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特工皇妃楚乔传 燕北战歌 第132章:鸿雁传书

所属目录:特工皇妃楚乔传    特工皇妃楚乔传作者:潇湘冬儿

燕北天寒地冻,大雪纷飞,怀宋却是风雨交加,阴日如晦。
殿中没有掌灯,唯有烛影深深,空旷的陌姬殿上飘满了苏青色的青纱,长长的甬道皆用白华梨木铺就,看似古朴,实则却是寸木寸金,每一步踏在上面都有独特的回声,绕梁古朴,好似穿透了上古的时光,在天涯的尽头吟唱着古老的祭调。
各宫早早的挂起了纯白的宫灯,今日的先皇纳兰烈大去的忌日,宫人们都换上了素白的祭服,连宫门前盛开的红菊都被缠上了白绢,筱雨戚戚,一片惨淡。
环佩声动,鸾披环髻的宫装女子缓步走在大殿上,修眉薄唇,明眸若星,风神皎皎,卓尔不群,虽不是绝色艳丽,却是淡静若兰,素颜如雪。
大殿的尽头,是一方席地小几,小几旁,有几个宫廷小厮,正围着小几大声的吆喝着,人人青筋满面,额头涨红,一个深袍蟠龙的少年也跟着众人挤在一处,手舞足蹈,明明十**岁的年纪,看起来却好似六七岁的顽童一般。
左侧的嬷嬷眉头一皱,上前说道:“长公主驾到,还不行礼?”
正在玩耍的众人一听,连忙回首,见了站在中央的女子,人人惊慌上前,跪伏于地,大声叫道:“参见长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都起来吧。”
素衣女子静静点头,声音清淡,带着薄如晨雾般的袅袅仙气,她看着人群中那个明黄深袍的少年,轻轻招手道:“煜儿,过来。”
少年搔了搔头,颇有些不情愿的走过来,女子身旁的下人们急忙行礼,参拜道:“给皇上请安。”
年少的皇帝看也没看他们一眼,胡乱的摆了摆手,抬起头来,嘴角却有口水流出来,像个害怕先生的孩子一样,对着当中的女子说道:“皇姐,我没惹祸。”
殿内明烛光影,女子掏出绣着芝兰的手绢,轻轻为少年皇帝拭去口水,说道:“皇姐知道。”
皇帝低着头,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可是别人却听不清,女子叹了口气,问道:“今天是父皇忌日,煜儿为什么不愿意去庙陵进香呢?还叫人打了路公公?”
皇帝的声音很小,低着头说道:“我……我不想去……”
女子垂着头,很有耐心的问:“为什么呢?可不可以告诉皇姐?”
“因为、因为,”皇帝抬起头来,一张白净俊秀的脸孔被憋得通红,争辩道:“因为长陵王他们总是笑话我…..我不喜欢跟他们玩。”
外面雨声清脆,有风穿过回廊带着潮湿的味道吹了进来,许久,女子点了点头,说道:“不喜欢去就不要去了。”
她对地上跪着的一众小厮说道:“好好陪皇上玩。”
“是!”
一群十二三岁的半大孩子齐声应和,女子转身就带着宫人们离去,不一会,身后的喧哗声又起,听那声音竟是那样的欢快和喜悦。
有谁能想到,占据大陆最富饶地域的怀宋,其当位的皇帝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傻子,他的心智将永远停留在十岁孩童的地步,永不会长大。这件事,是怀宋皇室的最高机密,怀宋长公主处心积虑谋划多年,一直将此事对外隐瞒,可是如今,随着纳兰红煜渐渐长大,成年亲政的时日也被一拖再拖,朝堂上的反对质疑之声也日渐高涨,她终于渐渐感到独力难支了。
当年,驰骋一生,开创东边大片海域疆土的纳兰烈临死之前,望着稚女和傻儿,只仰天长叹一声“杀孽太重!”,悲然与世长辞,留下这万顷巍峨江山,全部落在了那个当年还不足十五岁的少女的肩上,一转眼,已经五年过去了。
望着前方缓步而行的消瘦背影,云姑姑心下一阵恍惚,不觉经年,当年双髻垂肩的稚龄少女,如今已过了双十年华,如花青春,就在这深深宫闱中缓缓渡过了,尽管外面风传长公主如何精明决断,如何智慧绝伦,甚至近年来已有人暗中怀疑长公主擅权揽政,乃至软禁帝皇,大权独揽等等,却独有她知道,眼前的女子心中装了多少苦楚。
五年,一个女人的一生,又有多少个五年呢?
