力。
诸葛玥看着她,清晨的浓雾中,女子一身男装,却鬓发散乱,反而多了几分少女的娇憨。
一时间,狭窄的深巷中一片寂静,眼神脉脉,好似初春的桑叶,被春蝉啃食,又是花开时节。
“什么时候走?”
楚乔一愣,随即回道:“就快了吧。”
“走的时候来见我一面。”
楚乔顿时愕然,抬起头来,却见诸葛玥登时转过头去,说道:“墨儿想见你。”
“哦,”楚乔点了点头:“我尽量,只是,不一定有机会,你也知道,我现在……”
“好了,不用说了。”诸葛玥登时打断她,随后说道:“下次若是再有这样的官差找事,你可以报我的名字。”
楚乔摇了摇头,见诸葛玥面色一变,又有发怒的前兆,连忙说道:“我怕我会连累你。”
简单的几个字,却让刚刚的不满顿时烟消云散。
诸葛玥转过身,看不到表情,只是声音却是少见的平和:“那些人,我还不放在眼里。”
再呆下去似乎毫无意义,楚乔轻声说道:“那、我走了。”
诸葛玥沉默着,楚乔正要再说,就听一个淡淡的声音在前面响起:“走吧。”
楚乔到后面叫了一声这么一会又生龙活虎的梁少卿,两个人从诸葛玥的身前经过。
楚乔低声说道:“卞唐这里,似乎要有大事,他们内部不稳,你行事多加小心。”
诸葛玥表情没有变化,清俊的脸孔在阳光下有着一种妖艳的美,他没有说话。
楚乔碰了个软钉子,退后一步,就向前走去。
梁少卿立马跟在后面,却听诸葛玥突然对他说:“你,给我小心点。”
“啊?”梁少卿一愣,随即还以为诸葛玥是在嘱咐他行事多加小心,连忙点头和善的笑道:“你也是,出门在外,小心小偷,卞唐律法宽松,唐京这地方小偷极多,我都遇到好几次了。”
满头黑线,不忍心去看诸葛玥的表情,楚乔一把拉住梁少卿,狠狠的踩了一下男人的脚,怒道:“就不能少说几句吗?”
“啊!小乔,好疼啊!”
“走!”
梁少卿被楚乔拉的险些摔倒,走的老远了,还不断的回头冲着诸葛玥热情的招手叫道:“有时间到上虞来找我,后会有期啊!小心扒手啊!”
清晨的阳光终于刺破了浓浓的雾气,阳光泄地,一片闪闪金芒!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