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皇妃楚乔传 保卫西蒙 轮回(终篇)

所属目录:特工皇妃楚乔传    特工皇妃楚乔传作者:潇湘冬儿

——【我爱你,我会永远爱你。】
“前方来人可是青海王?”
阿精纵马驰骋,扬声问道,却听不见对面有什么回应。只见犬戎人的军阵像是被拦腰砍断的瓜果,一名身穿苍青色战甲的男子挥刀猛砍,因为离的远,也看不清那人的脸容,只见他刀法精湛,武艺超群,一人一刀如入无人之境,就这么杀将而来,将犬戎人的军队打的四分五裂。
“陛下,对面来的可能是青海王诸葛玥的军队。”
燕洵眉梢轻挑,看着这个和自己做对了一辈子的老对手,不由得生出了几分已消失了很久的少年豪气。长笑一声,策马而上,朗声说道:“那就过去会会他。”
此时的战场已经是一片混乱,犬戎人被逼到绝境,发了疯一样,打的毫无章法。青海和大燕的将军们看着他们的主帅就这么如离弦的箭一样的往前冲,一个个惊得差点没从马上跳下去。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皇上(王)从来没这样过啊?这么不顾自身安全,这么不顾大局,这么草率冒进,这么这么……
这些人已经想不出什么别的词了,只能玩命的跟在后面,却仍旧追不上前面那个所向披靡的身影。
两人本就是武艺高强之人,又都是心高气傲,唯我独尊的脾气上来,都以为自己是天上地下所向无敌。一生做冤家对头,这会哪能在老对手面前败下阵来。
鲜血和尸体铺满大地,鲜血横流,染红茫茫雪原。诸葛玥和燕洵对向冲杀,一路奔驰,如两尊地狱魔王,所到之处一片狼藉,无人能堪当一合之将。犬戎人被他们吓破了胆,刚开始的时候还想将这两个一看就是大官的不知死活的家伙围死,可是渐渐的,却成了他们两人在后面追赶,几千人在前面逃跑的局面。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后续大军相继围上来,犬戎人不敌,向北仓皇逃去。诸葛玥和燕洵见了,顿时拍马上前,率军拼杀,谁也不肯放过这个擒拿犬戎大汗王的机会。
从深夜杀到黎明,从黎明杀到黄昏,又从黄昏杀到深夜。大地如同狰狞的野兽,马蹄踩在上面,发出隆隆的声响,所有人都杀红了眼,在那两个巍巍如天神的男人的带领下,对溃败的犬戎人穷追不舍。
苍茫的雪原一片银白,犬戎人终于被围困在一方狭窄的小山丘上,大燕的骑兵如今还在身边的只有不到二十人,其余的都跟诸葛玥的人马去围困山丘了。燕洵杀了一夜,手臂和大腿上多处负伤,饥饿流血,不得不下场休息。
诸葛玥也没好到哪里去,可是他向来偏激任性,不肯疗伤,只是在马背上坐着喘着粗气。
过了一会,马蹄声从背后传来,燕洵那张冷冰冰的脸,顿时映入眼帘。
诸葛玥斜着眼睛打量着他,也不知怎么想的,突然解下腰间的酒囊,递了过去。
燕洵微微皱眉,也不接酒,只是淡淡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诸葛玥冷笑一声:“怎么,怕我毒死你?”
燕洵倒是很老实的点头:“是。”
“哼。”
诸葛玥冷哼一声,拿回酒囊就要打开木塞,谁知燕洵手长,伸过来一把夺去酒囊,打开木塞仰头就喝了一口。喝完之后擦了一下嘴,不屑的嘲讽道:“青海果然是穷乡僻壤,产的酒也是难喝至极。”
诸葛玥立刻还嘴道:“你会品酒吗?想必在你心里,最好的酒就是燕北烧刀子吧。”
于是,以此为开头,两个当今世上权柄最高的男人,就像两个小孩子一样,你一言我一语的站在黑夜里斗起嘴来。
两人互相对望着,怎么看怎么觉得不顺眼,只觉得对方从头到脚没一个地方长得让人觉得舒服。
阿精站在燕洵背后,一颗心几乎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暗暗道:我说大皇啊,我们现在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能不能少说几句呀。
战事还在激烈的进行,午夜时分,犬戎人从西北突围,诸葛玥和燕洵再次带着人马在后面狂追。
追了足足有两个时辰,燕洵左肩再次中箭,诸葛玥也伤了肩膀。就在这时,西南方突然蹄声滚滚,还没待派出探马查看,那伙人就已经和犬戎人乒乒乓乓的打了起来。
