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特工皇妃楚乔传 燕北战歌 第131章:脉脉情深

所属目录:特工皇妃楚乔传    特工皇妃楚乔传作者:潇湘冬儿

在安定了军心之后,燕洵立时展开了雷厉风行的改革,他先是确认军队名册,将黑鹰军抽调出三分之一,分散在各路军中。这些人马在军队中大多从事文职,对军部的主体战斗权力几乎毫不干涉,各路担心燕洵夺权的军团长们见此情景大为放心,他们也乐见其成的为这些人取了一个个贵气十足的名字:御用掌史官(军队大胜后撰写鼓舞士气讲演词的文书官),粮草书记官(登记每天的粮草出入的记录官),兵器监检官(管理兵器损耗),营地书信官(为战士撰写家书,并监管来往书信的发放),战地炊事统掌使(权力只限于掌管后勤炊事的锅碗瓢盆,但却是和士兵关系最紧密的长官级人物)等等等等。
可怜那些行伍出身燕北将军们,他们根本不了解这些看似不起眼的职位对一个军队来说有着怎样的战略意义。在楚乔这个受到过现代化军队铁血培训的指挥官和燕洵这个浸淫权力漩涡十多年的老江湖面前,他们的智慧浅薄的好像鸡蛋表面的那层膜。就在军队改革的当天晚上,各路军团的长官们聚集成一个个小团体,互相拍手庆祝对抗上层势力的又一次胜利,庆祝再一次战胜了燕洵那个从皇都回来坐享其成的小白脸,庆祝燕北本土势力再一次保住了高度的权利自治,他们喝了个烂醉,对于燕洵回到燕北后会趁机夺权的顾虑一扫而空,人人满面红光,深觉前程似锦未来一片希望。而与此同时,那个被他们反复提到的小白脸的书案上,却已经摆上了一摞厚厚的各路大军内部资料。
资料的内容上至各个军队的实际人数、组成结构、军队作战力、粮草分配情况、兵器完善程度,下至各个小队长们对长官的忠诚度,夜里每个暗哨的实际分布,军队里哪个队长作战勇猛哪个桀骜不驯哪个就会拖后腿哪个有不稳定的动摇倾向,乃至军团长们在哪里包养了一个妓女,在哪里有一个私生子,经常出入哪个钱庄,在哪间地下赌场有过不良记录,哪个爱喝酒,哪个爱敛财,哪个脾气不好,哪个总爱揍人,哪个愚鲁无大志,哪个不得人心。情报五花八门包罗万象,在楚乔带领参谋处的参谋们奋战一夜系统分析整合之后,燕洵已经用这种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彻底掌握了整个燕北武装势力的第一手资料,而且其内在的完整和细致程度,绝对会让当事人叹为观止。
他们并不知道,只在一夜之间,一只无形的手已经笼罩在他们的头顶,而这只手的威力是何等巨大,在未来的岁月里,所有人都会深有体会。
这,就是在后来的第二次北伐战争第三次北伐战争乃至在后期长达三年的西蒙保卫战中屡立奇功,建立旷世瞩目无上功勋的燕子营的前身,正是他们,一次又一次的维护了燕北的政权和尊严,在危机关头屡次挽救了燕北乃至整个大陆的命运,成为了西蒙大地上最富传奇色彩的一只进可攻、退可守、冲锋号响一往无前战马狂奔无人能挡、潜伏起来立即化整为零悄无声息统筹一切情报的铁血军队。他们的作战能力,除了后世的秀丽军和青海王贴身秘密军团第七师,当世再无人能挡。
当然此时此刻,还无人能见识到这只军团的实力,清晨军号奏响之后,战士们遥望北朔,分手而行,踏上了各自布满刀枪和血沫的赫赫征途。
楚乔站在北朔门前,正前方,就是第一光复军的三千前锋军和黑鹰军余下的两万战士,燕洵一身铠甲,墨色大裘,刀剑齐备,冰冷的风从他的鬓角吹过,轻拂男人消瘦但却坚韧的轮廓。她突然觉得身上有些冷,轻轻的抿了抿嘴角,想说什么,却觉得嗓子发紧,似乎该说的都已经说过了,剩下的,只是浓浓的担忧和不舍。
“让我跟着你去吧。”还是说出了这句话,虽然明知是奢望,却还是眼巴巴的抓住对方的袖子不放,再一次可怜巴巴的请求着。
“阿楚,乖。”燕洵握住楚乔的手,放在嘴边哈了一口气,然后宠溺的搓了搓,柔声劝道:“美林关远在千里之外,天气奇冷,如今气候反常,你身体又不好,怎能长途跋涉的劳顿?再有这里也需要一个我信得过的人统筹大局,随时将战报消息发给我。大夏一时半会还打不过来,北朔距成为主战场还有一段时间,我稍后会派人护送你去后方的蓝城,羽姑娘的人马在那里,你会得到她的帮助和照顾,这样我才能安心。”
这番话昨晚已经不知道对答多少次了,楚乔也知道说出来无望,但却仍旧心里不高兴,她闷闷的低下头,垂着脑袋一声不吭。
“殿下,该启程了。”阿精走上来小声的说道。
“等一会。”燕洵抬起头来,黑着脸以极不友好的态度说道:“没看到我和楚大人在商讨重要军事呢吗?”