“公主,夜深了,回宫休息吧。”
纳兰红叶轻轻摇头:“御壑殿还有些公文需要批复。”
云姑姑连忙说道:“那拿回宫里批复吧?”
看着从小照顾自己的老嬷嬷急切的面孔,纳兰红叶淡淡一笑,说道:“好。”
云姑姑大喜,连忙吩咐人前往御壑殿取公文,一会的功夫,柔芙殿里已掌起了明晃晃的宫灯,一派金碧辉煌之色。尽管纳兰红叶并不是张扬显贵之人,但是宫中人都知道这宫里实际的主子是谁,服侍起来自然万分小心。
已经将近三更,云姑姑偷偷进来看了好几次,好不容易见桌上未批复的公文渐渐低矮,可是最后,却见长公主拿着一方边疆书信久久不落笔,终于忍不住走进来,皱着眉头问道:“公主,什么事这么难决断啊,三更了,明早还要上朝。”
“恩?是边邑的商报。”
纳兰红叶微微有些发愣,被人打扰,竟出奇的有几丝窘迫,她拂去眼前的碎发,对这个身边最亲近的人也不隐瞒,说道:“大夏已经发兵攻打燕北了,燕北急需药物和粮草,还要以矿产兑换我们的兵器。”
云姑姑显然不是一般的妇孺,她轻轻的皱眉:“不是前几天刚刚送去了一批吗?”
“微末之物,杯水车薪,长乐侯和晋江王一力阻拦,以东海战事将起为借口,物资大大不足,况且如今因为北方战事,物价飞涨,之前收取燕世子的金子,已经花的差不多了。”
纳兰微微蹙眉,忽听沁安殿方向有人喧哗,她起身问道:“外面什么事?”
云姑姑连忙出去一趟,稍后回来笑道:“没事,小殿下夜哭,皇后担心小殿下受凉生病,派人传了太医。”
纳兰眉梢一挑,问道:“太医怎么说?”
“太医说没事,不过是小孩子夜里饿肚子罢了。”
纳兰微微一笑,笑容清淡,眼神落落,带着几分睿智的光来:“这个孩子是我们大宋的希望,难怪皇后用心了,姑姑有经验,平日有空闲的时候也多照看着点。”
“是。”
纳兰缓缓落座,轻轻吐出一口气。还好,还好煜儿有了这么一个孩子,既然已经无法扶他上位,就只有寄希望于这个孩子身上了。
只是,那还需要多少年呢?
她轻轻摇头,不愿再去想这些事情,随手在文书上批复了一个“待阅”,随后,放在一旁。
云姑姑皱了皱眉,想说什么,却终究没有说。这些年,公主一直对燕北的事情很留意,尤其是燕北独立之后,怀宋更是一改往日之风格,冒着极大的风险破例卷入其中,她想,公主这般睿智的一个人物,总会有自己无法理解的深意在其中的。
就如同万千大宋国民所说的那样,公主是天上的星星下凡,圣明如镜。
纳兰来到窗前,推开纱幔。只见雨打芭蕉,噼啪做声,远处荷塘脉脉,斜水辉辉,偶尔有锦鲤跃上水面,翻打着雪白的肚皮。
纳兰心下微冷,寂然默立,下人们渐渐都退了下去,云姑姑也铺好了床铺退出房间,一时间,整个世界都好像清净了下来,只能听到稀疏的雨滴和夜里的蛙鸣。
她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十多岁的稚龄孩童,芭蕉树下的淅沥雨夜,少年明眸如星子闪动,两小并肩击掌的嫩白小手…….