合而围之,犬戎人终于全军覆没,中军阵营被突如其来的那一队人马剿灭。诸葛玥气的大骂,也顾不上燕洵了,火急火燎的赶上前去,想要看看这个卑鄙无耻的抢自己功劳的人是谁,却意外的看到了一名干练的女军官站在阵前清点战利品,见到他很淡然的说道:“这位是犬戎大汗,我来的时候他已经自杀了。”
诸葛玥目瞪口呆,一身血污,讪讪的看着自己的妻子,不太自然的说道:“你怎么来了?”
楚乔微微挑眉,波澜不惊的看着他,说道:“梁少卿半夜逃出来报信给我,你说我怎么能不来?”
就在这时,马蹄声在身后缓缓响起,燕洵的身影渐渐从黑暗中走出来,一身墨色铠甲已经多处破损,面色略显苍白,却仍旧笔挺。他站在诸葛玥旁边,无数的火把在周围燃起,却好似仍旧穿不透他周围的黑暗,他就那么淡淡的看着楚乔,面色平静,没有任何波动,可是双眼却好似夜幕下的海,漆黑一片,翻滚着深邃的漩涡。
比起诸葛玥身边护卫着庞大的军队,仅带了三千精兵的燕洵所受的伤要严重的多。此刻,他身上大小伤势众多,肩头更是插着一只断箭,鲜血淋漓,可是他却好像感觉不到一样。
嘈杂的声音充盈在双耳之中,有士兵的怒骂声,喝斥声,伤员的呻*吟声,火把燃烧的噼啪声,北风吹过的呼号声,可是他们却好像什么都听不见。深沉的目光触碰在一起,像是黑夜里燃烧的火苗,就那么一星星的亮起来,渐成燎原之势。
“星儿。”
诸葛玥突然沉声说道,他跳下马背,很平静的说:“我先去看一下伤亡情况,楚皇受伤了,你找人处理一下。”
说罢,他就这样转身而去,任由自己的妻子和这个关系复杂莫测的男人站在漆黑的雪原之上。
很长一段时间,楚乔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这是继十年前火雷垣一战之后,她和燕洵的第一次重逢。不是隔着刀山火海的厮杀军队,不是隔着人山人海的密麻阵营,不是隔着浩浩汤汤的沧浪大江,而是面对着面,眼对着眼,只要抬着头,就能看到对方的眉毛眼睛,甚至能听得到胸膛下跳跃的心脏。
一时间,万水千山在脑海中呼啸而过,所有的语言在这一刻都显得苍白浅薄。物是人非的苍凉,像是大火一样弥漫上来,让他们这一对本该是最熟悉的人陌生的好像从来都不曾认识。原来,时过境迁,真的是这世界上最狠的一个词。
燕洵坐在马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神像是平静的海。很多人在周围走动,殷红的火把闪烁着,晃的他们的脸孔忽明忽暗。
仍旧是那双眉,仍旧是那双眼,仍旧是那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可是那个人,却再也不是当初承诺要永远并肩一生相随的人。
能够体会那一刻的悲凉吗?
也许能,也许不能,语言在这时早已显得软弱无力。就好像火红的叶子,就算再是绚烂,也避免不了将要凋零的结局。天是黑的,大地是白的,仍旧是这片天空,仍旧是这方土地,仍旧是这个他们曾经梦想过千千万万遍的地方,可是为何,就连说一句话,都已经是那么艰难?
燕洵看着楚乔,有熊熊的火在她的背后燃起,她整个人都像是光明的神邸,有着他这一生都无法企及的热度。突然间,他又想起了很多年的那个大雪夜,在那个漆黑的牢房里,他们从墙壁的缝隙中艰难的伸出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也许,他们就像是两棵种子,能在冰天雪地中紧紧的抱成团,相互依偎着取暖,等待春天的来临。可是,当春天真的来临了,当他们互相扶持着破土而出之后,却发现,土地的养分远远无法供应他们两个一起生存。于是,终于渐行渐远,分道扬镳。
燕洵突然觉得累了,一颗心苍茫的像是神女峰上的积雪。这么多年来,无论是在什么时候,是在何种艰难的环境里,他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累,他跟自己说,我该走了,于是,他就真的转过身,缓缓策马,将欲离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极温暖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叫道:“燕洵!”