阿精碰了个大钉子,连忙小心翼翼的点头哈腰,再也不敢打扰燕王殿下和参谋处的楚大人商讨“重要军事”。
“阿楚,不要耍小孩子脾气,多说十天,我一定回来。”
燕洵弯着腰,把脑袋伸到楚乔垂着的脸孔下面,轻轻的捏了捏她的脸蛋,笑容温和的像是偷了蜜的老鼠:“我知道阿楚本事大,跟在我身边赛过十个加强团,比一百个军事参谋还有用,只要往美林关门口一站,里面那些人立马就会望风而逃举手投降,所有抵抗都会流水般化为乌有,大夏贼寇们定会哭哭啼啼的出城缴械求饶,拜倒在你的神威之下。可是怎么办,这里也需要你啊,你不在这边,我寝食难安心神恍惚,就请阿楚大人可怜可怜小的这点微薄的愿望,帮我随手管一管北朔这个烂摊子吧。”
扑哧一声,闹脾气的某人终于化嗔为喜,不轻不重的一拳打在燕洵的肩膀上,撅着嘴说道:“油嘴滑舌。”
燕洵夸张的做了一个松口气的姿势,用手在额头抹了一把然后甩了甩,好像能甩出大把汗水一样,乍舌道:“总算雨过天晴了,简直比打了一场北伐之战还要费劲。”
楚乔眼睛一瞪:“你还说!”
“不说了不说了,”燕洵连忙赔不是道:“是我胡言乱语多嘴饶舌,楚大人就不要跟我斤斤计较一般见识了。”
楚乔哼了一声,一副就饶了你的样子,看的燕洵哈哈大笑。远处的士兵们探头探脑,不知道为什么燕王殿下和楚大人讨论军情能讨论的这样神采飞扬,一会点头作揖一会眉飞色舞,难道是楚大人决定去刺杀真煌城里的夏皇了?
“你要小心点啊,战场上刀剑无眼,不要轻易以身犯险啊。”
再凌厉强势的女人,面对有些情况的时候也会大晕其头,就比如现在,在知道自己随行无望之后,某人又开始喋喋不休了。
“恩,我知道了。”燕洵老实的点头,态度十分良好。
“第一军虽说是乌先生主事,但是军团内部派系复杂,大同行会渗透极为严重,你要小心后方着火,内部不稳。”
“放心吧,我记下了。”
“美林关地势太北,天气又冷,你也有病在身,注意保暖,多穿衣服,夜里多盖被子,随行医官开的药记得定时吃。”
“好的,我一定注意。”
“睡觉的时候床头要记得放盆水,你总是咳嗽,火盆烟气太大,对你身体不利。”
“恩,我记着了。”
“和犬戎人接洽的事情交给别人去做,千万不要亲力亲为,我们对犬戎人的态度不了解,要严防有变。”
“放心吧。”
“每天都要记着给我写信,我若是三天接不到你的消息我就立刻去美林关找你。”
某人无力的呻*吟:“我就算是死了也记得先写信通知你。”
谁知碎碎念的那人顿时急了:“说什么死啊?你再说我立马就收拾行李跟着!”
燕洵急忙表态:“我胡说八道,我罪大恶极,阿楚,再说下去天都要黑了。”
“天黑了有什么打紧?天黑了就明天再走。”
燕洵的眼泪几乎要流下来了,他只能选择无奈的哼哼,不敢发表任何反动言论。
“大衣带了几件?”
“五件。”
“靴子呢?到处都是雪,一烤火就化了,记着不要穿湿的靴子。”
“恩,知道了。”
“带暖手抄了吗?带了几个,够用吗?”