金兰结义,永不相弃。
当年,父皇在世,皇室显贵,自己万千宠爱于一身,跟随叔父安凌王出使大夏,乔装打扮,自称安凌王幼子玄墨,偶遇尚在真煌为质的燕北世子,一月相处,竟然情投意合的义结金兰。就此南北通信,多年未绝。
想起当年,自己古灵精怪,燕洵明朗洒脱,穆合家的孩子虽然顽劣骄纵,但却没什么坏心眼,诸葛怀少年老成,诸葛玥孤僻难处,赵彻虽然孤傲,却时常被自己和燕洵穆合西风等人合伙戏弄,气的七窍生烟青筋暴起,还有一次拿着剑追了穆合西风三十多重宫门,扬言要一决生死。而赵嵩小子,那时候还整日的拖着鼻涕,哭天抹泪的要跟着众人玩耍,然而大家却嫌他太小了,而无一人愿意带着他。
十年光阴转瞬而逝,如今,物是人非,当年的那些面孔,早已变化万千,有人大权独握,有人受尽磨难,有人野心勃勃,有人一身伤怀,更有人,早已化作白骨尘埃,零落散去。
从怀里摸出那封今早刚刚送进宫来的书信,可是仅仅是这么一日,信脚就已经微微发皱,纸张温暖,还带着女子身体的浅浅幽香,打开之后,挺拔清瘦的字迹顿时映入眼帘:
“玄墨贤弟,燕北大战将起,为兄即日将奔赴战场,临行前,再三思量,仍需拜请贤弟援手,帮忙打理军需粮草一事。半月前,为兄曾往宋,见彼国长公主,纳兰公主高义,许诺会支援燕北粮草,然,贵国东岸战事将起,为兄深恐彼国朝野会有反对之言,若长公主意动,还请贤弟居中周旋,安抚朝臣。此事事关燕北生死,为兄不得不觍颜相求,望贤弟念在你我多年之谊,加以援手,为兄远在关山万里,定感念贤弟之恩义。
闻贤弟于一月前大婚,娶淮安良家女,兄无甚相贺,唯有玉簪一只,送与弟妹,祝贤弟夫妻和睦,白首齐眉。
令:终得见贤弟口中美艳无双世间难求的彼国长公主,然,其面纱足有半指厚,言语沉闷如老妪,端庄有余,活力不足,甚觉贤弟审美有异常人,他日有缘再见,定为贤弟之品味浮一大白。”
纳兰眉心轻蹙,反复看了几遍“面纱半指厚,言语沉闷如老妪,端庄有余,活力不足”等句,少女薄怒,波澜不惊的脸孔上也多了几分嗔怪。
夜风吹来,吹起她的衣衫下摆,带着淡淡的丁兰之香。
拿起书案上一袭白纸,研墨提笔,默想许久,书道:
“接到兄之手书,知兄即将远赴前线,弟甚是挂怀,沙场凶险,刀剑无眼,望兄万万珍重,弟犹自等待十五年后聚首之约,与兄大醉蓬仙楼,共赏秋湖水,同奏白素琴,半唱西江月,兄切不可食言而肥,弃弟而去。
敝国长公主端庄高雅,贤良淑德,乃女性之典范,怀宋珍品之奇葩,岂是常人轻易可见?兄常年周旋于战场,审美已大损特损,闻兄此言,弟大为悲痛,深为兄之明日忧心不已。
粮草军需一事,兄切勿挂怀,长公主即已许诺,定会遵从。若事有变,弟定当竭尽全力,为兄周旋谋划。燕北大战在即,弟夜夜倚楼独坐,眼望西北,待兄之捷报传来。”
写好之后,外面小雨已停,纳兰静静独坐,手拿玉簪,入手极暖,通体雪白,顶端雕着一朵寒梅,花瓣径须可见,淡雅素净,虽不华丽,却极尽精巧。
送与弟妹?难道真的要给玄墨的新娘子送去吗?
纳兰长公主少见的露出一丝暖暖的笑意,随手拿过书案上待阅的批文,转手写到:诺。
窗外已发白,漫漫长夜就要过去,纳兰站起身来,走到窗口,眼望西北,默默而立,天边云霞渐出,雨后空气清新,清晨钟鸣悠然,早朝的梆子声远远的在后殿传开。
纳兰深吸一口气,闭目养神,再睁开之时,已是一片清明之色。
还要想办法说服那群反对插手大夏燕北之战的老臣,她揉了揉眼角,看来,唯有拿出长公主运筹帷幄深谋远虑所行所为皆有深意这个幌子了。
她轻轻一笑,竟然多了几丝少女的顽皮,人,总是有任性的时候的。
有些人,有些事,一生也无可能,她索性不去奢望,她清楚的知道,她要守护怀宋,守护皇帝,守护弟弟的孩子,守护纳兰一脉。
天空清朗,纳兰长公主面色沉静,缓缓的挑开垂帘,淡淡道:“梳洗,准备上朝。”
——————分割线——————
有事耽误了,桃色事件出现了,燕窝们猛砸我吧。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