是的,是温暖,是一种消失了很多年很多年的感觉,像是滚烫的温泉,一下子将冻僵的手伸进去,温暖的让人颤抖。
“燕洵,”她在他背后执着的叫道:“程远带着人就在我后面,估计很快就要到了。”
燕洵没有点头,也没有说话,只是勒住马缰,静静的站在那里。
“你受了伤,先处理一下,好吗?”
她从背后缓缓走过来,经过他的身边,走到他的面前,然后伸出手,拉住他的马缰,固执的问:“好吗?”
燕洵突然觉得有些苦涩,似乎从小到大,她总是更有勇气的那一个。几名医官背着药箱跑上前来,低着头站在她的身后。他一言不发的下了马,任由那些人为他处理伤口,为他上药包扎,箭矢被人拔出去,他却连哼都没哼一声。忙了大约有半个时辰,医官们满头大汗的退开,她却走过来,递给他那只鲜血淋漓的断箭。
那一刻,燕洵的心突然抽痛,他的眉轻轻蹙紧,终究,还是没有伸手去接,淡淡的说道:“仇家已死,不必再留着。”
是啊,这队犬戎人一个也没逃掉,连大汗王都死了,还有什么仇家。
这是他多年来的习惯,要留着一切伤害过自己的兵器,直到报了仇,才会将那兵器毁掉。
原来,并不是完全忘了的。就算已经刻意不再去想,有些东西,有些岁月,还是从生命中走过,留下了刻骨的痕迹。
不知道站了多久,远处的风吹过来,带着燕北高原上特有的味道。
燕洵静静的抬起头,看着站在他面前的楚乔,他们离的那么近,好似微微一伸手就能触碰到。可是就是这么短短的距离,他却再也没有跨过去的机会了。他可以让天下人匍匐在他的脚下,他的刀锋可以征服每一寸不臣服于他的土地,只要他愿意,他可以竭尽全力毁灭一切他不喜欢的东西。可是唯独面对着她,他无能为力。
有一种叫自嘲的东西,渐渐的在心底升起。
燕洵牵起嘴角,想要笑,却只扯出一个冰冷的弧度。
他突然转过背脊,背影如巍峨的苍松,挺拔孤傲,却又坚强的好似能撑开天地。他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远去,步伐沉重,却越走越快。
“燕洵,保重身体!”
有人在背后轻唤,是谁在说话?她又在叫谁?
燕洵,燕洵,燕洵,燕洵……
恍惚间,似乎又是很多年前的那个晚上,他被魏舒游砍断小指,她在夜里悲伤压抑的哭,一遍遍的轻唤着他的名字。
燕洵,燕洵,燕洵,燕洵……
可是,终究再也没人这样唤他了,他是陛下,他是皇上,他是天子,他是朕,他是寡人,他是这天地的君主,却惟独丢失了名字。
燕洵,燕洵,你还在吗,你还好吗,你得到了一切,却又失去了什么,你真的快乐吗?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人活一辈子,不是只有快乐就可以的,有些事,你做了未必快乐,可是你不做,却一定不会快乐。最起码,我得偿所愿了,不是吗?
他越走越快,步伐坚定,背脊挺拔,他的手很有力,紧紧的抓住马缰,就那么跳上去。
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想看,心底钢铁般的防线被人硬生生的撕裂了一块,他要离开!马上!必须!立刻!
排山倒海的回忆呼啸着涌上来,那些被尘封了很多很多年的东西像是腐朽的枯树,就这样挣扎的爬上他的心口。他要压制,他要摆脱,他要将所有令他恶心的东西统统都甩掉!
软弱、悲伤、悔恨、踟蹰……
所有的所有,都不应该存在于他的身上!
可是,当所有的东西都离去之后,有两个字,却那么清晰那么清晰的蔓延上他的心,他的肺,他的喉管,他的嘴角。那两个字敲击着他的声带,几次将要跳出来。他紧紧的皱着眉,咬紧牙,像是嗜血的狼,眼睛泛着红色的光。
可是尽管这样,那个声音还是在胸腔里一遍一遍的横冲直撞,所有的回声都渐渐汇成了那两个字:
阿楚,阿楚,阿楚,阿楚,阿楚!
没有人可以体会,没有人能够知道,只有他,只有他,只有他一个人。
他深深的缓慢的呼吸,好似将那些东西一点点的咽下去一样。
好了,都结束了,不要再想,不要再看,不要再留恋。
走吧,离开吧,早已结束了。所有的一切,都将随着你的坚定而烟消云散,所有的记忆,都将随着岁月的流逝化成飞灰,所有的过去,都将被你遗忘,成为无所谓的尘埃。
好了,没事了,我是大燕的皇帝,我是他们的王,我坐拥万里江山,我得到了我想要得到的一切。