“阿楚,”燕洵满头黑线:“是你给我收拾的行李。”
“哦?是吗,我忘了。”楚乔的态度十分坦然“我看看,护膝带了吗?哦,带了。袜子够穿吗?哦,带了八十双。风帽够不够厚啊,还行,是熊皮做的,我还在外面缝了一条狐皮。”
楚乔卸下马车上的行李,蹲在地上来回翻看,过了好一阵,她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一下跳起身来大叫道:“碳够用吗?我就给你装了一车。”
燕洵无力的回答:“够用,阿楚,够用,别紧张,一路都是我们的驻军,就算不够也可以在军队里补给。”
“那怎么行?”楚乔皱眉道:“我们用的是白兰碳,产烟最少的,军队里的都是些土碳,一烧起来烟气腾腾,伤气管。”
不等燕洵拦阻,楚乔已经吩咐身后跟着的侍卫:“你,对,就是你,过来。马上去军需处装两车碳来,记着要白兰碳,快点,这是关系到我军生死存亡的大事,殿下信任你才把任务交给你,你要以最快的速度圆满完成,知道吗?燕北的天空会记住你的忠勇的。”
小战士激动的脸都红了,憋了半天猛的敬了一个军礼,大声叫道:“一切为了燕北!”
说罢,就飞奔而去,虽然他并不知道装两车碳和我军的生死存亡有什么关系,但是楚大人是军事天才,她下达的任务那一定是有其内在的深刻含义。士兵坚信,在未来的战斗中,这两车白兰碳会对我军的胜败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所以,他壮怀激烈的以饱满的革命热情狂奔而去,激动的连马都忘了骑了。
朝阳如火,黄金万里,浩瀚的雪原上两个人在依依惜别。
“燕洵,你要小心啊,此行危机四伏,要警惕身边的每一个人。”
燕洵点头:“我知道的,你也是,我不在这里,也许有人会趁机欺负你,你记住他们的名字,别跟人家硬碰,等我回来再一个个的收拾他们。”
“恩,行,咱们到时候抄他们的家,霸占他们的财产。”
“好,还要把他们绑起来,随便你揍。”
“行,就这么决定了。”楚乔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给你配置的那四千弓弩手,你要当成近身禁卫,轻易不要投入战场,他们的武器经过我的改良战斗力非同一般,我们要留着当做秘密武器。”
“好的,我记下了。”
“不要吃冷饭,对身体不好的,你注意休息,别太累。”
“恩,放心吧。”
“少骑马,多呆在马车里,风太大,衣服厚是没用的。”
“恩。”
“别喝凉水,我给你带了蜂蜜,多喝点,你最近瘦了好多。”
“恩……”
“军队里要是有人招军妓你就砍了他,那些女人没准都是有病的,看也不行多看一眼,知道吗?”
“知……知道……”
“路上若是有地方官敢给你送美女,你就把他们的名字都记下来,回来的时候告诉我,那些女的估计全是派来监视你的奸细,一个也不能留,我这都是为你好。”
“……”
“攻破美林关之后,对于叛军家属不要赶尽杀绝,可以发配他们去矿上做劳役。女的就不要留在军里了,直接赶出边境算了,一群女人留在军中,典型是祸乱军心,没一个好东西。”
楚乔侃侃而谈,眉目间全是对那群祸乱军心的女人的鄙视,她却忘了,她自己似乎就是留在军中的女人,并且还担任了高等职位,似乎更是掌握着赫赫大权……
“燕洵,”楚乔目光幽幽,表情十分诚恳,语重心长的说道:“一个军队和政党的纯洁性,要依靠其最高统领来引导,你是燕北的王,你的生活素质和道德水平会直接影响燕北政权的走向,也会直接影响未来燕北的命运,甚至会对整个西蒙大陆产生不可估量的左右效果。真煌城里那些花花公子不切实际肆意妄为生活糜烂的为人状态,颠三倒四不负责任的男女关系,千万不能沾染,虽然你现在身处高位大权在握,但是居安思危,你要切忌啊!这是我作为和你从小一起长大一起战斗一起生活的朋友对你最诚恳的劝告。”
燕洵大囧,彻底无语了。
谁知楚乔对他的态度极为不满,眉毛一竖,怒道:“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话?”
