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特工皇妃楚乔传 卞唐风雨 第082章:半路书生

所属目录:特工皇妃楚乔传    特工皇妃楚乔传作者:潇湘冬儿

楚乔不仅小瞧了赵淳儿对她的仇恨,更小瞧了赵彻的智慧还有她楚乔二字目前在整个大夏氏族心目中的地位。真煌帝都的海布通文发布了之后,原本分崩离析的大夏帝国顿时呈现出了空前的团结,各地的镇守藩主们纷纷响应帝国的号召,积极备战,摩拳擦掌,光是上万人的军事演习就举办了十多次,慷慨激昂的演说,振奋人心的动员大会,热闹壮观的百姓游行,在大夏各地如火如荼的展开,好像他们要面对的不是一个孤身的女子,而是一只百万雄兵一样。之前面对燕北军队一片低迷的士气瞬间高涨,战士们唱着战歌,听着战鼓,在各地藩主的泪眼相送中,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出了城门,投入到无边的荒野之中,开始了他们艰巨而危险的万里围猎。
不知情的平民百姓还以为是燕北军打过来了,人人惊慌失措,家里的值钱物件早已打包好,随时准备跟着乱民逃之夭夭。
楚乔知道,并不是她有这么大的面子,让这些大夏军人们闻风丧胆到这种地步。原因只在于当初帝都发出勤王令的时候整个皇朝无一响应,如今眼见燕北军没有立即回师东上的打算,赵氏在云都也站稳了脚,地位逐渐稳固,而大夏在各地的守军纷纷回笼,聚拢在了真煌城赵彻的麾下,之前因为燕洵造反而造成的帝国动荡渐渐过去。这些世家们当然要为自己寻一个退路,就在前几天,岭南沐氏、华西诸葛氏、殷川魏氏等几大豪门,都派出使者带着大批的粮草辎重前往云都和真煌,这个时候若是仍不知为自己谋一个忠心耿耿的退路,那不是傻子就是白痴。
于是,不敢直接率军杀往燕北的各大藩王将军们,纷纷将矛头对准了这个斗胆从七皇子和八公主手中逃脱的女子,好像只要杀了她,燕北军就会跟着土崩瓦解一样。就连没接到通知的帝国东南部各位镇守藩主,也凑热闹一样的表着忠心,派出大批士兵严密探查,大有挖地三尺也要将人擒住的意思。
然而,正是东南藩主们这个作秀给帝都看的动作,却给楚乔带来了巨大的麻烦,因为此时此刻,她正在夏唐交界处的东南方。
马儿已经累得口吐白沫,楚乔无奈的停了下来,让马儿喝水休息。她并没有胃口,可是为了保持体力,她还是吃了一块干粮,就着冰冷的水,吃的胃里很不舒服。
今天已经是第六天,再有两天的路程,她就会进入卞唐境内。可是在这之前,她还要经过两个州府管辖之地,在前方还有大片混乱的无人区,再然后,就是卞唐的北方第一关口——白芷关。
千百年来,白芷关作为东陆正统对抗北方异族的重要屏障,已不知经历了多少重大的战役,防范之严密,堪比燕北关,楚乔到现在仍旧没有想出万全的对策。
左思右想之时,蹄声突然在远处响起,楚乔一惊,抬起头来极目望去,顿时色变。
只见远处尘土飞扬,一百多骑战马迅速奔来。好在东南不像西北那样坚壁清野等着自己自投罗网,此处密林处处,山野起伏,不然这么近的距离自己定然早已暴露。楚乔咬着牙,翻身跳上已经警觉的站直身子的战马,驱马狂奔了起来。
踏着溪流了走了三里多地,使敌人失去追踪的脚印,可是刚刚喘了一口气,催命的蹄声又在身后响起,楚乔眉头紧锁,她果断的抱了两块巨石,用绳索绑住放在马背上,然后用力的一拍马股,催促战马离去。
这马儿跟了她已有多年,几次同生共死,感情极深。马儿跑了几步,就在原地站住,回过头来,眼望着她,不断的甩着尾巴。
楚乔背起行囊,转身就往密林深处走,谁知刚走一步,马儿竟依依不舍的跟在后面想要跟上来,少女眉头紧锁,头也不回的一刀掷去,嚓的一声,沿着战马的脖颈而过。战马受了惊吓,长嘶一声,转头狂奔而去!