马蹄踏在冰冷的雪原上,发出清脆的嗒嗒声,细小的冰棱飞溅着,一点一点的随着远去的人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前方光影弥漫,金黄色的战旗高高的飘扬,漆黑的苍鹰在旗帜上狰狞的招展着翅膀,那是他的军队,他的人马,他的天下。更是一把黄金打造的锁链,将他的人,他的心,他的一切一切,牢牢禁锢在那个至高的位置上,容不得一丝半点的犹疑和徘徊。
终究,他是大燕的皇帝,在这座以良心和鲜血白骨堆积而成的江山上,他没有回头的资格。
于是,他真的就这样挺直背脊的走下去,不曾回头,一直不曾回头。
步伐坚定,眼锋如刀,就如同他的人一样。永远如钢铁般坚强勇韧,不会被任何磨难打倒。
那一刻,楚乔站在漫天的风雪中,看着燕洵的背影,突然间似乎领悟了什么。他的身侧有千千万万只火把,有千千万万的部下,有千千万万匍匐于地的随从,可是不知为何,她望着他,却觉得他的身影是那么的孤独。
也许,曾经的她真的是无法理解。
那种痛入骨髓的仇恨,那种从天堂跌入地狱的耻辱,那八年来心心念念啃噬心肺的疼痛。她纵然一直在他身边,但却无法代他去痛去恨,如今回想,两个曾经一路扶持,誓言要一生不离弃的人走到今天这种地步,难道没有自己的原因吗?
她曾说过,不隐瞒,不欺骗,坦诚以待,永不怀疑。
可是她真的做到了吗?没有,她的容忍,她的纵容,她的退避,她的冷漠,终究让他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说什么性格决定一切,说什么他会如此乃是命数使然,难道不是对自己的一种责任开脱吗?平心而论,在他慢慢转变,在他一点一点的越走越远的时候,她可有用尽全力的去阻止?可有竭尽所能的去挽回?可有正式的向他提出抗议,表达自己的不满?
她没有,她只是在一切已经成为定局的时候,才去怨他怪他,却并没有在之前作出什么实质性的努力。
她来自另一个世界,所以她把她所认同所崇尚的一些理念当做理所应当,天真的以为别人也会这样想。却不知有些事情就如河道,不经常去疏通,不去维护,定会有决堤的那一天。
说到底,终究是他们太过年轻,那时的他们,对爱情一知半解,不知道该如何表达的自己的感情,也不知道该如何去维护这份爱恋。只固执的单纯的认定什么对对方是好的,就一声不吭的去做,却不明白,困难贫穷绝境仇恨都不是爱情的致命伤,毁灭爱情的真正杀手,是两个人忘记了如何去沟通。
岁月流逝,当此时已为人妻为人母的楚乔站在这里的时候,她突然能理解燕洵所做的一切。前世没有亲人,没有亲眼看着爱的人死去,所以她永远不会明白那是怎样一种疯狂的痛恨。如果现在,有人伤害诸葛玥,有人伤害云舟和珍珠,恐怕她的报复不会比燕洵好多少。
因为不是自己所爱,所以便无法感同身受。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
天地苍茫茫一片,月亮从云层中钻出来。燕洵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线下,楚乔望着他消失的方向,恍惚间,似乎又看到了很多年前的那个下午,少年的眼睛闪烁着明媚的阳光,嘴角高傲的挑起,有着意气风发的少年意气。他弯弓搭箭,箭矢如流星般射向自己,擦颈而过,给了她一片重生的艳阳。
然后他轻挑眉梢,目光射过来,感兴趣的望着她。
须臾间的目光相接,好似铸成了漫长的一生一世,他在那一头,她在这一头,曾经的咫尺之地矗起了万仞高山,光影萦绕于睡梦之中,渐成巍峨的挺拔。恍惚间,又是那年的青草摇曳,虚空飘渺,仰头望去,仍旧是天蓝如镜,似乎可以倒映出年少单纯的脸。
依稀可看见时间在指缝间流逝,溯流而上,又是那年草长莺飞,阳光少年坐在茂密的树上,拾起一枚松果,打在女孩子的发髻上。女孩子怒气冲冲的回过头,举起一只中指,遥遥的比划。本来是骂人的嘲讽,对方却以为在道歉。岁月从“我会永远在你身边”走到了“我们从此一刀两断”,终于走到了无法再继续的终点。偶尔午夜梦回,忆起多年前那张年少天真的脸,已经模糊不清,看不清眉眼,只有那句在风中飘零的话,一直的回荡在耳边——“我再帮你一次,我就不姓燕!”
可是终究,还是忘记了赌气的誓言。就好像后来的承诺一样,被撕得支离破碎。
鬓发碎乱,眼梢清澈,画面古老而破旧,却依然纯洁恬淡。