燕洵几乎要哭了,他的表情极为痛苦:“阿楚,我听着呢。”
楚乔怒气稍减,横了他一眼,不无风情的说道:“今晚到了落安城之后飞鹰传书给我,别让我担心。”
燕洵的心在滴血,这都什么时候了,就算战马突然间又多出四条腿恐怕今晚也赶不到落安了。
眼看取碳的小兵都兴高采烈的回来了,楚乔不得不结束了她漫长的发言,她的心里有些难受,眼睛也有点酸,拉着燕洵的袖子不愿意松开。这简直太不像她平时的表现了,她知道燕洵心里没准在笑话她,阿精他们可能都笑抽了,可是她就是不想松手,上一次一分开就是那么久,他们两人这么多年还从来没分开过那么长时间,对于这一次分离,她心里有着本能的抗拒。她别别扭扭的没话找话,低着头,也知道不好意思,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嘟嘟囔囔的,燕洵甚至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要不?”燕洵试探着问了一句,声音特别小:“你送我一段?不过送到落日山那边你必须回来!”
“嗖”的一声,身边一个白色的影子一闪而过,燕洵还以为自己见了鬼。刹那间,楚乔已经不在原地了,燕北的王有些发愣,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见楚乔早已跑到远远的队伍那边,挺拔的骑在马背上,还一边招手一边冲着他大声喊道:“过来啊!还不走,都什么时辰了?磨磨蹭蹭的!”
其他士兵们也斜着眼睛看着燕洵,那一个个的表情好像在说:殿下八成是没上过战场,心里打怵,不舍得走呢!
霎时间,燕洵欲哭无泪。
“姑娘!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吗?”
大队终于开拔,黑鹰军的战士们和楚乔相熟,笑呵呵的问道。
“不,我只送你们到落日山那边。”
“姑娘要是跟着就好了,姑娘打仗可厉害了!”一个从真煌起就一直追随燕洵的老兵憨憨的说。
“就是,我那天看到了,姑娘一个人能打一百多个汉子,那些人,个个都像小山那么高,眼睛铜陵那么大,那拳头,一拳下来一个脑瓜子就碎了,我老刘根本一个都招架不住。姑娘倒好,三下五除二,全都放倒了,连滴血都没沾身。”
“啊?那么厉害啊!”不明真相的小兵们瞪大了眼睛。
“那是,你们没见着,那场面,嘿,不是吹的。”
楚乔不好意思的谦虚:“呵呵,没那么厉害,一般吧,也就一般。”
“姑娘要是跟着我们去就好了。”
战士们再一次集体叹息,楚乔立马趾高气昂的回过头去,眼巴巴的瞅着燕洵,那表情似乎在说:“听到没有?听到没有?这可是群众的呼声啊!”
“好好走路!别那么多废话!”
燕洵黑着脸训斥,对楚乔的眼神视若不见,也假装刚才的那些话全部是在夸奖今天的伙食和天气。
不到一个时辰,大军就到了位于西面的落日山,大队先行,燕洵和护卫团稍稍停步。看着楚乔微红着眼睛低头扭手指头的样子,燕洵不得不叹了口气跳下马背,走上前来轻轻的将楚乔抱在怀里,柔声说道:“我答应你,我保证注意身体,多加小心,战况一旦不利立马回头,绝不逞匹夫之勇,十天之后完好无损的回来见你,一条做不到回来随便你打骂。别这样,你这个样子让我怎能放心而去?阿楚向来是最坚强的,你要支持我扶持我,是我最亲密的战友也是最值得信任的爱人,对不对?”
“恩,”女孩子的头抵在燕洵的胸膛上,声音有些闷,特委屈的说:“你说话算数。”
“绝对算数!”燕洵信誓旦旦的承诺:“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谁做不到谁不是两条腿走路的。”
“那行,你走吧。”
“不行,还有一件事。”燕洵突然正色道:“这件事很重要,你要认真记着。”
“恩?”楚乔顿时抬起头来,眨巴着水雾蒙蒙的大眼睛:“什么事啊?”
“作为从小和你一起长大一起战斗一起生活的朋友,我对你有一个最诚恳的劝告,你必须要时刻记住。”
楚乔皱起眉来,聪明的她似乎已经闻到一丝阴谋的味道,她疑惑的说道:“你到底要说什么?”
“你做人给我坦白点!”
燕洵厉喝一声,突然俯下头一下吻在楚乔的嘴上,霸道的气息顿时侵入,男人手按着少女的后脑,唇齿相交,舌头顺势而入,霸道且强势,瞬间就突破了少女脆弱的防线,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气息登时紊乱,胸脯剧烈的起伏着,茫茫雪原上一片银白,当着五百护卫团的面,燕北之王舌吻参谋处楚大人,众目睽睽下毫无腼腆的自觉。
直到楚乔就要背过气的时候,燕洵才稍稍放开了她,看着她面红耳赤的左右观望,活像一个偷东西被现场抓住的贼一样,燕洵顿时哈哈大笑,朗声说道:“怕什么?整个燕北都是我的。”
楚乔顿时暴走,面红耳赤的大喊道:“啊!你这混蛋!我的清誉全被你毁啦!”