听着身后的蹄声越来越远,楚乔深吸一口气,背着包袱,走进了茂密的树林。
“夫王土之六海,教化安德邦,君国之圣道,仁义为典化,兴亡之衰败……”
初夏的早上,鸟语花香,一片绿意的山道上,有朗朗的读书声悠然的传来。远远的,就见一个书生打扮的年轻人骑坐在一匹杂毛青驴上,手握着一卷微微泛黄的书卷,摇头晃脑的吟诵着。
这真的是一个好天气,天高气爽,鸟语花香,刚刚下过雨,连空气里都飘散着一股好闻的味道。梁少卿合上书卷,缓缓的抬起头来,微微眯起黑白分明的眼睛,年轻俊朗的脸上带着善良的笑意。他伸出手来,摊开手掌,上面有着几粒细碎的稻米,一只嫩黄色的云雀见了连忙扑扇着翅膀落到他的手掌之上,低头轻轻的啄食着那几粒稻米,一边吃着还一边偷偷的向上翻着绿豆小眼看着梁少卿毫无恶意的脸孔。
“上天有好生之德,你走吧,以后不要再落到捕鸟人的手里了。”
小鸟绕着他上下盘旋,却始终不曾离去,清晨的阳光顺着稀疏的树叶洒在年轻人的脸上,面孔柔和,带着善良的笑意。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打斗之声,书生微微一愣,竖着耳朵听了一会,清晰的呵斥打斗声登时传进耳中,梁少卿皱起眉来,暗暗嘟囔道:“出门在外,闲事莫管,安全为先。”
说罢,书生使劲的点了点头,似乎是在肯定自己想法的正确性,勒马转身就向着原路而去,想要躲开这场无妄之灾。可是刚刚走了两步,他又停了下来,暗道万一是有强人恃强凌弱,自己巍巍大丈夫,却见死不救,岂不是有违侠义之道?想到这里,书生坐在马背上,默默的沉思,样子十分的认真。
打斗声仍旧在继续,梁少卿的心里却在激烈的天人交战,即怕惹了麻烦,置之不理却又有些过意不去,踟蹰了好一阵子,年轻书生突然一咬牙,暗道也许只是两伙农夫在打架,自己只要上前去劝阻一番,他们定会晓以大义的罢手言和,就算情况危急,自己也可以跑去报官,不会出事。所以,抱着上前观望一下子的态度,男人轻轻的拍了拍坐下的青驴,轻轻道:“小青,咱们悄悄去看看。”
天不佑善人,就在这时,一直盘旋在一旁等着吃稻米的小云雀却等的有些不耐烦的,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一头冲下来伸嘴就啄在青驴的眼皮上。名唤小青的青驴蓦然一惊,响亮的叫唤一声,扬起蹄子就疯狂的向着前方奔去!
“啊!小青!小青!你干什么?方向错啦!轻点啊!”
猛烈的风声从耳边吹过,呼啸声起,梁少卿紧紧的抱着驴脖子,几乎被颠的将肺吐出来,郁郁葱葱的林子在眼前一闪而过,梁少卿从不知自己的青驴速度竟然可以这么快,可是就在他心下感叹的时候,毛驴尖叫一声,登时就停了下来。
静!死一般的静!