原来,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远,只是那些记忆,藏于脑海深处,变成了寂寞的候鸟,徘徊不去,一直一直。终于,岁月对他们说,一切已经轮回。
大风吹来,她却不觉得冷,比起这个冰凉的尘世,她已经得到了太多太多。年轻时的伤怀渐渐远去,被灰尘覆盖,渐成看不清头脸的丰碑。往事如风,在半空中凌乱的飞舞,如同破碎的纸鸢,挣脱了线,一去不复返。
马蹄声在背后响起,她却没有回过头去。随后,一只有力的手臂一下环住了她的腰,就这样一点情面都不留的将她抱紧,男人黏醋的声音在耳畔酸溜溜的响起:“怎么?和老情人叙完旧了?”
楚乔回过头去,看着诸葛玥这段日子明显消瘦了的脸,突然伸出手来抱住他的腰,埋首在他胸前,静静的一句话也不说。
诸葛玥顿时慌了,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说,这个时候的楚乔应该摆出秀丽王的架势和自己斗嘴才是,如今这个模样,岂不是太奇怪了吗?
“怎么了?”诸葛玥推她的肩,皱着眉,突然阴森森的沉声说道:“姓燕的欺负你了?”
楚乔也不说话,只是靠在他怀里。冷风中,她单薄的身材显得尤其消瘦。
某人突然就怒了,好你个燕洵,我好心好意把老婆借给你看一会,竟然敢欺负我的人?
诸葛玥推开楚乔,大步就向战马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去修理他!”
“别走。”
楚乔突然拉住他,从背后环住他的腰,脸颊贴在他冰冷的铠甲上,像是一只依靠大树的小草。风从远处吹来,卷起地上的埃埃积雪,诸葛玥无奈的转过身来,抱住自己的媳妇,哄孩子一样的小声说:“星儿,你怎么了?”
“我没事。”
楚乔摇了摇头:“就是有些想你了。”
月夜光淡,可是还是能看到某个人嘴角渐渐扯开的笑容。诸葛玥竭力控制着自己的喜悦,不想表现的那么明显。轻轻咳了一下嗓子,说道:“我才走几天,怎么越来越像个小孩子。”
“没几天吗?”楚乔靠在他怀里,声音闷闷的说:“可是我怎么觉得已经好久好久了?”
诸葛玥笑的更开心的,低头在楚乔额头上吻了一吻:“好了,这里冷,我们回去吧。”
“恩。”
楚乔乖巧的跟着他上了马,两个人共乘一骑,也不扯缰,就这样慢慢的往营地走。
“玥,以后不要这样莽撞的亲自上阵,我会担心的。”
一个玥字,叫的诸葛玥骨头都酥了大半,哪里还留心她说的是什么,连忙摆出一副模范丈夫的模样,点头道:“好,听你的。”
“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让我和云舟珍珠怎么办?没有你,我又该怎么活下去?”
楚乔向来脸皮薄,甜言蜜语少的跟沙漠里的雨云一样,如今这样反常,某些人还哪里记得刚才那些煞风景的问题。
“恩,我知道了。”
“一万个燕北,一万个青海,一万个西蒙加在一起,对我来说也没有一个你重要。你以后做什么事,一定要先想想我,你若是有事,我是一定不会独活的。”
楚乔仍旧在继续着柔情攻势。
终于,青海王防线失守,从不道歉的某人破了例,低下头乖乖的做小兔子状:“星儿,我知道错了,不该让你担心。”
“恩,你知道就好。”
“我一定记住。”
“好了,我们回去吧,我都饿了。”
“好。”
……
既然爱,就该大胆的说出口。
刚刚顿悟的楚乔将这句话发挥的淋漓尽致,更何况,说这些话的时候,能让某人忘记一些不愉快的话题,何乐而不为呢?
北风卷地,大雪纷飞,独行的人茕茕只影,相伴的人相依相偎。这个世上,势力、地位、金钱、权柄,向所有心智坚韧百折不挠的人开放,唯有爱情,只有真诚的人,才能得到。
落日山下,赵彻赵飏站在大夏皇旗之下,望着结伴而回的燕北和青海两色战旗,不由得一愣。
良久,赵彻嘴角一牵,多年转战北地,剿灭无数北地国度,创下大片基业的赵彻对着赵飏笑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那三个人都能一起联手了,我们两个还打个什么劲?”
赵飏不屑的一扭头,淡淡的道:“我可没去跟你打,是你一直追在我屁股后面不放。”
赵彻眉头一皱,不是心思的说道:“要不是你当初在内战时跑来打我,我至于被燕洵那小子赶出西蒙吗?打你两下还是轻的。”