燕洵揽着楚乔的腰,眼梢微微一挑,勾人的笑:“我说阿楚,你难道不知道吗?从你跟着我进圣金宫那时候开始,清誉这个词就已经跟你挥手告别了。”
“混蛋!”楚乔词锋不及,见左右的人都笑呵呵的看着她,她更是气愤,指着阿精等人叫道:“不许笑!不许说出去!揍你啊!还有你,你,那个是谁,你笑的牙花子都露出来啦!你叫什么?那个部队的?还笑?就说你呢!”
“阿楚!不要顾左右而言他!”燕洵正色,一把拉过她来:“你做人要坦白点,明明是担心我出去沾花惹草,干嘛搞出那么多长篇大论来,还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我看你才是欠揍。”
“喂喂!”楚乔大囧,脸红红的跳脚:“姓燕的,我是不是太久没修理你了?还要揍我?你打得过我吗?”
燕洵一晒:“我那是让着你,还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
“好啊,过河就拆桥,不服的话咱们比试比试!”
燕洵顿时大笑:“阿楚,你是不是舍不得我走啊,故意磨磨蹭蹭耽误我时间。”
楚乔眼睛一瞪,怒气冲冲的大喊道:“谁舍不得你?快滚!我多看你一眼都觉得烦!”
“那我可真走了?”
“滚滚,没人愿意看你。”
“别后悔啊!”
“鬼才后悔呢。”
“我走了之后自己别偷着哭啊!”
“你走不走,那么多废话!”
“哈哈!”燕洵翻身上马,朗声笑道:“阿楚,我走啦,十天之后闵兰平原,等着我凯旋而归!”
“驾!”
上百骑战马顿时绝尘而去,雪白的雪沫在马蹄后连成一条直线,天空上战鹰齐飞,远处风声滚滚,烈阳如金,映照着战士们离去的背影,好似一副滂沱巨画,转瞬间,就只剩下一片淡淡的影子。
楚乔站在原地,目送着燕洵离去的背影,一颗心柔情万千。她默默的双手合十,缓缓的闭上双眼,声音平和,带着深沉的眷恋和诚恳:“万能的神邸,请保佑我的爱人,保佑他一帆风顺,平安凯旋。”
十月十八日,燕洵做出了一个军事上堪称找死但却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惊人之举,他带领着第一军团的先头部队前往揽雀省和第一军团的乌道崖会和,带着二十万大军,一举攻向位于燕北最北端的美林关。
即使在很多年之后,人们提起秀丽时代的著名战役,燕洵当日的分兵之战也是首屈一指的当世名战。面对着东方大夏百万大军的重兵压境,他作为战斗的主要指挥官,竟然带着最精锐的兵力迂回袭击位于北方的大夏残余守军,这在兵法上,是不可想象的冒险。但是,也正是他今日的举动,挽救了第一次北伐之战的整个战略局势,扭转了燕北面临两线作战的窘迫局面,铲除了燕北后方的不稳定因素,甚至间接的挽救了整个燕北高原的命运。
可以想象,当燕北大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出现在美林关面前的时候,以为大夏援兵已到,美林关危机解除,高枕无忧松散无防的夏军会是怎样的一幅表情,那绝对是一个很精彩的画面。
面对史书,人们不得不承认,燕洵之所以能在皇都八年卧薪尝胆最后一举击溃真煌防线,挥兵燕北,乃至后来创下举世基业,都不是侥幸和偶然。无论是在政治上,还是在军事上,他都是一个具有高明创造力的天才,他拥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并敢于将这股想象力化为实践,并且,他还具有坚不可摧的意志和耐力,几乎一个成功王者身上应该有的一切优点他都具备。而且,最主要的是,他对当今的掌权者具有无以伦比的厌恶和仇恨,他现在欠缺的,也许只是一点点吞并天下的野心,相信,在未来的岁月里,这一点,也会逐渐得到弥补。
可以预见,一个伟大的人物已经诞生,他那被无数人仰望终生,被后代讴歌膜拜的光辉战绩,从这一刻起,传奇般的缓缓开始了……

下一章:
上一章:

2 条评论 发表在“燕北战歌 第131章:脉脉情深”上

  1. 匿名说道:

    楚乔最后和谁在一起了

  2. 沧海说道:

    诸葛玥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