空气里有生铁的味道,隐隐还有刚刚杀完猪才有的腥气,梁少卿缓缓的松开手,然后小偷一般的抬起脑袋,睁开了紧闭的眼睛,带着几分小心,几分害怕,还有几分好奇的眼神向四周望去。
所有人都住了手,满身鲜血的士兵们转过头来望向这个不速之客,连同那个被他们包围在中央的少女,也一同用奇怪的眼神望来。
连续两日的追击,不间断的十多场战斗,让这些人都已经身心俱疲,这个时候,任何风吹草动都足以使他们心惊胆战,天大的功绩就在面前,现在问题的关键就是谁能顽强的坚持到最后。所以,这个有可能会是对方援兵的人物的出现,就显得别样的重要。
“我……是路过的。”
梁少卿呲着一口白牙,笑眯眯的望着众人手中鲜血淋漓的刀子,语气打颤的解释道:“我……我游历到此,坐骑受了惊吓,打扰各位了…我,这就走,这就走,你们继续。”
梁少卿战战兢兢的坐直了身子,掉转驴头就想迅速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转头的最后一刹那,他的眼睛瞥到了那个被人群包围在中央的少女,眼皮突地一跳,一股电流迅速涌遍全身,那一刻,他没有时间去看清楚少女的长相和穿着,他只看到了一双眼睛,一双犹若秋水般明澈动人的眼睛。那双眼睛还是那般年轻,可是却已是那样的沉稳和冷静,她望着他,望着他转身离去,眼神如同一股冰冷的清泉,从他的头顶浇下来,连着骨髓,都是一片冰凉。
“小丫头,束手就擒吧,这样下去,你就算不死在我们弟兄的手上,也会失血过多而亡的。”
士兵的头冷声说道,楚乔缓缓挪动一下沉重的脚步,对方的确是追踪能手,自己稍稍大意,就被敌人缠住,两天下来,虽然被自己杀了三十多个敌人,但是此刻两日未曾进食,体力大量透支,已经无力再战了,所屏的,全是一股勇气。
她的手缓缓的摸向腰间的飞刀,深深呼吸,像是一只等待时机的豹子,随时等着和人一决雌雄。
“看来你是敬酒不知吃罚酒了!”男人冷喝一声:“弟兄们!上!升官发财就在今日这一遭了,就地格杀,生死勿论!”
“唰”的一阵厉响,沉重的战刀迎头而上!然而就在这时,一声厉喝突然传来,只听男人清冽的嗓音高声疾呼道:“都住手!”
电光石火间,所有人大吃一惊,齐齐转过头望去,却顿时瞠目结舌!
年轻的书生去而复返,骑驴而归,虽然面色发白但却义正言辞的大声说道:“你们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欺负一个小姑娘,太不像话了!”
士兵的首领眉头一皱,沉声说道:“这位公子是何人?为何要管官府的事?”
“你们是官府的?”梁少卿似乎这时才注意到士兵们的军服,颇有些为难的皱眉道:“在下梁少卿,路过此地,见你们在此打斗,就上前来询问一二,没想到各位是官家的官差,失敬失敬。”
“梁少卿?”
士兵头子疑惑的默念,却一时想不起哪个有胆量插手官府之事的世家是姓梁的。面色登时一沉,怒声道:“闲杂人等滚到一边去,小心刀剑无眼!”
“是是,”梁少卿连忙说道,刚想转身离去,却忍不住回过头来小声的说道:“打打杀杀终究有辱斯文,不知道诸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可不可以跟在下说说,让我为大家和解一番。”
“我看你是找死!”头领怒喝一声,举刀就猛劈而下!
“啊!”梁少卿大惊失色,抱着脑袋竟然连躲都不知道躲。
“蠢货!”楚乔冷喝一声,一把掷出飞刀,只见一道白光迅速而去,唰的一声没入头领的脖颈,男人双眼圆瞪,踉跄两步,噗通一声趴在地上!
“大人!”
士兵们大惊失色,齐齐奔上前去。楚乔趁着混乱,几步上前,飞身跃上书生的青驴背上,从后面越过书生的腰,一把抓住缰绳,厉声说道:“快走!”
“啊!姑娘,你怎么上了我的坐骑?男女授受不亲,姑娘还是……”
“砰”的一声闷响,楚乔一个窝心拳就狠狠的砸在男人的胸前,双腿一踢,口中喝道:“驾!”
这青驴倒也争气,撒腿就跑,速度竟不比普通的战马慢上多少。
不多久,身后顿时传来追击的马蹄声,楚乔当机立断,一把拿起青驴背后的行李就扔在地上。
“啊!姑娘!那是我的书,我的行李,我的盘缠,我的诗稿,啊!姑娘,那是我的通关文谍啊!”
青驴脚程极快,在这样难行的山路间,速度竟比战马还要快上少许,片刻之后,就将敌人远远的甩在后面。
先发这些吧,太困了,白天继续更,一定补全一万二。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