赵飏立刻还嘴:“我当时是中了燕洵的圈套,不过换了是你,有那么好的机会除掉我,难道你不动手?”
赵彻怒道:“你个死小子,从小就这个德行,你我兄弟,我除掉你干什么?”
赵飏扁嘴:“兄弟,哼哼。”
赵彻“最看上你这个阴阳怪气的模样!”
赵飏:“彼此彼此,我也看不上你这个假仁假义的德行!”
赵彻:“你再说一遍,你信不信我真敢揍你?”
赵飏:“来呀,谁怕谁呀?”
……
魏舒烨站在两人身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哎,又不是少年意气了,这么多年来,还是放不下这个脸子。当初是谁看赵彻打西莫夜打的吃力,偷偷化妆为北地马贼,去西莫夜的属城淄泊打秋风的?又是谁,看北地边境下大雪,怕赵飏粮草接济不上,故意让二十个士兵去押送二百车军粮,然后被人抢了的?这对兄弟,虽然不是一母所生,脾气秉性还真是像的离谱。”
战鹰盘旋,尖鸣声起,犬戎这一场大仗,总算要告一段落了。
**
犬戎来势汹汹,但是在各方势力的打击下,却连半年都没有坚守住。三个月后,犬戎人大部分退出了西蒙版图,只有一些来不及逃走的小股流寇,隐匿于山野之中,早晚不是葬身野兽之口,就是死在愤怒的燕北百姓的手上。靖安王妃赵淳儿在战乱中不知所踪,这个结果,虽然让百姓们恨的牙痒痒,却也让很多人安了一颗心。毕竟此次联军之中也有大夏的军队在,若是抓到了这位身份尴尬的大夏公主,还真不知该如何处置。
燕洵整合大燕骑兵,和诸葛玥三方的联军一起追出了美林关,将犬戎人打的抱头鼠窜,相信没有个三五十年都很难恢复过来。
十月,负责追缴的军队大多返回,俘虏的犬戎骑兵多达十余万,浩浩荡荡行走在燕北高原上,偃旗息鼓,再无当初的赫赫之势。
十一月初三,燕北高原大雪初晴,苍茫一片。
四方文武百官,齐聚闽西山神女峰,军队绵延,百官如潮,各色旗幡战甲遮天蔽日,连绵数里。
山巅处一座高高的神庙之前,西兰石构建的石殿之上,双面女神眼神悲悯,高高在上的俯视世人。朱丹锦缎,暗黑经幡,红与黑的反差高高的飘扬在石殿之上,就如同女神隆起的腹部和锋利的战斧,守护与杀戮并存。
大燕皇帝燕洵,青海领主诸葛玥,大夏王者赵彻,大夏兵马都统赵飏,还有卞唐方面的秀丽王楚乔和监国太傅孙棣,一起在此签订了著名的《神女峰条约》。
条约一共二十八条规定,在军事、商业、政治、外交等方面做出了相关协商。卞唐、大夏和青海,也首次官方承认大燕对红川十八洲和怀宋属地的统治权。并约定,三十年内不兴战事,还西蒙百姓一片和平的土地。
这项条约一直延续了七十多年,直到白苍历八五二年宋地藩王纳兰恬禾造反,被大燕第二代皇帝昭武帝剿灭,卞唐趁势进攻大夏,在边境上爆发了著名的唐户二战,才算是兴起了《神女峰条约》后的第一场刀兵。
七十年间,西蒙经济发展迅速,民风开放,商贸发达,政治清明。在青海的带动下,也在秀丽王的大力主导下,卞唐于七九六年改革社会体制,修改律法,抛弃原有的奴隶制,改为封建制。
五年后,大燕爆发了震惊西蒙的仕林变法,燕皇顺应民意,消除奴隶制,完成了从奴隶制到封建制集权的变革,燕洵也因此得到了民间的一致拥护,百官上表,尊号其为“北慈大帝”,燕洵雷厉风行的销毁了氏族势力,大力选拔白丁官员,牢牢掌控军权,极大巩固了大燕政权。三百年内,大燕铁骑纵横西蒙,所向披靡,无人敢挡。
大夏在赵彻的率领下,消灭了北罗斯帝国和马罗帝国,向北扩张数十万里,建立了空前强大的大夏王朝,国土之广袤,连大燕也望尘莫及。只是在赵彻百年后,他的后代子孙无力维持这样庞大的帝国,终于让夏氏王朝再次分崩离析。好在十四王赵飏于北地边境经营数十年,在危急关头收拢了赵彻余部和多年来的巨大财富,继续维持着夏氏在北地的统治。
青海于七九一年宣布独立,国号为“庆”,国旗为星月同辉旗,定都海庆,青海王诸葛玥称帝,尊号白元,七九一年正式更名为大庆白元一年。青海王登位后,废除后宫妃嫔制度,摒弃后位,独设一妻,秀丽王楚乔为青海国母,参与国政,一生辅佐青海王。青海每一项政令的后面,都能看到她的身影。
因为青海王的一妻制度,与西域的皇妃制度相似,故秀丽王又被称之为青海第一皇妃,或是秀丽皇妃。
因为白元帝和秀丽皇妃的政策开明,青海在三十年后,一跃成为大陆最为富庶的国度。经济发达,技术领先。白元三百二十一年,青海率先爆发了工业革命,科学技术辐射整个西蒙,带动了全大陆的科学发展。
五十年后,青海发生民主政党起义,皇室无力压制的情况下,文武百官在皇帝的带领下,翻开了四百年前白元帝和秀丽皇妃遗留下的国危诏书。看过之后,主动改组国家政权,青海就此,走上了民主共和的社会体制。比之大洋对岸的西方国家,早了一千八百多年。
时光如洪水,滔滔而去。西蒙保卫战后第三年,楚乔产下第三子,诸葛云晔。青海举国大庆,星月宫内,一派喜气。
百日酒席上,诸葛玥抱着这个对自己最友好的儿子,喜上眉梢。
能不高兴吗?楚乔生了三个孩子,第一个成天调皮捣蛋,对自己横眉竖目,拼了小命的跟自己抢媳妇。第二个却中了李家那小子的蛊,从出生起就粘着李青荣,别的男人想抱一下都不行,连他这个老爸都不例外。
好在,如今有了云晔呀。
诸葛玥抱着这孩子,左看右看,怎么看怎么觉得像自己。看这眉毛这眼睛,活脱就是自己的翻版。
“儿子,给父王乐一个。”
小家伙闻言,也不管能不能听懂,立刻回他一个灿烂的笑容。诸葛玥乐的跟旁边的人连连显摆:“看看,我儿子多聪明,这么小就能听懂我的话。”
大多数人都回复他以热情的微笑,对小世子赞不绝口。唯有梁少卿这个煞风景的家伙在一旁酸溜溜的喝着酒,不冷不热的说道:“云晔这孩子见谁都是一副笑脸,也不是独独对着你一个人。”
诸葛玥眉梢一挑,心道这小子是好久没被修理了,正要去跟这个屡屡觊觎他老婆的人算账。一旁因为认了梅香为义女,连带着前几天刚刚成了梁少卿老丈人的茂陵神医高青竹突然急中生智,跳上前来,跑到诸葛玥的耳边耳语一番。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青竹先生一番说辞,竟然生生止住了诸葛玥的脚步。
只见他沉默片刻之后,毅然把刚才还宝贝的不行的诸葛云晔交给梅香,转身就出了大殿,往内殿走去。
蒙枫如今也怀孕了,贺萧终日守在家中,今日难得出来一趟,见诸葛玥这样不由得有些纳闷。疑惑的问道:“殿下干嘛去了?”
青竹先生嘿嘿一笑,月七脑子转的倒快,很猥琐的说道:“大家都是当过爹的男人,这点事,就不要明说了吧。”
贺萧闻言,微微一愣,随即顿悟,忍俊不禁的哈哈大笑起来。
唯有梁少卿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皱着眉连连问道:“怎么回事?你们在说什么?”
梅香抱着云晔,见他那样子不由得羞红了脸,狠狠的在他的大腿上掐了一把,大殿上顿时传出杀猪般的叫声。
内殿之中,楚乔早已钗横发乱,娇喘吁吁,指甲滑过诸葛玥的背部肌肉,汗水顺着香肩流下,一滴滴的落在潮红色的纱帐之中。
“……玥……高先生不是说……我的……我的身体……”
“呼……他刚刚说可以了……”
牙床咯吱作响,暖帐温度炙热,直到前殿的宴席散去,诸葛玥积蓄已久的**才宣泄而出。云收雨歇之后,两个人相拥而卧,楚乔靠在诸葛玥的怀里,静静的闭着眼,手指不自觉的在他的胸口画着圈。
突然,这名被誉为西蒙第一名将的女人抬起娇媚的眉眼,咬着艳红的唇,开口问道:“诸葛玥,我都生了三个孩子了,是不是老了?你会不会嫌弃我?”
诸葛玥斜着一双丹凤眼盯着她,但见她发丝凌乱,香汗淋漓,因为生产,胸前的莹白尤为硕大。刚刚熄灭的火焰,不由得又熊熊的燃了起来。
“我马上就以实际行动告诉你,我有没有嫌弃你。”
邪魅的声音突然响起,第二轮风雨,瞬息而至。
一连大战四场之后,楚乔累的眼睛都睁不开了,靠在诸葛玥的怀里,昏昏沉沉的就睡了过去。
诸葛玥为她擦去额角的汗水,盖上被子,然后将她抱在怀里,轻声唤道:“星儿?”
“……嗯……”
楚乔闭着眼睛,也不知道听到没有,闷闷的应了一声。
诸葛玥的眼睛柔如春水,低下头,在她的眉心吻了一吻。唇角温柔,久久不离,终于,他声音低沉的缓缓说道:“我永远爱你。”
红烛高燃,睡梦中的某人压根不知道自己的丈夫趁着她睡着的时候说了什么难得的话。
长夜漫漫,这一生历经风雨,可是好在,前方还有无数个这样的夜晚,可以让他们相拥而眠。
“睡吧。”
————分割线————
【全书完】
这才算是最终的结局吧,11彻底完结了,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
休整一下,马上投入新文的创作,再次谢谢大家。


上一章:

20 条评论 发表在“保卫西蒙 轮回(终篇)”上

  1. 23333说道:

    搞事情

  2. 匿名说道:

    good.verygood.

  3. 折磨快说道:

    靠靠靠靠靠靠靠靠卡可哦啊口岸口岸靠靠靠啊,折磨快都完结了,我们表示没可能够奥奥奥奥奥奥、
    那个厉害看,来个续写不
    补补不不不,冬儿,接着写,泵停下来

  4. 沧海说道:

    心疼燕洵,心疼纳兰红叶,心疼玄墨,最心疼的是李策,泪流满面。

  5. 七七说道:

    希望作者大大再写出像这样好看的小说,但是不要太虐啊,真的好心疼那些人,楚乔传2的结局会和原著里的类似吗?

  6. 说道:

    你好,你什么时候来个续写呀?

  7. 呵呵说道:

    这个结尾也太……

  8. Justin说道:

    Long time supporter, and thought I’d drop a comment.

    Your wordpress site is very sleek – hope you don’t mind me asking what theme you’re using?
    (and don’t mind if I steal it? :P)

    I just launched my site –also built in wordpress like yours– but the theme slows (!) the site down quite a bit.

    In case you have a minute, you can find it by searching for “royal cbd” on Google (would appreciate
    any feedback) – it’s still in the works.

    Keep up the good work– and hope you all take care of yourself during the
    coronavirus scare!

  9. Brianrab说道:

    Thanks intended for providing these kinds of awesome knowledge.

  10. Alex说道:

    I am really delighted to glance at this blog posts which carries plenty of helpful data, thanks for providing these kinds of
    data.

  11. Jamesgep说道:

    Great Site, Stick to the beneficial job. Regards!

  12. 淳儿说道:

    很好啊

  13. 匿名说道:

    还不错,,,,,,,,,,,作者别停啊,我还想看呢,有续写吗?

  14. Beverlee Filberto Ellery说道:

    A excellent article, I just given this onto a colleague who was doing a analysis on this. And he ordered me lunch because I found it for him :). So let me rephrase that: Thankx for taking the time to talk about this, I feel strongly about it and enjoy learning more on this topic. If possible, as you become expertise, would you mind updating your blog with more info? It is extremely helpful for me. Beverlee Filberto Ellery

  15. erotik说道:

    Hallo, es ist immer toll, andere Menschen bei meiner Suche durch die ganze Welt zu sehen. Ich schätze die Zeit sehr, die es hätte brauchen müssen, um diesen großartigen Artikel zusammenzustellen. Prost Merrielle Harper Buonomo

  16. erotik izle说道:

    I really wanted to make a brief word to express gratitude to you for the amazing tips and tricks you are writing at this site. My time consuming internet look up has finally been compensated with good quality details to write about with my friends. I would admit that many of us site visitors actually are rather lucky to be in a wonderful website with many perfect professionals with useful principles. I feel truly privileged to have seen your entire webpages and look forward to plenty of more brilliant minutes reading here. Thank you again for a lot of things. Nicolle Garv ErvIn

  17. erotik izle说道:

    Good luck to your blog as I continue to follow regularly. Anastasia Wake Takeo

  18. 100% Satisfied说道:

    I like the valuable info you provide in your articles. I’ll bookmark your blog and check again here regularly. I am quite certain I’ll learn plenty of new stuff right here! Good luck for the next!
    Pauly Isak Marni

  19. rihanna说道:

    Magnificent beat ! I would like to apprentice while youamend your website, how can i subscribe for a blog site?The account aided me a acceptable deal. Dory Jo Debi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